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凰宠倾天下 第二百八十二章 踏平河西镇

时间:2018-11-10作者:一帘忧伤

    薛荣一声叹息,眉头深皱,“夜将军,请恕草民无能为力”

    因为薛荣知道,这种毒就算有解药,也不可能在这一两个时辰内配出来,所以他不想给人希望又叫人失望,这比直接告诉他们更残忍。

    夜鹰走上前去拉着薛荣的衣襟质问,“不,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夜将军,草民这次是真的没办法了草民只能把殿下的伤口清理一番,别的若是公主在,还可以见到殿下最后一面”

    薛荣依旧唤洛灵为公主,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任由夜鹰拽着衣襟。

    他口中的公主便是洛灵,这让夜鹰脑子里一个激灵,想起了此番就是洛灵让他回来的,既然洛灵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

    他松开薛荣,眼睛又亮了几分,慌忙的将怀中的小药瓶拿了出来,“薛太医,快看看这是什么是洛灵公主让属下带回来的”

    薛太医面色有些半信半疑的接过那个药瓶,打开闻了闻,一股腥甜的味道混合着药味的气息扑鼻而来,他眉梢一扬,面色一喜。

    “太好了,殿下有救了”

    夜鹰还在懵懂中,就见薛荣已经拿着药瓶走向夏侯焱,将躺在床上的夏侯焱嘴打开,小心翼翼的将那鲜红色的液体倒入夏侯焱的口中。

    夜鹰和几位将军激动不已,“殿下有救了,殿下有救了”

    欢呼声传到了殿外,在殿外等候的一百多号人纷纷欢呼雀跃,众人都只称道薛太医医术高明。

    只有夜鹰知道,此番救九王的只是洛灵一人,可是他始终猜不透,洛灵又是怎么得知九王会中毒,而且还提前准备了解药

    他将手中的信封紧紧握在手里,好几次想打开看看里面写的是何种退兵方法却始终忍住了,因为这是洛灵给九王的,一定要是九王亲眼看到才行。

    想到这,夜鹰还是重新将信放回了身上,他走近夏侯焱,看着那苍白如纸的脸色微微在恢复,心里提起的那口气这才缓缓舒开。

    此时在河西镇的洛灵整夜未睡,她呆呆的坐在窗前,望着窗外那黑色渐渐褪去,直到一缕属于天际的鱼肚白漫过纸窗渐渐照亮洛灵的脸庞,她才恢复些许青色目光

    也许这个时候,夏侯焱应该已经平安了吧

    她站起身来,转身走到梳妆台前简单的为自己梳了个妆,桌上的红纸染红了她的唇,画着细长的眼尾眼睛一个眼神都能倾倒众生,因为她还年轻,就算熬了一夜,在妆容的掩饰下,也依旧看不出面上那一丝憔悴之色。

    她将夏侯焱为她做得簪子插在墨发中,白色的玉簪中天然的红雕刻成一朵梅花,宛如栩栩如生的雪中之梅那么惊艳。

    在平时,洛灵根本不会带如此珍贵的发簪,因为这是他第一次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可是这一次,她要带着他亲手做的发簪,带着他赠她的美好一起埋葬在这河西镇。

    从此,世上便再无夏侯洛灵

    辰时初,外面已经大亮,安鲁在突厥军营中与林决大吵了一番。

    “我说你这绣花枕头知道什么难怪你不许本将军去,你是怕我搬回了金银山,抢了你的功劳吧”

    林决不屑一顾,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来,“不过是逞匹夫之勇”

    大帐中听得两人吵得不耐烦的拓跋爵皱起眉来,他索性翘起了二郎腿,坐在铺着白色狐狸毛皮的奢华椅子上侧着身子,拓跋爵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随后慵懒而带着倦意的说道,

    “吵什么本王知道两位都是为我突厥着想之人,安鲁,此事是从东陵长郡传出来的,至于是真是假还有待考察林决,安鲁是个直性子,你又何必跟他争吵”

    安鲁抖动着嘴角的大胡子,傲慢的甩了下头顶上精心用五颜六色的珠子绑起来的小辫子,“二王子,我们突厥十万大军,区区一个东陵长郡怕什么更别说什么河西镇了,那简直就不够我安鲁塞牙缝的”

    林决瞪了安鲁一眼,“二王子,此事一定有诈,依我对夏侯洛灵的了解,她不会平白无故去河西镇那种地方而我那二弟,也断然不是个省油的灯,我们千万不能轻易相信”

    拓跋爵还没说话,安鲁便冷哼一声,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哼,依本将军看,林将军是故意让着自己的兄弟吧所以做起事来才畏手畏脚,以前林笑没到东陵长郡之前,你可不是这样的状态”

    “安将军,我林决对王子一片忠心,你怎么能如此怀疑我”林决再难以保持淡定的神色,有些烦躁起来。

    安鲁伸长了脖子,用鼻孔朝着林决,“怎么的若不是为了你那小白脸兄弟,就是为了那个挑起战事的逃婚公主夏侯洛灵,本将之前可是听说,林将军还曾与那夏侯洛灵同住丞相府,要说你们之间没点什么谁信”

    “安鲁,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我与她什么都没有”

    林决有些怒了,他都不知道安鲁怎么会知道他曾经与夏侯洛灵之事的,这件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加上当时洛灵在丞相府的日子不长,当了公主后就没几人再提起她在丞相府为义女之事。

    “呵呵,看你生气的样子本将就知道,看来你担心的这人还真是夏侯洛灵,你是怕本将去河西镇抓住她吗说到底她害的突厥和亲队伍一夕之间全部死在落日山,就连后来王子传唤的两万援军也有去无归,这笔账,本将还真的将这个夏侯洛灵抓回来交给大王处置,否则,突厥的那两万多将士如何瞑目”

    安鲁越说气势越大,竟挑起了侧坐在太师椅上小憩的拓跋爵,他眸中好不容易平息的火焰在听到夏侯洛灵的时候,竟控制不住的将手边的茶杯狠狠扔在地上,“哗啦”一声,茶杯顿时碎成一地。

    正要与安鲁继续争辩的林决看向一脸怒气的拓跋爵,就连安鲁,也抿着唇不在吵吵嚷嚷的争辩。

    拓跋爵坐直了身子,咬着的牙齿咯咯作响,“夏侯洛灵”

    这几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就连安鲁看了,也有些后悔刚刚一时脑热提起了王子的伤心之事,若不是拓跋爵真的在乎夏侯洛灵,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听到她的名字如此大发雷霆

    “二王子,你可千万不要动怒,这样的小丫头片子,属下这就可以将她擒来交给王子您出气”安鲁粗大的嗓门带着一丝讨好之意。

    谁都知道,拓跋爵可是突厥未来的大王

    “安鲁,本王命令你,不管河西镇的消息是真是假,你都要想办法将夏侯洛灵给本王抓回来”就在话语之间,拓跋爵拳头紧握,就连手背上的青筋也如此明显的鼓出来。

    “是,属下这就带人去河西镇将夏侯洛灵翻出来”

    安鲁领到命令很是开心,加上河西镇的金银山是否属实,他带着人一起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不可”林决皱着眉突然打断了两人的决定。

    “有何不可你这个小白脸除了会造势,还会做什么”

    安鲁一向都看不起林决,不仅仅是因为林决曾经是大勋国的人,更是因为林决那张美的有些像女人的面容,这样的面容,在安鲁看来有些娘娘腔的感觉,他自然不给林决面子,在拓跋爵面前亦是如此。

    “安鲁,你这样做会掉进他们的圈套”林决苦口婆心,要不是拓跋爵才是决定性的人,他早就下令将安鲁绑起来了。

    拓跋爵此刻正被一年前的事情激的怒气上头,哪里会听林决劝谏,洛灵给他的那种伤痛,不仅仅是让他失去了两万多的突厥人马那种心痛,更多伤痛,他也不知道是什么

    总之,这一次,他一定要抓住夏侯洛灵好好问问,当初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二王子,以属下对夏侯洛灵的了解,我林决以项上人头担保,此番一定又是夏侯洛灵的圈套”

    林决早已后悔,以前他早该看清洛灵的,从一开始她混进丞相府的时候他就知道她目的不纯,只是每一次,他都想着帮她。

    没想到从她开始害死林默姗开始,他就应该会想到她还会害死更多的人,都是他傻,所以才任由着这一切发生,要不是林默语告诉他,自己的父亲母亲和亲妹妹林妙心都死于夏侯洛灵之手,他怎么会痛恨她

    他又怎么会反叛大勋想借助拓跋爵的力量反击九王为林妙心报仇

    洛灵这次是真的触碰到他的底线了,若是当初他不救她,或者他的家人就不会死,丞相府也不会就这么不存在了

    拓跋爵哪里会听林决的建议,在他看来,安鲁有句话是说对了,别说河西镇一个小小的镇,就连凤阳城,东陵长郡,被他攻下只是迟早的事

    “别说了,本王已经决定,安鲁,你此次带着五万人马包围河西镇,就算踏平河西镇,也要给本王抓到夏侯洛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