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29章 持家有道

时间:2018-09-29作者:醉卧笑伊人

    这篇名为《听雪之夜》的散文,显然就是王德孚写给自己看的,非常典型的“自嗨”之作。

    这样的作品,其实最适合用来在语文考试中做阅读理解,不过出题者拟出的题目,以及给出的“标准答案”,往往连王德孚这样的原作者都答不对,比如问某句话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实际上他在写的时候哪里想那么多?

    王德孚自己通读之后,觉得这篇散文可能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卖弄文字了,仿佛整篇文章都在炫技,所以肯定有些矫情、空洞,有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但别忘了,这个世界的王德孚,才十八岁而已,十八岁写出这种风格的作品,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每个人的十八岁或许都是多愁善感的,许多可能都因为遗憾的初恋,有人可以将这种多愁善感变成笔下的文字,而有人却只能去看那些青春文学,排遣心中的苦闷,这也是为什么诸如“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泪流满面”之类的青春文学,可以在学生群体中大受欢迎。

    其实如果以后王德孚在文坛的地位越来越高,或许他写的这篇略显空洞的散文,都会被奉为经典,就好像大文豪写的错别字并非错别字,而是通假字。

    王德孚终于放下自己的笔,去洗漱了一番,才觉得困意袭来,想到今天是休息日,并不用去上学,他便准备去床上好好睡一觉,凌静苏选择昨天晚上聚餐,也考虑到了今天是休息日。

    王沫儿还在王德孚的床上熟睡,让他不忍心叫起来,原来这个时代因为没有电热毯,暖气片也只在北方流行,空调虽然已经发明,但却依旧尚未普及,所以在冬天时,依旧很流行丫鬟给主人暖床。

    王沫儿几乎只要王德孚睡在他俩租的小屋之中,她晚上就会给王德孚暖床,还为他端水洗脚,不过由于王德孚总会因为写作,而睡得很晚,便导致暖着暖着,她便在王德孚的床上睡着了。

    一开始她还心中惴惴,害怕被三少爷嫌弃,连暖个床都睡着了,她也太懒了吧?

    但王德孚怎么会因此嫌弃她呢,和王沫儿相处愈久,王德孚就愈发宠爱这个满脑子封建思想的妹妹,对她不知道有多宽容,他是真心将其当成了最亲的亲人,可能同居确实是培养感情的极佳方式吧。

    而且在心理年龄远超生理年龄的王德孚眼中,王沫儿真的就是个天真的少女,即使她自诩社会经验丰富,但在来自网络信息时代的王德孚看来,她依旧是晚熟的,这是时代的原因。

    王德孚很耐心地培养着这个令他怜惜的少女,希望有一天即使她达成了她的夙愿——嫁个好人家,也不要在面对丈夫时,过于卑微。

    男女之间本就应该彼此尊重,而不是想着一定要压谁一头,感情之间没有胜负,当你一次又一次赢了的时候,最后可能就失去ta了。

    王德孚终于躺到了自己的床上,却并不感到任何温暖,原来他睡的地方,总离王沫儿有一段距离,背对着她,侧身而睡。

    然而几乎是他一躺下,在半睡半醒之间的王沫儿,就熟练地抱了过来,用自己极为暖和的身躯,温暖自家少爷,她的一只腿还直接绞了上去,仿佛像八爪鱼一样,缠住了自己的猎物。

    王德孚也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个睡觉很不老实的妹妹,他刚刚写了那么久,确实也困了,便不管她了,只是自顾自地睡觉,但很快,他的耳边就传来了轻柔的声音:“哥哥,辛苦了,要好好睡呐。”

    温热的气息在他耳畔流转,王沫儿就这样从背后紧贴着自家少爷,只觉得心中满是幸福,她真的不明白什么是爱情,反正她只知道,和三少爷在一起特别温暖、安心,好像真正成了人,而不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曾经的王沫儿,不敢有一丝女孩的娇气,因为她只是个侍女,在家里的地位最低,只能依靠自己的勤劳、懂事、能干,获得夫人吴氏的欣赏,但现在在王德孚身边,她真心觉得,自己好像不再是下人了,于是她便开始做一些之前完全不敢做的事情。

    她是发自内心地想去和王德孚亲近,她最喜欢看自家少爷伏案写作的样子,那样的认真、帅气,所以她在少爷赚了第一笔稿费,家中经济宽裕之后,就买了诸多水果,给专注于创作的少爷吃,比如说柚子之类,都是她亲自剥的,看着少爷一边写,一边吃她剥好的柚子,她就会觉得特满足。

    王沫儿感觉她来这里与王德孚相处的日子,真的就好像梦幻般一样,她好想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可是她真的可以一直和三少爷在一起吗?

    每当她想到这个问题,都会产生极度的焦虑,但却从不表现出来,她这个时候,就明白了,王德孚灌输给她的思想——每个人的人生,都应该由自己做主,而不是任人摆布。

    王沫儿以前只觉得,能够吃饱穿暖嫁个好人家活一辈子就足够了,现在她才明白,这或许只是最基础的东西,当没有生存的后顾之忧后,人便想要获取更多,追求自己的幸福。

    所以说,每个人的思想,都是可以被改造的,和王德孚这种思想无比先进的人在一起,王沫儿不受影响,是绝不可能的。

    王沫儿一边想着,一边竟然掀开被窝,去了王德孚正面的方向,然后美滋滋靠在少爷的怀里,反正少爷绝对不会生她的气的,只当这是她的调皮。

    不过王沫儿并没有再睡多久,就在这大冬天早起了,她没有任何懒床的习惯,因为她还有不少家务要做,还要出去买菜,给自家少爷准备午餐。

    早饭的话,自家少爷昨天写到那么晚,肯定是吃不成了,所以她也不准备吃,这样又能节省一点支出了,而且少爷都不吃早饭,她这个做下人的,凭什么吃?

    少爷写文赚稿费也不容易,她得持家有道才行,这也是新娘修行的内容。

    如果王沫儿知道,自家少爷的稿费又提高了三倍的话……

    她肯定依旧选择这样持家有道,她的节约属性,是融入骨子里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