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32章 弄巧成拙

时间:2018-09-29作者:醉卧笑伊人

    很显然,除了王德孚之外,其他哲学系的学生,似乎都懒得为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浪费时间。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校刊《学桴》可能是某些文青学生心中的信仰,只觉得能够在上面发表文章,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情,但对普通学生来说,能花钱订阅它都很给面子了,居然还要写文投稿给它,那也太麻烦了。

    不是哪个人都能像王德孚这样,能够将写作当成一种信仰,让他写东西,绝不是折磨而是享受,而对普通人来说,写东西分明就是一件烦人的事情,有多少人学生时代喜欢写作文?

    王德孚身为哲学系的学生,会向校刊《学桴》投稿这件事,很快就作为八卦小道消息流传了出来。

    这让班中的其他学生,都莫名地松了口气,只觉得有高个顶上去了,要不然人家大三的学长编辑都亲自来班级里说了这么一通,结果还是没有任何人响应,那岂不是很让人家尴尬?

    王德孚这也算是为整个班级做贡献了,这种行为,就好比学校举行运动会,有个三千米长跑的项目,总要派个人上,结果根本没人愿意参加这个项目,但最后终于有人挺身而出,为大家解决了这个烦恼。

    王德孚本来就在班级中的人缘不错,现在便更加不错了,走在路上,同班的同学遇上他,如果同路的话,都愿意走上前去和他闲聊扯淡,并总要说一句类似“王同学/默存真是越来越帅”的话,以表达他们对其颜值一如既往的欣赏。

    而最近因为流传出来的这个八卦小道消息,使得他们与王德孚闲聊的话题,都转移到了文章上,简直就是画风一致地吹捧——

    “王同学这大作一出,《学桴》还不扫榻相迎?”

    “我们哲学系也是有才子的,就是你啊,相信你的文章,一定能让校刊的编辑们满意!”

    “默存这是要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区区校刊,默存的文章要在上面刊载,简直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默存你可是我们哲学系的排面,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

    总是和王德孚形影不离的任元秀,听到班中的同学对自己的挚友这么说,他甚至比王德孚本人都高兴,因为这个建议是他提的,而听从了他建议的王德孚,则凭借这件事而大出风头,哪怕他的文章都还没在校刊上出现影子。

    结果让人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大一哲学系同学们对王德孚的吹捧,竟然让文学系的学生极为不满,他们中有很多都是非常看重《学桴》这份校刊的,认为它是东吴大学的骄傲和象征。

    结果在哲学系同学们的口中,这校刊《学桴》,好像是王德孚家里开的一样,想让自己的文章在上面发表就可以发表,这也太狂妄了吧?

    本人非常佛系的王德孚,其实是最冤枉的,因为他从来不会吹嘘自己的文章写得有多好,他在学校中也不是那种喜欢刷存在感的风云人物,只不过因为颜值过于出众,导致关于他的八卦小道消息特别多,甚至连外面的女校,都知道这东吴大学来了这么一号可以去当电影明星的大帅哥。

    文学系有位名为黄侃的才子,他就是那种特别喜欢刷存在感的风云人物,他精通华夏国学,更擅长怼人,不管是校园之内还是校园之外,他看不惯的事情,就会拿起自己的笔,狂怼一番,直接发表在校刊《学桴》之上,大多数用的还是文言文。

    黄侃甚至公开抵制“新文化运动”,认为华夏真正的精粹文化,就是传统国学,所以写文当然都要用文言文写,白话文这种东西根本上不了台面,毫无美感可言,嘴巴上说说就行了,书面语怎么能用白话文呢?

    这一次黄侃也听到了文学系学生对王德孚的不满,他甚至都没有用笔去怼,而是毫不客气地嘲讽整个哲学系,认为这年头学哲学的就是混文凭的,才华、本事样样没有,却还喜欢商业互吹,空有一身好皮囊有什么用,肚子里没货的话,就是废物!

    黄侃作为经常在校刊上发文的“大佬”,当然还要为《学桴》正名,他说他相信校刊的编辑们,绝不会轻易让废物的作品发表!

    黄侃的这种表态,让他一下子就获得了文学系同学的支持,而被狠狠嘲讽的哲学系学生,则有些傻眼,他们也就是出于心中对王德孚的感激,礼节性地吹捧他一下而已,结果万万没想到,这会被敏感的文艺青年们误会成这样!

    这不是弄巧成拙了嘛!

    王德孚在同班同学心目中的印象,那就是上课认真、学习刻苦、为人正派而已,和才华横溢是绝对沾不上边的,所以接下来哪怕王德孚投稿没有被校刊采纳,他们也会很理解,转而各种安慰他,说尽力就行了。

    可现在被文学系的那个外号是“大炮”的黄侃这么一搞,如果王德孚的作品没有被校刊采纳,岂不是整个哲学系都要丢脸了?

    虽然有些哲学系的学生,确实就是来混文凭的,每年学哲学的这么多,最后有多少能成为哲学家的?这概率不知道有多渺茫……

    哲学系中有些家境不错的学生,便开始积极寻找方法,不能平白让外系嘲讽他们啊,怎么积极寻找方法呢?当然是去请人代个笔什么的,然后再让王德孚去投稿。

    然而当他们费了好多劲,找到了近十篇质量上乘的文章,其中还有文言文,可以说是专门针对黄侃下药,让黄大炮明白,哲学系的排面王德孚也擅长文言文!

    结果当他们找到王德孚后,却得知,王德孚那天就已经投完稿了,是一篇他随手写的散文,并且是白话文。

    而佛系的王德孚,因为忙于继续创作《情与性》,所以根本不关注校内八卦,自然不知道这文学系与哲学系之间燃起的战火。

    “完了,这下我们哲学系要丢大脸了!”哲学系的班长曹荣卿捶胸顿足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