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凰宠倾天下 第两百零二 忘不掉回忆

时间:2018-09-03作者:一帘忧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男人站在床边穿着衣服,见到身后的正要起身的洛灵他坐在床边,将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安慰道,“没事,你好好休息,本王去看看就来!”

    洛灵只好重新缩回被窝,心里总是隐隐不安。

    “嗯!”最终她微微点头,她知道自己不出现也许会更好些,或许刘彩蝶心情也能好些。

    直到夏侯焱出了御鑫阁后洛灵就没睡着过,她翻来覆去,直到看着窗户渐渐变成朦胧的白色,洛灵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仿佛背了很沉重的包袱,寸步难移,她知道他会护着她,可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心如蛇蝎的女子。

    洛灵早早的起床对着镜子开始梳妆,看着镜中的自己此刻竟觉得变得渐渐陌生起来。

    直到下午,御鑫阁除了定时送饭的丫鬟,便再也没有他的身影出现过。

    洛灵无聊的看起他曾经看过的书,却心神不宁的等着他的出现,一分一秒都是在煎熬中度过,她不知道如今皇宫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此刻再做什么?

    时间一晃便过去了好几天,期间夜鹰来替夏侯焱传过话,皇室宗亲都去宫里祭奠先帝,夏侯焱也不例外,夜鹰也嘱咐了她几句,无非就是好好吃饭,不要担心这话。

    同月里,太子夏侯捷登上皇位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为此,夏侯焱虽未撤掉宫内的人,但也没说什么,这让很多大臣都有些看不懂了,自然丞相拥护太子为帝也很轻松。

    夏侯焱第一件事便是匆匆赶回王府,距离离开王府那天整整是第七天,他下马后直接跑进御鑫阁,找了一遍没看到洛灵的影子,他又问了御鑫阁的守卫。

    “娘娘有没有出去?”

    侍卫摇摇头,“娘娘一直都在御鑫阁!”

    正当他回头准备继续找的一瞬间,洛灵从院内的花园中站起来,俨然一副农家女的打扮,手中还拿着小铲子,似乎在栽种花草。

    男人这才放宽了心,他暗自松了口气,朝着她走过去,“这些活让丫鬟们做不就好了吗?何必亲自动手?”

    洛灵微微一笑,继续蹲下身来将那没有埋好的花根埋好,“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正好可以自己动动手!”

    男人见着她蹲在花园中的小身影,好笑的走到她边上,也蹲下身来一脸趣味的打量她,“喂,这些天有没有想本王?”

    “没有!”她直接回答。

    男人捂着自己的胸口,换上一副痛苦扭曲的表情,“这里痛!”

    洛灵放下手中的小铲子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哪里痛啊?”

    他缓缓拉起她的手往心口的位置放去,皱着眉委屈的说道,“这里啊,受伤了,快帮本王看看!”

    洛灵看着他完好无损的样子,就知道他又在戏弄他了,她生气的抽回手,“又来骗我!”

    她送给了他一个白眼,其中还有不少鄙视的成分在里面。

    忽然,男人大手一捞,轻易的将蹲在地上的她打横抱起,随后往御鑫阁走去。

    洛灵皱着眉,“夏侯焱,快放开我!”

    “说,你这些天到底有没有想本王?”他扬了扬嘴角的弧度,居高临下的端倪着她慌乱有趣的神色,一句话中饱含威胁的语气。

    洛灵咬紧牙关,不服输的从下往上看着他的五官,心里就算天天想他,她也不愿意承认,“没有,你不回来妾身一个人每天看看书弄弄花草过的可舒坦了!”

    “那灵儿的意思是本王回来你就不舒坦了是吧?嗯?”他再次凑近威胁,他与她的唇之间只相隔不到一尺之间的距离,只要在往前一点,他便可以轻易触碰。

    洛灵身后毫无预兆的落到柔软的床上,紧接着他像往常一样的压了下来,“本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口是心非本王一定会好好惩罚你这张不老实的嘴!”

    说话间,男人的指腹轻轻的摩擦着洛灵柔软的唇瓣,这样看去,他的眼中满是温柔又带着邪恶的笑意,洛灵下意识的心跳加快两拍,雪白的脸颊上红晕扩散,她试着挣扎能避开他,

    “当然...有想你啊!”洛灵最后憋红了脸才说出这句让男人稍微满意的话来,“傻丫头,既然想本王,何必藏着掖着!”

    他抱着她直接翻过身来,此时洛灵则趴在他的身上,疑惑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夏侯焱露出迷死人的笑容来,一脸轻松的说道,

    “本王就躺在这,想怎么欺负都行!想亲就亲个够吧!”

    洛灵看着他忍不住扑哧一笑,正准备从他身上起来,下一秒她的手臂被他一拉,唇轻易的压到了他的唇上。

    洛灵大脑一阵发懵,正准备离开他的唇,瞬间又被他抱着一滚,再次又被他压在身下。

    他微微离开她的唇,炙热的眼里满是嘲笑,“看来还得本王主动才行,呵呵!”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外面淅淅沥沥的也下了几场雨,洛灵发现最近,夏侯焱似乎都不太去上朝,几乎都是三两天才去一下。

    刘彩蝶自从那次晚上闹过之后,也没再闹,洛灵后来听伺候她的丫鬟说刘彩蝶撕了夏侯焱给她的休书,放狠话说除非抬着她的尸体出王府,否则她宁愿死也是不愿出被休回漳州。

    洛灵如今大仇已报,自然是不希望有无辜的人死去,这件事她也自然劝说夏侯焱先不要去逼刘彩蝶了,以免真的出了人命。

    这日天气刚刚放晴,洛灵实在是想念城外小村庄的虞沁儿和安儿,毕竟一个是妙龄女子,一个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这些天过去了,她总得去看看。

    她特意跟夏侯焱说要出去看虞沁儿,夏侯焱坚持要陪她一起去,说外面最近不太平,她也只能与他一起出去了。

    因为洛灵暂时还不宜抛头露面,所以他这次是跟她一同乘着马车出行,驾车的也是夜鹰。

    在经过汴京街道的时候,夏侯焱的马车停了下来,马车外传来夜鹰的声音,“主子,前面是宣华公主和林贵妃的轿撵,我们要让吗?”

    夏侯焱这次出来的也很低调,“马车靠边停,让她们先过!”

    “林贵妃?”

    洛灵有些好奇,随口一问。她想起如今是夏侯捷继位,那这个林贵妃自然是他的妃子,而宣华会被放出来是她预料之中的事,夏侯捷那么重感情,怎么舍得将宣华公主终生幽禁呢?

    男人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你认识的,以前丞相府的二小姐林妙欣!”

    “是她?”这个消息可把洛灵惊讶到了,她一张嘴成了个o型,差点没闭拢。

    看着夏侯焱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她有些不可置信的撩开帘子,远远地看了一眼前面众人围观的豪华轿撵,只是一眼,她便看到了那豪华的珠帘中坐着的华贵女子,好一个林妙欣,果然是她!

    她放下帘子,直接问马车内的男人,“她是怎么当上贵妃的?”

    “你可别小瞧这个女人,现在新皇可是对她宠爱万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话语中掩饰不住的嘲讽。

    “怎么可能?新皇再不济也不会被一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洛灵不可置信的辩驳着。

    男人看着她如此激动心里有些不好受,他当年查出洛灵是国师之女时,也附带查出了她与夏侯捷化作李子轩的情谊,所以她才会一直这么帮夏侯捷吗?

    “在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本王在诋毁新皇?本王说这话没有半句夸张之处!”

    洛灵看着对面那张黑透的面孔,这才有些收敛情绪,“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以我对新皇的了解,他不是那样的人!”

    “你对他又了解多少?难道仅仅凭你的直觉去了解吗?”男人锲而不舍的追问,以前他知道她勾引赵天铭只是想复仇,可是对李子轩的感情是真心实意,她甚至为了救李子轩可以豁出命去找解药。

    洛灵见他如此不依不饶,心里更是有些窝火,“我当然了解他,认识他那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吗?他不是好色之徒!就算他是个无能的君王,也不可能是一个荒.淫无道的君王!”

    男人身子微微前倾,一双只差冒火的眼睛凑近她的面孔“夏侯洛灵,你真当本王不会生气吗?”

    说话间,他伸手扣住她精致的下巴,刚刚还气势十足的她有些心虚的躲闪着他的眼神,但是在夏侯捷这件事情上,洛灵始终接受不了夏侯焱这么说,

    “夏侯洛灵?殿下,你早知道我不是夏侯洛灵?”她提醒道,既然他什么都知道,那她也就没有要去掩盖事实的想法。

    “本王说你是你就是!你只能是夏侯洛灵,忘了陈洛灵,忘了李子轩!”他霸道的口吻不容置疑,因为她的过去有夏侯捷,因为他不曾参与,一种从未有过的占有欲从头到脚的燃烧着他,他与她真正相识不到一年,而夏侯捷的过去里却整整陪伴了她五年时间,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竟这么在意她帮夏侯捷说话。

    洛灵下巴被他扣得生疼,她不服输的抬头望着他,“不可能,那是我的记忆,叫我如何忘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