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60章 单行本上市

时间:2018-10-05作者:醉卧笑伊人

    凌静苏被王德孚的这番话搞得很无语,她也算是发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那种特别懒得负责的家伙,他及其讨厌束缚,追求自由。

    之前凌静苏为了让王德孚对《红蔷薇》的杂志更上心,她甚至要赠予王德孚股份,让他也可以有杂志的销量分红,这可真的是白送钱啊!

    结果王德孚竟然一口回绝,这都不知道让凌静苏该说什么好了,难不成他家里有矿啊,白送钱都不要。

    王德孚虽然回绝,摆明了不想因为要考虑到该杂志的销量,而写迎合读者的作品,但是他却表示可以指导凌静苏,让她自己写出一部畅销通俗小说在杂志上连载,保持它的销量增长。

    现在凌静苏发现,王德孚对他的指点,还真不是空口白话,随意说点大而化之的东西,比如小说三要素啊,如何塑造人物啊之类的,他就像是做好了完全充足的准备,感觉这部名为《烟雨濛濛》的作品,早就已经在他的脑中写好了,他所做,就是让凌静苏来执笔。

    这分明都不算指点了,而是合著!

    而这种合作方式,就好像后世的漫画界中,那些原作者与执笔绘画者合作的漫画,剧情、人物什么的,都由原作者负责,而画师则根据对方构架好的一切,将其最终画成漫画。

    王德孚就是将《烟雨濛濛》中那些主要人物的性格都完全设定好了,还有非常完整的大纲、细纲,其中细纲部分,最重要的自然就是读者们最爱看的剧情,他希望凌静苏一定要将读者爱看的剧情写出来,当然要富含感情。

    这言情小说如果男女人物之间的互动写不出感染力的话,那小说的吸引力肯定会下降不少,要不然琼瑶小说的台词,为什么那么肉麻、矫情呢?

    不过一旦读者代入进了那个世界,显然就不会觉得台词有多矫情了,只觉得书中人物的爱情,可真令人感动!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可她失去的是她的爱情啊!

    王德孚虽然给出了完整的人设、大纲,但是凌静苏确实还有很大的创作空间,那就是《烟雨濛濛》的背景,以及人物的衣着,甚至女主唱的歌这样的细节部分,这些都需要凌静苏自己去构思好,再写出来。

    毕竟《烟雨濛濛》的时代背景,固然和这个时代差不多,但里面可是有抗战的,然而这个世界,在华夏日不落帝国的本土发生战争,几乎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

    凌静苏显然对自己还不够自信,因为她当初被嘲讽得太狠了,大概真觉得自己没什么写作天赋,要不然她从小写到大,怎么就写不出那种让读者买账、让大佬吹捧的作品呢?许多人都说她的作品缺少灵性。

    直到现在,她遇到了王德孚,对方竟然坚信她可以写出红书,还说她在写作上也是天赋异禀的,只不过之前缺少了伯乐的挖掘。

    凌静苏总觉得王德孚是花花轿子抬人,但是和王德孚相处了这么久,对方显然不是那种喜欢放低姿态讨好女孩子的,反而需要女人迁就他,否则他才懒得和女人多纠缠。

    王德孚的这种性格,若他是个出身一般、长相一般、没什么才华的男人,那他绝对注孤生。

    凌静苏便问王德孚她的写作天赋在哪,结果王德孚来一个她写作速度快,可以做到“量大管饱”,因此完全可以将半月刊的《红蔷薇》变成周刊,再凭借她写作速度快这个天赋,迅速在鸳鸯蝴蝶派小说创作领域独树一帜。

    “可我写得快的前提,是有东西可写,但是我哪有那么多东西可写,每次写小说的话,总是一口气把要写的写出来之后,就卡在那儿了。”凌静苏这样苦笑道。

    王德孚却这样说道:“只要有我在,你永远也不会缺东西写的。”

    凌静苏真想说王德孚大言不惭,她承认王德孚在写作上的天才,可就算再天才的作家,也不可能永远保持灵感吧?

    “那你《情与性》写完了,为何新的小说都不见动向?”

    “因为我最近在写一篇关于‘二律背反’的哲学学术论文。”

    “二律背反?这是什么,为什么我这个词都没听说过。”

    “一个哲学基本概念,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

    “行吧……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写你脑中的那些东西?”

    “杀鸡焉用牛刀。”

    “王德孚,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太自负。”

    “没有,我在别人面前装得很谦虚。”

    “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没想到这么虚伪!你为什么不在我面前装?”

    “因为你是自己人,还是这样漂亮的女人,所以我得将我伪君子的面目彻底暴露,当你对我不抱有期望和幻想后,自然就不会失望了。”

    凌静苏抚额,倒也没有任何不开心,她感觉陌生的王德孚,和她熟悉之后的王德孚,确实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前者给人一种接近完美的圣人之感。

    后者自然就比较恶劣了,说好听点是特立独行、思想奔放,说难听点就是极端自我、任性、无法无天、三观奇葩,一切行为的最终目的,竟是取悦自己,不过在不了解他的人看来,说不定还会认为他心怀天下苍生。

    像王德孚写《女性的屈从地位》,分明动机只是为了让自己念头通达,可在许多人看来,他却是真心捍卫女权,想要推动社会进步的,所以有些人骂归骂,心里却还是很佩服敢于让自己陷入千夫所指地步的王德孚。

    哪怕背负一身骂名、举世皆敌,总比默默无闻好。

    时间越来越接近年关,东吴大学也已经在几天前放了寒假,若是以前这个时候,王德孚早已回到老家,与家人团聚,不过此时,他依旧待在苏州。

    《情与性(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这部作品的单行本,终于上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