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45章 形而上学2

时间:2018-09-29作者:醉卧笑伊人

    丁梅最后问的问题,就好像是她自己想起说要给王德孚写信请教哲学问题这件事,于是就随便提了个问题。

    她写这封信的重点,其实都在于前面,那自然是通过拉家常来拉近她和王德孚之间的关系,然后表达她对王德孚才华的欣赏。

    偏偏王德孚对前面这些毫无意义的内容,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只将注意力放在了丁梅最后随便提的问题之上,结果依旧让他大失所望。

    丁梅问的哲学问题是——

    人类的灵魂存不存在,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可能有人看到这个问题,会忍不住质疑,这特么的也算哲学问题?

    这确实算哲学问题,甚至还是这个时代非常流行的问题,因为这是“形而上学”大行其道的时代。

    所谓的“形而上学”,其实也叫做“玄学”,一种哲学研究,其目的在于确定事物的真实本质,也就是确定存在物的意义、结构和原理。

    “形而上学”指对不可证明的无形世界本质的猜测,它是一种研究“存在“的本体论体系,后来用以指研究超经验的东西(灵魂、意志自由等)的学问。

    王德孚现在所学的哲学专业课中,“形而上学”就是一门必修课,每次上这一门“玄学”课时,他都感到一种莫名的喜感,只因在他曾经所在的时代,“形而上学”都被批判得体无完肤了,这个时代却还有不少哲学家在研究“形而上学”。

    这些哲学家与其称之为哲学家,不如称之为“玄学家”。

    丁梅向王德孚问这样的问题,大概就是随便找了两本关于当下流行的“形而上学”的著作,然后翻了两下,找到了她自己看得懂也小有兴趣的问题,便向王德孚提问了。

    王德孚其实早就想直接将“形而上学”完全否定掉,因为他觉得“形而上学”研究的问题都毫无意义,但如果他真的这样做,怕是要被当下所有的哲学流派围攻,所谓领先一步是天才,领先两步就是疯子了,他可不想被冠以“疯子”的头衔。

    他对自己在哲学领域的发展,早就有了完整的计划,他首先要拥有自己的哲学流派,拥有一大批为他摇旗呐喊的弟子才行,与其在这个“形而上学”大行其道的时代否定它,不如先混入其中,考虑如何肯定它。

    毕竟“形而上学如何成为可能”一向是没有落实的问题,如果他假装努力为形而上学找到安身立命之所,说不定还能被其他哲学流派接纳,认为他是“自己人”,等到他羽翼丰满了,再选择祭出“辩证法”这个大杀器,彻底将“形而上学”送入坟墓。

    王德孚现在还不想暴露他对这个时代的“形而上学”的蔑视,所以他是这样回答丁梅的问题的——

    人的灵魂存不存在取决于他自己。

    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等到死后,自然就知道了。

    王德孚回答得很敷衍,但他至少没有直接表示丁梅问的哲学问题,或者说在这个时代才能归类到哲学问题中的形而上学问题,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这些问题真的取决于个人,你爱怎么想怎么想,你可以认为人的灵魂绝对是存在的,你可以认为死后可以进入天堂或者灵山,总之你开心就好。

    但最可笑的是,不同的人为这种无意义的问题而争论,就好像是互相战设定一样,就看谁能吹了。

    类似“科学侧世界和魔法侧世界谁的战斗力更强”一样,这种问题真的不适合去争论,而是适合拿去写小说,能够在小说中自圆其说就行了。

    王德孚给陈清焰的回信可以说分量很足,但给丁梅的回信,仅有一张纸,他从丁梅问的所谓哲学问题中,就已经看出来,对方与其说是对哲学感兴趣,倒不如说是因为他是学哲学的,所以才这么说,这样才显得有共同话题嘛。

    丁梅可能不知道,王德孚和这个时代八成以上学哲学的,都没有共同话题,就好像现代人回到古代,跟他们讲电脑游戏多好玩,他们却莫名其妙一样。

    王德孚回完丁梅的信后,便开始看自己订购的哲学学术期刊。

    当今最为著名的哲学学术期刊,正是《世界哲学》,它在整个世界哲学界的地位,相当于《科学》、《自然》,顺带一提,这个世界的《科学》、《自然》,都是华夏日不落帝国的刊物,毕竟华国确实是科学界的中心。

    《世界哲学》作为顶级哲学学术期刊,它的影响力自然非常大,许多研究哲学的,都以能够在它上面发表论文为荣,若是要去大学之中当哲学系教授,在《世界哲学》上发表过论文,那肯定能让一般的大学扫榻相迎。

    除了世界级的哲学学术期刊《世界哲学》之外,国家级的哲学学术期刊有两份,一份是《哲学研究》,还有一份是《哲学分析》,这些都是核心期刊、获奖期刊。

    其余像什么《时代与思潮》、《哲学动态》等,就好像是给学哲学的学者刷论文数量的学术期刊了,或者哲学系博士要毕业,就必须要在上面发表一篇论文,而这其实也不需要论文有多好,只需要你伺候好教授,让教授去给你打个招呼,就稳了。

    在这个哲学即玄学的时代,只要你选择研究类似刚刚丁梅问出的问题,能论述得像那么回事,那基本上就能在普通的哲学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了。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东吴大学文学系嘲讽哲学系都是混子的原因,可能文学系的学生真心觉得,让他们去写哲学论文,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就是胡编乱造嘛,那他们文学系的也在行啊,文笔还更好。

    王德孚现在看哲学学术期刊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从上面学到点什么,而是在考虑,他选择哪一份学术期刊,将自己精心准备的第一篇哲学学术论文投过去,他在上“玄学”专业课时,就在写自己的论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