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凰宠倾天下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一番苦心

时间:2018-11-10作者:一帘忧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夕月收回抬着洛灵下颌的手,眼神上下的打量着洛灵悠悠道,

    “本公主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将你如何勾引焱哥哥的事情和盘托出,本公主就饶了你的小命!”

    夕月凑近洛灵的脸,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她,低声说道,

    “不要再挑战本公主的耐心,否则...不仅你这漂亮的脸蛋会没有,就连你这一生都不会再有孩子,本公主说到做到!”

    见洛灵不语,夕月嘴角扯出一丝得意,“去,把执行女子幽闭之刑的尤嬷嬷叫来!”

    身后待命的宫女哪敢怠慢,面上闪过一丝明显的不淡定,很快便退了下去。

    不一会,几名穿着乌黑色花样宫裙的嬷嬷肥头圆脑的走来,身后跟着的每个人的手中都高举着黑色的托盘,在托盘里并非别物,而是一根粗壮的木槌,这个东西只有平时妇人洗衣的时候会用到。

    “参见夕月公主!”为首的便是尤嬷嬷,她一脸严肃,面带煞气。

    夕月满意一笑,缓缓走到尤嬷嬷身后拿起那根木槌细细观赏起来,

    “不必多礼,尤嬷嬷,让一个女人永远的绝育用这根木槌一般击打多少下?”

    尤嬷嬷一脸松弛的肉在伴随着开口的时候面部轻微抖动,她眼带着凶恶的目光扫了木桩上明显绑着的洛灵,

    “回公主的话,正常情况下,一般用木槌击打女子腹部五十多下的时候便会有东西掉下来,基本上这事就成了!”

    洛灵当然听得一清二楚,她全身只觉得发寒,心脏一直紧张的跳个不停。她绑着的手死死地抓着铁链,她的指甲钳到手心里,可是,要告诉夕月她跟夏侯焱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她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心?

    就连自己这关,她都过不了。

    眼看着夕月和尤嬷嬷朝她恶意的走来,洛灵开始使劲挣扎,她身上绑的可是绳子和铁链,哪是她一个小小的女子可以挣脱的。

    “夏侯洛灵,这可是你自找的,本公主给你机会你不要?尤嬷嬷,你等不必手下留情,人死了有本公主担着。但是你没完成任务,本公主可是要从重处罚的!”

    “公主放心,奴婢们一定会叫你满意!”尤嬷嬷话刚落音,另一个同样凶狠的嬷嬷也拿着木槌走向洛灵。

    洛灵瞳孔猛地收缩几下,她不能...她答应过夏侯焱的,她们那些美好的未来,决不能碎在梁宫里。

    就在尤嬷嬷举起木槌的瞬间,洛灵咬了咬牙,“慢着!”

    那拿着木槌的尤嬷嬷手停在半空,她微微扭过头去望着夕月公主,确定下夕月的意思。

    夕月并没开口说继续执行,两个嬷嬷自然看着脸色行事,也只好放下举起的木槌。

    只见夕月带着开心的笑意走了过来,面带笑容的看着洛灵。

    “你愿意说了?”

    洛灵只觉得一股气血在身体里翻涌,在这件事上,她不得不向夕月低头。

    “如果我说了,你又怎么保证会放了我?”她说完这句的时候眼眸黯淡,最终决定选择妥协。

    “夏侯洛灵,你现在还有的选吗?要是你说是事实,对本公主有用,我自然会酌情考量放了你。所以,你得将你用过的法子,通通告诉本公主!”

    洛灵强忍着恶心看着夕月,她刚刚明明就不是这么说的,现在夕月又说酌情考量,看来,她高估了夕月的信守承诺这一点,这个所谓的梁国嫡公主做事全凭心情。

    洛灵眼珠忽然转了下,突然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的法子有用,你就将我降为奴,这样,我就永远没有机会翻身,就算他日三年期满,大勋国堂堂的九王也不会对一个低贱的女奴感兴趣,光从身份上,我就不如夕月公主你!”

    夕月想了下,抱着怀疑的态度说道,“这倒是不错,夏侯洛灵,你确定你要为奴?”

    洛灵没有一丝犹豫,两个字淡淡的从她嘴里吐出来,“确定!”

    “呵呵...夏侯洛灵,你以为你为奴就可以躲开本公主?”

    夕月的话像是预料般的那样传入洛灵的耳朵,她眼神中没有一次情绪波澜。

    “只要我还在梁国,是生是死还不是公主一句话的事吗?只不过为了让公主放心,我还是甘愿为奴,相信这么简单的要求公主不会不答应吧?”

    洛灵的语气尽可能的卑微,因为她知道,一旦自己在驿站,就必然要为自己招来祸端,不止是夕月,就连慕容袭对她的心思也不纯。

    如果她自己甘愿为奴,慕容袭就算有什么别的想法,也得顾及自己的身份背景,而夕月,眼不见为尽,她的日子自然也会好过些。

    “夏侯洛灵,你倒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好,只要你将如何勾引焱哥哥一事说个明白,本公主就下令将你扔到奴隶营去,只是...到时候染上什么怪病什么就怪不得本公主了!”

    夕月话里有话,洛灵倒是也听得出来,她勉强笑了笑,

    “能不能熬得过这个就要听天由命了,我这个人语言表达能力不好,若是公主不嫌弃,我用笔写下来,这样,公主要是哪里忘了...还可以看看。”

    洛灵之所以会提到用笔写来下,一是她本来就不愿意去将他的事情讲出来,二是夕月要是忘了什么就不用将她再弄回来威胁。

    “这个主意不错!”夕月一挑眉,颇为满意的为身边的两个侍卫招了下手。

    “放她下来,准备笔墨!”

    洛灵捆绑的全身麻木疼痛的身子得到了松懈,只差瘫软在地,索性她勉强支撑,看着面前很快被宫女布置好的桌椅,上面还放着笔墨。

    她沉沉的迈出了第一步,可能是膝盖处本身在那一摔的时候受了伤,加上腰还没恢复知觉,整个人只差第二次摔倒。

    索性她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撑着身子走过去,每走一步,身上的痛就牵扯一分,最后,她艰难的坐到椅子上,手指微微发抖的拿着毛笔,开始微微动笔写着。

    洛灵处变不惊的神色与淡然的呈现在夕月面前,夕月不由得被洛灵与身俱来的气质看痴了眼,看着这女子无时无刻、一举一动都散发出来的醉人气息,夕月手指不自觉的微微弯曲握成一双小拳头,要不是此刻看她在写夏侯焱的过往,她真的会忍不住上去毁了她。

    她怎么可以这么美,洛灵的美不单单是惊艳来形容,她的美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吸引力,这对于男人来说无法抵抗,可对于刚刚本来想饶了她的夕月来说,无疑是嫉妒加恨,雪上加霜。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洛灵写完,体内的一股火气早已往上窜,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夕月最终下定决定,就算他日父皇怪罪下来,她顶多也就是被训斥几句,可是让这样的女子活着,夏侯焱以后还会正眼看她吗?

    一个念头在夕月心里萌芽,她一定要弄死夏侯洛灵才有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洛灵停下笔的瞬间,夕月脸上挂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走过去,

    “这么快就写好了?”

    洛灵坐在椅子上也休息了差不多,她趁着写字的时候,故意放慢写字的速度,为的就是好好让已经有些知觉的腰身得到放松。

    “公主请过目!”

    她缓缓起身,低着头瞥了一眼桌上满篇的字迹,将那几张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交到夕月手中,恭敬的退离了椅子站到一边。

    但愿,夕月能兑现她的承诺,洛灵心里也只能这么想了。

    夕月将手中的大片字迹一字不落的看在眼中,嘴里跟着念念叨,

    “原来焱哥哥喜欢吃辣,喜欢阴雨天,喜欢...”

    夕月终于将最上面那章看完,抬了下眼皮,

    “夏侯洛灵,这怎么全是焱哥哥的喜好?”

    “公主若是希望...九王殿下喜欢你,你就要从他的喜好下手,这样他便会觉得公主对他的爱意...”

    洛灵欲言又止,适当的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怒意。

    夕月有些半信半疑,“可是这样...真的有用吗?焱哥哥早已知道本公主喜欢他?”

    为了不让夕月起疑,洛灵语气依旧压抑着,指甲深深嵌进自己手心的肉里,

    “公主不信可以找机会一试,我已经将九王与我相遇之间的事情都交代清楚,公主可以看看下面一页,其实九王与我一事纯属误会。”

    夕月连忙将上面一页拿开,随后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洛灵说的第二页,看完后,她用狐疑的目光扫着洛灵的脸。

    “你们合作只是纯属因为襄王?”

    “不然呢?九王不是一个贪恋美色的人,你也知道,他回到大勋后最大的对手是谁?他是一个够义气的人,在我帮他之后,他自然对我有些不一般,但是要说到爱...可能只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词而已。他对我的爱不过是看在我帮他的份上,若是公主肯帮他...我相信他一定也会喜欢您。”

    洛灵的意思很清楚,她违心的说着夏侯焱与她纯属合作熟识的关系,心痛的只差在滴血,他对她的感情,难道她会不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