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凰宠倾天下 第三百六十四章 二选一的游戏

时间:2018-10-18作者:一帘忧伤

    :

    下一秒,刘彩蝶还没反应过来怎回事,便被洛灵捏住手腕,“凡事分个先来后到,我与焱相爱在先,何况,焱并不爱你,若是你再敢侮辱我一句,刘彩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说完,洛灵松开刘彩蝶的手腕,从刘彩蝶的身侧走过!

    刘彩蝶愣在原地,一双眼里全是不甘和愤怒,她的眸子因为一肚子的委屈而布满血丝变得猩红,垂在双侧的拳头紧握,因为想起了斐儿的死她多少有些心有余悸,忌惮洛灵,最终,她咬着牙轻声吐出一句话来。

    “夏侯洛灵,我们走着瞧!”

    二夫人倒也听明白了些,她走到刘彩蝶身边疑惑地问道,

    “蝶儿,你刚刚叫她什么?”

    刘彩蝶也不打算慢着自己的姨母,她委屈的转过身去,咬着牙,“她就是夏侯洛灵,姨母,实不相瞒,王爷将我赶了出来。如今我不能回洛城,全拜她所赐!”

    说完,她握着二夫人的手,气的一阵肝儿疼!

    “什么?”

    最让二夫人温蕴惊讶的并不是刘彩蝶被赶出洛城,而是刚刚那个女子就是艳名满全城的夏侯洛灵?

    那个敢与皇叔私通的公主,真是就是刚刚她见到的那个人吗?

    “你说她真的是洛灵公主?”

    二夫人至今都不可置信,传闻洛灵虽然与皇叔传出了苟且之事,但是此女连皇上拿她都没办法,玩起手腕来更是一绝!

    这样的人,她怎么无缘无故惹上了?

    “姨母这是连蝶儿都不信了吗?她那张脸,就算烧成灰我都认得,我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刘彩蝶越说越气愤,就连头上插的步摇也跟着微微抖动。

    二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惧意,她抽回手,“蝶儿,不是姨母这次不帮你,而是这夏侯洛灵实在不是姨母惹得起的,先不说她是不是被废的公主,单单是九王为了她闯进皇宫捉贵妃来看,就知道谁敢动夏侯洛灵,九王就会跟谁拼命!”

    刘彩蝶眼里全是不甘,看到姨母的退缩她有那么一丝的鄙视,可是很快就被她收了起来,她走到温蕴身侧,在她耳边狠狠说道,

    “姨母,你以为你不与夏侯洛灵为敌她就不会对付你了吗?我可是听说了之前的事情,夏侯洛灵与莫晓月那么交好,姨母之前的所作所为,你觉得夏侯洛灵还会放过你吗?”

    温蕴皱起眉,忧心忡忡的看着刘彩蝶的侧脸,光从之前夏侯洛灵放出狠话来看,她却是没那么容易就放过自己!

    刘彩蝶看温蕴犹豫起来,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接着火上浇油的说道,“姨母,你还犹豫什么,如果我们不先动手,难道等着夏侯洛灵先动手?”

    “可是...如今我们该怎么做?”

    温蕴还是有些胆小,毕竟对方来头不小,又是九王心尖上的人,九王就在洛城,与东陵长郡如此之近,若是夏侯洛灵出事,那第一个遭殃的便是莫府。

    刘彩蝶嘴角勾起一丝阴险的笑意,又悄悄凑近温蕴的耳畔说了些许话。

    洛灵回到自己屋子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看到羞花正在勤快的替她铺被子,洛灵有些欣慰,羞花倒是贴心,只是一看到刘彩蝶就想起了闭月,那个本来如花似玉的少女,如此年纪轻轻就...

    一想到这里,洛灵心里一阵难过,静静地伤感起来。

    她没有去喊羞花,而是转身重新走出了屋子。

    任谁都想不到,她将龙爷藏在了莫府别苑的酒窖里,而那里,魍魉阁的杀手整日整夜的守在那,加上龙爷中了洛灵的药,如今全身无力,只要是个人,都能看住他。

    绕过莫府别苑花园的路,洛灵在树荫的遮掩下来到酒窖,在那看守的魍魉阁杀手一见到洛灵前来,便恭敬有加的打着招呼,

    “洛姑娘,您今日怎么一个人前来,我们阁主怎么没陪你一起来?”

    因为这里地处偏僻,加上少有人来,这些人又不曾离开后院半步,自然不知道东方锦受了伤。

    “他有些事,带我去看看龙爷!”

    洛灵没有将东方锦的情况说出来,以免魍魉阁的人担心。

    “好,洛姑娘,这边请!”

    其中一名身穿黑衣的杀手帮洛灵引路。

    进去之后,被困住手脚的龙爷嘴里塞了破布,正倒在大酒缸边上挣扎,嘴里还发出咿呀的模糊声。

    见到洛灵的瞬间,龙爷更是加重了挣扎,几乎只差想站起身来掐死洛灵,无奈,他的挣扎简直一无是处,对洛灵一点威胁都没有,她走近他,一双精致绣花缎面的粉色鞋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洛灵站在他面前,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龙爷...你还是不肯说出你与二夫人的奸情吗?”洛灵淡淡的语气里满是不屑。

    龙爷停止挣扎,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声不吭,看样子,他不会说。

    洛灵迈着步子围绕着地上的人走道,“淮山的尼姑庵...真是藏龙卧虎!”

    下一秒,洛灵看似无意的将手中原本已经拿好的一直玉蝴蝶丢在地上,“我的玉蝴蝶丢了...”

    说话期间,地上的人明显眼神怔住,随后不可置信的看着洛灵,无奈口中又说不出话来。

    洛灵缓缓蹲下身去,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嗯嗯...”地上的人开始大幅度的挣扎,洛灵看着他觉得格外有趣,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下我说的话,只要你肯配合,我保证不会伤害尼姑庵的每一个人,包括...主持师傅!”

    地上的人反应更加激烈了,他不停地摆动着头,想将口中的布包在地上蹭掉,哪知,魍魉阁做事简直太过,塞得他的嘴满满的,若是不用手花点力气取出,根本吐不出来。

    洛灵扬了扬嘴角的弧度,随后帮龙爷取出口中的布包,龙爷早已经麻木的嘴张了一会,喘了几口粗气后这才说道,

    “你怎么知道?你究竟还知道什么?”

    洛灵见他这么急切的想知道答案,故弄玄虚的说道,“我知道什么?知道你是淮山尼姑庵主持师傅的儿子?”

    “你果然是知道的,你究竟是谁?你到底是谁!”

    地上的人开始大声质问,情绪也越来越激动,看如今这样子,他娘极有可能也被这来历不明的丫头抓了?

    “我是谁不重要...”洛灵缓缓站起身来,背对着龙爷,“重要的是,你是选择你娘的性命还是...你青梅竹马的性命?”

    这个选择,无疑是给了龙爷精神上的致命一击,原来,他猜的没错,这个女子是什么都知道,她还抓了他母亲,这样的女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洛灵的话反复的回响在他耳边,这两个人都是他最重要的人,怎么选?

    “如何才能证明,我娘在你手里?”

    洛灵冷冷一笑,阴寒的语气中透露着蚀骨的寒冷,

    “你是想见到你娘的手...还是想见到她的脑袋?”

    此话一出,让龙爷顿时心里恐惧万分,他不敢赌,也不能赌!

    他必须选择相信洛灵,万一这女子真的给他弄来一只手和一颗脑袋,那他真是追悔莫及了!

    “你小小年纪,怎么做起事来这么狠毒?”这话是他第二次对洛灵说。

    洛灵不以为然,更是保持着一副寒冷的笑意,“对付恶人,就要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凭什么好人就要任由你们欺负?”

    一想起莫晓月,洛灵更是觉得当时那惊险一幕,若不是东方锦拼死保护,洛灵一个人根本救不了莫晓月,这个老尼姑如此狠毒,完全还不是听信了龙爷之言。

    说来说去,龙爷为了满足温蕴的私欲,也为了守住他与温蕴之间的奸情!答应将在尼姑庵的莫晓月在生产之际弄死,而这种事,身为一个大男人,龙爷还不屑去做,于是告知了自己母亲一声,这才由玉蝴蝶带着不怀好意的产婆出现,其目的就是让莫晓月难产而死,事后又想将这件事推脱的干干净净?

    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既然做了,她就要让这些人加倍奉还!

    “我周龙自问与姑娘并未结下深仇大恨,唯一的一次在柳楚馆,最后还被姑娘抓到这里来,难道姑娘折磨我一个人还不满足,非要将我最亲最爱的人斩尽杀绝?”

    周龙越说越激动,也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这个女子将所有的气都撒在他身上,不要去动二夫人和自己的母亲。

    洛灵讽刺的指着他愤恨的说了出来,“呵呵,你最亲最爱的人你那么在乎?那别人呢?连一个孕妇都下的去手,只为讨你那红颜一笑?龙爷,你与你爹一样,都是视人命如草芥的邪魔!”

    想当年,父亲与裘宿一同杀了周子峰,听闻周子峰最爱以药童试药,经常为了试毒买来大批不足十岁的孩子,在他们身上试各种毒药,要不是父亲和裘宿看不下去,又怎么会联手杀了他?

    周龙更是一惊,被洛灵的气势震慑住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洛灵...洛灵?”

    他喃喃自语道,似乎自从上次在楚柳馆起,这个名字便越来越熟悉,像是在很久以前听过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