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49章 毅然完成4

时间:2018-09-29作者:醉卧笑伊人

    王德孚在看到头戴女式礼帽、身穿纯白格子大衣、手着丝质手套、脚踏高跟长靴的摩登美少女从人力车上下来时,差点不敢上前确认对方是不是陈清焰。

    只因这个清丽如仙、贵族大小姐气质明显的长卷少女,实在和他脑补的短、中性、英姿飒爽的“革命先烈”形象,差别太大了,颜值完全乎他的意料!

    王德孚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又再一次打量了对方的穿着,终于还是走了上去,他露出和善的微笑,尽可能放松地问道:“请问是陈清焰小姐吗?”

    陈清焰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和蔼的语气,她望向了一身笔挺黑色大衣、身材高瘦、戴着玳瑁边圆框眼镜的王德孚,她赶忙回应道:“我是陈清焰,王先生您好,让您久等了!”

    陈清焰这样说时,一直看着王德孚的眼睛,两人对视,先避开的,竟然是王德孚。

    这让王德孚感觉十分微妙,他并不是自恋的男人,但他每次照镜子时,都觉得从最最客观的角度来看,他就是颜值顶尖、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大帅哥,许多女孩几乎都没法与他对视,往往看了他一眼后,就会羞涩地低头,然后再继续偷偷看他。

    然而这个陈清焰初次见他,竟然没有对他的外表,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反应,这让习惯了女性在面对他时,往往总变得有些拘谨、羞涩的王德孚,稍显诧异。

    王德孚对女性表现出来的这种拘谨、羞涩,已经习惯了,换位思考一下,一般男人在面对一位级美女时,肯定也会有些拘束,总希望自己在美女面前留个好印象。

    可能这位陈大小姐对他这个类型的男人不太感冒吧……王德孚在心中这样自嘲地想道,表面上却依旧彬彬有礼地将陈清焰引进了咖啡厅。

    而这个时候,跟踪自家姐姐的陈清乐,才来到这儿,便看到姐姐和一个陌生男人的背影。

    陈清乐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加了,仿佛偷偷和陌生男人约会的,并不是她姐姐,而是她一样。

    此时她对自家姐姐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难怪姐姐对家里介绍的对象完全没有感觉,原来姐姐已经背着家里搞自由恋爱,这真的太前卫了!

    毫无疑问,陈清乐就是个非常喜欢走在时尚最前沿的女孩,她穿的衣服、用的口红之类,永远是最新款的。

    但即便如此,家庭与学校从小到大的教育,也让她在“自由恋爱”这样的红线上,不敢去胡乱触碰,说是会影响她一辈子的幸福,“自由恋爱”绝对没有家里介绍的门当户对的靠谱,而如果“自由恋爱”失败,被渣男抛弃,那就完蛋了,肯定会嫁不出去了!

    陈清乐还一直觉得,自家姐姐是那种比她还要古板传统、学习学得整个人都变得呆呆的女孩子,结果她怎么也没想到,姐姐比她还要时尚前卫!

    陈清乐此时的好奇心达到了巅峰,她这一次哪怕被姐姐现跟踪,她也想要弄清楚,和姐姐搞自由恋爱的男人

    ,到底长什么样。

    每次想到姐姐的呆萌和脸盲,陈清乐都很担心,以后别姐姐找的姐夫是个丑八怪,那样就太影响心情了!

    陈清乐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颜值至上、极端外貌协会成员,看到美人就开心,不管男女,看到丑人就觉得恶心、影响心情。

    这也是她只觉得那张照片才合眼缘的原因,其他的男人哪怕有的家世更好、名气更大,也不能让陈清乐感到“合眼缘”。

    这其实也很符合陈清乐的年龄,这十五岁的花季少女,放到后世,如果喜欢追星的话,追的肯定是那种高颜值的偶像,脑残粉一枚。有些人抨击这些小鲜肉偶像除了帅一无是处,还约泡艹粉?可对少女脑残粉来说,帅不就完事了?

    陈清乐就这样大大方方地走进了咖啡厅,仿佛她也是真的来这里喝咖啡似的。

    另外一边,王德孚也已经和陈清焰相对而坐,他并没有擅自给陈清焰点喝的,而是询问了她的意见。

    陈清焰并不喜欢喝咖啡,选择喝茶,她在点茶时,心中只觉得这个男人果然尊重女性,文如其人,否则若是对方给她点了咖啡的话,就算她不喜欢喝,那为了保持礼貌,也会喝完。

    出身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只要不是那种性格特别刁蛮的,几乎都有一种骨子里的优雅,保持礼貌,可以将其认为是一种贵族气质。

    王德孚显然没觉得这样的行为,还能为自己加分,后世的男人,和女孩子约饭喝茶什么的,让女孩子点自己爱吃的爱喝的,不是基本操作吗?

    王德孚在现陈清焰对他的外表没啥反应后,只觉得他自己也轻松了,索性也完全无视掉陈清焰那清丽无双的美貌,甚至不再将她当成女性,就当她是一个需要他指点人生道路的进步学生。

    当一个男人不将女孩子当女孩子,他反而会变得更加挥洒自如,愈展现出自己在灵魂上的吸引力。

    王德孚没有和陈清焰多废话什么,他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这是他写作用的素材记录本,这一次他约陈清焰出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最终完善他将要在《学桴》上的第二篇作品——《女性的屈从地位》。

    “陈小姐,那么就请你说说你现在所上的女子高中的情况,还有你对上东吴大学的渴望等等,你完全可以畅所欲言。”王德孚微笑道。

    陈清焰说话和她写文一样,一点也不啰嗦,准确而精炼,其道出的第一女子高中的教育现状,让王德孚暗暗心惊,这难道就是这个时代的新式女子高中?分明就是在给大家族少爷们培养完美的妻子模板啊!

    王德孚在这个时候,好像忘记了他自己也是少爷,明明这样的教育,对他来说是很有利的,但他却好像是背叛了阶级的个人,毅然完成了这篇作品,并将它第一时间投了出去。

    下一期的《学桴》肯定不会拒绝因《听雪之夜》名声大噪的王德孚的新作,但他很有可能被许多男性文人敌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