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39章 值得结交

时间:2018-09-29作者:醉卧笑伊人

    王德孚很快便将橘子买了回来,就当是餐后水果了。

    他看到朱墨彻一脸满足地吃橘子,边吃还忍不住说自己有多爱吃橘子,这让王德孚感觉很有意思,只觉得这位爱吃橘子的散文家很可爱。

    “默存,你也吃啊,这橘子真的不错!”朱墨彻这样说道,还亲自为王德孚剥了一个。

    王德孚也不客气了,接过橘子,回道:“秋实兄既然这么爱吃橘子,我也不横刀夺爱,我就吃两个,剩下的都给你。”

    朱墨彻笑着答应,又随口问道:“默存,你最近可还有什么散文新作,可不要吝啬啊,如果嫌《学桴》的层次太低,我可以将你的作品推荐给《美文》、《华夏散文》这样更具影响力的文学期刊,稿酬虽然不高,但也还凑合。”

    王德孚其实很清楚,这年头的散文杂志的稿费都不高,原因当然是它们的销量比较一般。

    不过不论是《美文》还是《华夏散文》,以及最有逼格的《散文家》,它们的名气都很大,许多学校都组织订阅,如果自己的散文作品能够经常在这些顶级散文杂志上出现的话,那确实对扩大在文坛上的名气,很有帮助。

    这些散文杂志,其实也很依赖官方订阅,否则专靠普通的文学爱好者,它们怕是支付不起作者的稿费。

    许多知名作家,都与这三大散文杂志保持着联系,能够有一个发表自己随笔、散文的平台,到时候还可以将这些发表的散文集结出版,那当然是一件好事。

    杂志当然也很欢迎知名作家们,因为他们写的散文,自然会吸引死忠的读者买账,增加杂志销量。

    朱墨彻一开口就表示可以将王德孚的散文作品向《美文》、《华夏散文》上推荐,可见他现在在散文领域,确实颇有影响力。

    “暂时还没有散文新作,如果有的话,一定会先请秋实兄赐教。”王德孚这样说道。

    “赐教不敢当,是相互讨论,相互进步。”朱墨彻依旧十分谦虚。

    短短一顿饭下来,王德孚觉得朱墨彻当真是个相当单纯可爱的文人,可谓“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而朱墨彻则觉得王德孚此人一点也不像传闻中的那么“书呆子”,社交能力一点也不差,与其相交,感觉非常舒服、自在,再加上两人在写作上又很有共同话题,所以他恨不得与王德孚畅谈几天几夜。

    朱墨彻甚至还抢着先去结了帐,用的理由让王德孚无法辩驳,他表示王德孚都那么客气地替他买橘子了,还只吃两个,剩下的都给他,这顿饭当然就由他来请,要不然他会非常不好意思。

    王德孚也没有多坚持,他既然觉得这位朱墨彻学长值得结交,自然以后还会约他吃饭,到时候请回来就行了,他从来不会在这些事上小气。

    两人就此别过,王德孚对拎着一袋橘子的君子学长朱墨彻离去时的背影,印象深刻,差点想以“背景”为标题,写篇散文。

    不过王德孚觉得自己还对朱墨彻不够了解,就这样随意乱写,实在不严谨,以后他肯定会结交更多的文人,到时候不如一起写,为每个挚友,都写个一篇。

    而且现在王德孚也暂时无法分心去写散文,他并不是那种特别高产的作家,不管写什么,他似乎都在追求着卓越与完美,除非某一天经济压力再一次降临,让他不得不去写迎合大众的作品。

    他现在的精力,都放在了《情与性》和《女性的屈从地位》上,前者已经在《红蔷薇》上连载了第二期,这一次有三万多字,为他带来了九十多银元的稿费收入,让他的手头一下子就宽裕了起来,所以请朱墨彻吃饭,都显得底气十足,这顿饭两人也就吃了不到2银元。

    王德孚计划再连载五期,每期三万多字,总共二十多万字就果断完结这部作品,这大概还要两个半月时间,到时候春节就要到了,于情于理,他都必须回家一趟,过年再不回家的话,那实在说不过去。

    到时候王德孚也不会灰溜溜地回家,而是用行动向家里证明,哪怕家里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他依旧可以活得很滋润,还可以给家中的亲戚长辈购置礼物。

    同时,他也会和家里开诚布公地谈一谈,那就是他绝对不接受包办婚姻……

    王德孚这些天每天依旧整理过去的记忆,发现他出身的旧式大家族,固然很落后,但如果他不是家族子弟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他。

    固执死板、脾气暴躁的王老太爷各种看他不爽,却也没有限制他的发展,当然,如果他是个女子的话,出身在这个王家,那就惨了,只因王老太爷重男轻女的思想早已深入骨髓。

    王德孚终究还是不想和家里闹得太僵,反正他还年轻,未来肯定是属于他的。

    《红蔷薇》上连载的第二期《情与性》的内容,并没有像第一期那样出现爆炸般的反应,只因作品的风格,已经在悄然之间发生了转变,普通读者喜闻乐见的h描写,总被一笔带过,所幸男主徐诗哲与女主张婉怡结识的过程写得也颇为好看,张婉怡那大小姐的人设,也很合一般读者的胃口。

    有些读多了“鸳鸯蝴蝶派”作品的读者,对作品风格的转变并不排斥,这不就是“鸳鸯蝴蝶派”的风格嘛?

    可以说,第二期的《情与性》虽然没有爆点,但却保持了相当的水准,可以当做颇具深度的言情小说来看,而《红蔷薇》则凭借杂志风格的改变,更多优秀作品的出现,继续保持了销量的增长。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当通俗性的作品越多,它的文学性也呈下滑的趋势。

    当初王德孚在给凌静苏“献策”的时候,就已经确认了对方的目标——先不管什么文学性之类的东西,更注重商业性,她觉得对杂志来说,只要销量上去了,那什么都好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