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14章少年车夫

时间:2018-09-29作者:醉卧笑伊人

    电车的车站距离王德孚的住所有一段距离,在往那里走的过程中,还会路过大学。

    说起来他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坐过电车,脑海中也没有坐电车的记忆,看来王德孚这位地主家的少爷,并不习惯较为拥挤的公共交通,也可见他手头基本上是不缺钱的。

    在这个汽车尚未普及的时代,电车就好比后世的公交车,人力车自然就相当于出租车了。

    后世在大学门口什么的,叫出租车很是方便,这个时代也是如此,在有钱学生颇多的东吴大学附近,等待拉车的人力车夫也有很多,他们甚至主动询问学生要不要搭车。

    王德孚本来是一心想去坐电车的,价格便宜,同时也比较人道,如果没有未来的记忆,他或许还能毫无芥蒂地去坐人力车,但有了未来的记忆,他再坐人力车,分明有种把人当牲畜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好。

    然而,就在此时,有位年少的人力车夫,却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少年身上的衣服只是一件破旧的棉袄,头戴乌毡帽,整个人看起来极为单薄,他一边搓手呵气,一边瑟瑟发抖。

    王德孚看到之后,心中有些不忍,他带着王沫儿向少年走去,而少年看到他们走过来,就好像看到了一束光,整个人的眼睛都变得明亮起来。

    “这位少爷、小姐,坐车子吗?”少年充满希冀地询问道,他说的并不是官话,而是当地的吴言,让王德孚有些亲切。

    “你年纪多大了,就出来拉车?”王德孚随口问道。

    少年以为王德孚见他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立马拍着胸脯回应道:“我今年十六,已经拉过三年车了,少爷您请放心,我是老车夫。”

    看着这个十六岁却自称“老司机”的少年,王德孚一时间都不该说什么好了,这个世界的他也不过十八岁,却已经上着私立名牌大学,吃穿用度基本不愁,现在遭遇经济危机,也不过是自己找的,只要他向家里服软,立马可以继续过他的少爷生活。

    但这个少年呢,他家里根本就没钱供他上学,甚至都没有让他去上学的意识,以至于十三岁就要出来拉车……

    王德孚这一次真的切身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贫富差距,难道这就是红色幽灵没有出现之前的资本主义时代的社会现状?

    他记得他那个世界日不落帝国时期的英国,底层贫民也过得相当惨,等到后来苏联的出现,那个红色幽灵的力量,才让那些毫无底线的资本家,收敛了吃相,提高了福利,值得讽刺的是,许多底层人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红色幽灵的功劳。

    “你这么小,我要是再坐你车,心里实在不好过。”王德孚用同情的语气说道。

    少年一听这话,顿时急了,他自己都觉得给人拉车天经地义,完全没有反抗车行的想法,心中还感谢车行给他混口饭吃,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别人同情。

    他赶忙说道:“少爷,我已经半天没生意了,又冷又饿,您就坐我的车吧!您是好心肠,但没法让我肚子饱起来啊,我年纪小拉车,警察都不管,说明这就是合法的!”

    王德孚听了之后,只觉得自己只有照顾他的生意,才能帮他,直接给他钱的话,岂不是会伤了他的自尊?

    于是王德孚与王沫儿就上了这辆黄包车,少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其实他冷是有点冷,却一点也不饿,刚刚那么说,只是为了进一步激发王德孚的同情心,让他照顾生意。

    坐在车上时,王沫儿就小声在王德孚耳边揭穿了少年的谎言,她刚刚在旁边整个人都很漠然,仿佛对少年十六岁就出来拉车这种事,没有任何触动、怜悯,显然,她也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

    王德孚听了王沫儿的话,心中更加复杂了。

    “少……哥哥你就是太善良了,不过有我在身边,你绝对不会被骗的。”王沫儿自信地说道。

    “哥哥”的称呼是王德孚要求她改的,他并不将王沫儿当下人,而是真的当妹妹一样疼爱,所以不想听她喊“少爷”。

    王沫儿觉得自己虽然识字不多,但社会经验比王德孚不知道丰富多少,心肠也极为冷硬,对待底层人民,就像是对待牲口,他们天生就该为老爷们卖命。

    到了目的地之后,拉车少年说车费要120铜文,大概相当于后世的12块钱,价格还是比较合理的,1银元可以兑换1000铜文,所以一个铜板等于后世的一毛钱。

    结果不等王德孚掏钱,王沫儿便站了出来,毫不客气揭穿少年的谎言,然后直接砍价到80铜文,少年当然不同意,一番扯皮,最终车费是100铜文,能为三少爷节省20铜文,王沫儿开心极了。

    不过王德孚看着两位同龄的少年、少女为此而讨价还价,却陷入了沉思,后世十六岁的少年、少女,或许还在厌恶在学校学习这种事情吧,他们的痛苦,与这个时代的同龄人一对比,就变得可笑起来。

    但真正可怕的是,这个时代的少年、少女,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社会是有问题的,他们如此的麻木,早已习惯了被剥削、压迫,甚至还感激剥削者……

    王德孚只觉得今天的这个“老司机”少年,以后或许会成为他笔下的人物,对方给他的印象足够深刻,他最后询问了对方的姓名,叫做高祥。

    王德孚一时间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他需要通过作品在唤醒这个世界处于麻木之中的人民,这才是作家存在于世的重要意义之一。

    王德孚与王沫儿终于来到了《姑苏晚报》的编辑部,里面负责接待的前台员工一见到这两位衣着光鲜的俊男靓女,便有些肃然起敬,还以为他们是上面领导的后辈,立马带他们去见主编了。

    这让在斟酌怎么开口的王德孚有点猝不及防,原来现在他走到哪里,都可以刷脸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