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凰宠倾天下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为君之道

时间:2018-09-03作者:一帘忧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惊讶,一个奴婢敢杀皇子背后一定不简单,这些大家心知肚明,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锦芳。

    “你只个婢女不会无缘无故杀皇子,这幕后主使之人是谁,为何要这么做?”洛灵将眼神直直的望向皇后,自然预示着什么?

    皇后故意忽视掉那些怀疑的眼神,她气急的站起身来指着锦芳,“锦芳,本宫一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杀洵儿?来人,拖出去直接处死,为洵儿报仇!”

    洛灵见几名侍卫闻声而入呵斥道,“慢着!”

    “事情都还没问清楚,母后这么快就处死锦芳,似乎有些太着急了!”

    洛灵站起身来走到谦文帝对面行了个礼,“父皇,其实当日儿臣在皇后寿宴上被八皇子骗到就近的梧桐殿,当时锦芳为了嫁祸儿臣杀了八皇子,所以将八皇子杀掉后仓皇而逃,事后皇后娘娘就带了一堆人来也是要杀了儿臣,似乎这一切都太巧了!”

    谦文帝此刻也听明白了,“当时朕怎么没听你说?”

    洛灵不慌不忙的说道,“当日儿臣并不确定锦芳是不是母后宫中的人,所以这才没贸然说出来!”

    “皇后,这件事真的是你做的吗?为的就是嫁祸给洛灵?”其实那天的事情闹得很大,就算事后有皇后的故意掩饰,可纸始终包不住火,所以谦文帝还是有听到关于八皇子死时的风声。

    “不!臣妾怎么会嫁祸洛灵呢?一定是这恶毒的贱婢杀了八皇子还连累本宫!”皇后一口否认,神色激动。

    洛灵缓缓走到锦芳跟前,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用嘲笑的口吻说道,“锦芳,如果只是为了帮丈夫还赌债赔上自己的这条命是不是太不值?何况,杀害皇子罪名不小,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你确定要一力承当?”

    锦芳听到这话突然抬起头来,她睁大眼望着洛灵,“此事是我一个人做的,与其他人无关!”

    “你说无关就无关?你把大勋国律法当什么了?到时候你的丈夫也难逃一死!”洛灵一句话就足以让锦芳深思,她露出惊恐的神色,“不要啊!一人做事一人当,公主饶了奴婢的家人!”

    “只要你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说出来,本公主就饶了你丈夫!”看的出来,锦芳最爱的便是周竣雷,虽然他爱赌,但是锦芳比较死心眼,认定了这个男人,所以她在宫里的俸禄都会给这个男人,哪怕帮他还巨额赌债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好,奴婢说,奴婢都说!”锦芳小鸡啄米般的点点头,“这一切都是皇后娘娘指使奴婢做的,娘娘说,只要我帮她杀了八皇子,就能帮我还清丈夫的赌债,否则,奴婢的丈夫就要被人活活打死!”

    “满嘴胡言乱语!”皇后气的脸红脖子粗,“本宫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锦芳索性全都说了出来,“娘娘当日故意支走太子,然后让八皇子把洛灵公主骗进梧桐殿,娘娘说洛灵公主害的宣华公主被幽禁,所以要陷害洛灵公主,将她正大光明的处死!”

    “你...竟敢陷害本宫?”皇后有一瞬间的眩晕,“皇上,这个贱婢在胡说,本宫怎么会陷害洛灵呢?”

    “够了皇后,事实摆在这,朕以前都看错了你!”皇上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洛灵走到周竣雷身前,不咸不淡的又问了一句,“你应该还不知道你妻子在宫里叫什么名字吧?”

    男子一直跪在地上,他见到这种场面早已吓得瑟瑟发抖,一听到有人问话,他战战兢兢的回答道,“回公主的话,小民妻子叫杜惜!”

    刚一说出杜惜这个名字,宫内最早的那批妃子自然有些熟悉,当年舞倾城那么得宠,她周围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宫女都被人尊敬称为姐姐,杜惜这名字自然有人听过!

    此刻,有些妃子开始回想着,“杜惜?这名字好熟?”

    丽妃一向记性最好,“我想起来了,以前舞妃身边有一个宫女,就叫杜惜!”

    “不会吧,那她为什么要改名字去凤藻宫啊?”有人发出疑问。

    因为事情久远,所以杜惜这一号人渐渐被宫内众人忘记,时间一久,自然不会注意到皇后宫内的锦芳。

    谦文帝一听有关舞倾城的事,有些痛心的问道,“你难道真是以前伺候舞儿的宫女?”

    锦芳反正觉得自己难逃一死,她直接点点头,“奴婢以前便是舞妃身边的宫女杜惜!”

    洛灵狠狠的问道,“舞倾城到底是怎么死的?”

    锦芳无奈的看了皇上一眼,既然都到了这一步,她也没必要在瞒下去了,“其实当年舞妃娘娘后来会疯是皇后叫我暗自下毒,为了让皇上彻底厌恶舞妃,这种毒是慢性毒药,时间一久,舞妃便抱着头乱撞,自虐等等癫痫之症,所以当时那种情况下,皇上也渐渐远离了她!”

    谦文帝愤恨的看着地上跪着的锦芳,“你说的可是真的?”

    “奴婢说的千真万确,因为舞妃宠冠后宫,加上出身低微能住进梧桐殿实乃天恩浩荡,所以皇后娘娘这才用丈夫赌输银两一事让奴婢为她做事!后来舞妃一死,奴婢便进了凤藻宫改了名字!”

    “贱婢,这一切都不是本宫做的!皇上,臣妾冤枉,你要相信臣妾啊!”皇后此刻楚楚可怜的拉着谦文帝的袖子哭哭啼啼。

    谦文帝愤怒的甩开了她,低吼道,“原来就连舞儿都是招了你的毒手,这些年宫里一些不明不白的妃子生病去世,是不是都跟你有关?你究竟还做了什么?”

    皇后被谦文帝这么一吼全懵了,她瘫软的跪了下来,“皇上,臣妾冤枉!仅凭一个奴婢的话你就不相信臣妾了吗?”

    “母后,如果这一切不是你所为,为何事后又将杜惜改名为锦芳为其所用?还有锦芳身为一个宫女,无功无德,这些年竟然能有那么多银子替丈夫还赌债,儿臣想,就算是父皇身边的大监也没有这么多的月例银子吧!”

    洛灵一语便让皇后无从争辩,虽然事隔多年,可是只要是锦芳将舞倾城一事说出来,她就必然踩着皇后不放!

    “皇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谦文帝雷霆大怒,额头青筋暴起,眼下又这么多人看着,他自然要表态。

    “皇上,求你饶了臣妾吧!”皇后抱着他的腿苦苦哀求。

    “皇后戕害嫔妃,杀害皇子,没有半点贤德之心,实在不宜为一国之后!”谦文帝冷冷的看着地上跪着的皇后继续说道,“从即日起,废除皇后之位!打入冷宫!”

    “不要啊皇上,不要这么对臣妾!”皇后一听带着哭腔求道。

    “太子殿下驾到~”宫门口的太监通报声响起。

    洛灵有些头疼,夏侯捷一来,势必会求情!

    看着夏侯捷一身明黄色太子华服走了进来,洛灵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微微一声叹息。

    夏侯焱将洛灵的小表情尽收眼底,他抿着的唇微微向上扬了扬,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夏侯捷进来后众人起身行了个礼后便坐下,皇后一见有希望了,她眼睛一亮,立刻哭哭啼啼的对夏侯捷说道,“捷儿,救救母后!”

    夏侯捷疑惑的扫了一眼众人,见一个个都凝重的表情,他疑惑的问道,“父皇,这究竟怎么回事?”

    谦文帝冷哼一声,“这要问问你的好母后?她都干了些什么事?杀害八皇子嫁祸洛灵,就连当年舞妃莫名枉死也与她有关!”

    “是真的吗?”夏侯捷不敢相信,他说道,“父皇,母后温柔贤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呢?”

    “这件事太子就不要管了,朕自有主张!”谦文帝有些不耐烦。

    “不!父皇,母后是您的结发妻子,她也是一时糊涂,还请父皇高抬贵手,饶了母后!”夏侯捷跪了下来,给谦文帝磕头。

    “哈哈哈...”夏侯焱忽然仰头笑了几声,“太子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你只念情分不顾国法,身为大勋国的储君,如果只凭感情去治国,恐怕...”他欲言又止,其中的嘲讽之意明显告诉太子,他不适合当储君。

    夏侯捷愤愤不平的看着夏侯焱,据理力争道,“九皇叔,如果治理国家之人连一点情面都不讲,没有感情可言,那么,只会让人敬而远之!”

    夏侯焱淡然的说道,“为君者,应当杀伐果断,明辨是非,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如果只是一味的偏袒,只会纵容跟多的人效仿!”

    “九皇叔为何处处针对本太子?”夏侯捷一时语塞,竟不服输的问道。

    夏侯焱懒懒的瞥了他一眼,“本王并非针对太子,而是就事论事!皇后犯错皇上自有决断,太子殿下还是在一旁观看即可!”

    谦文帝又怎么会听不出夏侯焱于太子说的这番话来,他看着夏侯捷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夏侯捷的性子的确太柔了。

    “太子,你九皇叔说的极是,你要虚心受教知道了吗?”谦文帝看着事情闹得如此僵,也只好给夏侯捷一个台阶下,希望他能明白他的苦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