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凰宠倾天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当朝审理

时间:2018-09-03作者:一帘忧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太监明显急了,无论如何也要洛灵死。

    “恐怕,你们今晚运气不好!”洛灵话刚落音,外面便迅速燃起了众多火把,将整个大理寺天牢照的通红,不止是衙役,其中还有惊动了不少锦衣卫。

    洛灵一眼便认出锦衣卫千户夜环,他是夏侯焱的人。

    “拿下!”

    那些太监见状吓得腿软,纷纷抱头投降。

    夜环看过那壶酒后,恭敬的走到洛灵跟前,“公主受惊了,这酒的毒跟上次芙蓉宫汤羹的毒药一模一样,微臣已经找到了证据,明日就可为公主讨回公道!”

    今夜之事终究是虚惊一场,洛灵送走那些锦衣卫后正静下心来准备入睡,谁知腰身被人一抱,她被猝不及防的拉入到一个坚实的怀抱。

    她抬头看着他,无趣的说道“今晚我要好好休息,不伺候!”

    “好!”他答应下来,“不过,休息一天后面要加倍补上!”

    洛灵皱着眉瞪着他,“夏侯焱,我不要!你走!”

    “呵呵...本王陪你一起坐牢!”他不由分说,走到洛灵的床边掀开被子。

    “喂,你很过分的知道吗?”她低吼一声,没敢太大声音。

    “不知道,本王只知道困了,想睡觉!”

    他正大光明的脱了外衣,躺在了床上,因为洛灵是公主,所以她休息后牢房四周都用临时的木板隔着,不能窥探公主就寝。

    “不行,这样很容易被发现啊!”她担心的走过去拉着他的手,想把他往床上拽起。

    “放心吧,夜环已经安排过了!”他丢下一句话便闭着眼睛睡了过去,任由洛灵怎么拉也拉不起来。

    她无奈的摇摇头,正打算去椅子上坐上一夜,突然,床上的人大手一揽,轻易将她到床上,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吻袭来。

    “灵儿...本王就想一直宠着你!”

    次日,也就是此次案件公审的日子,在赵天铭费劲人力物力后,终于找到了有力证据,而中毒一事也被夜环查的水落石出。

    因为此次审理不同于以往,洛灵被押往百官的朝堂,案件虽是黄大人背了个名去查,可是这背后,谁都知道是襄王和皇上正式开始较量。

    这也是朝堂审理公主一案轰动汴京的巫蛊和中毒案件。

    不仅仅是前朝,就连后宫都注视着这一次的事件,可是人家洛灵却偏偏事不关己,她依旧穿着公主的装束,说是押上来,身后的衙役却也只是跟着她左右,洛灵迈着轻盈的步子缓缓走向朝堂。

    “儿臣拜见父皇!”洛灵客气的微笑着给谦文帝行了个常礼。

    洛灵的出现吸引着众人的目光,就连近日上朝的太子和其他几位亲王都一直盯着她看,什么样的女子,碰上这种事还能如此淡然和从容不迫,那牢狱似乎并没有消减她独有的魅力,反而把洛灵养的更加的娇美动人。

    谦文帝脸色明显不悦,他不赖烦的扫了洛灵一眼。

    “平身!”他看向朝堂下的黄大人说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洛灵一案今日朕只旁听,如何裁断由大理寺按照国法裁断,朕,绝不偏私!”

    谦文帝的话里的意思很清楚,暗喻对于洛灵,可以不必留情。

    黄大人站了出来,“皇上,因为此次涉及到公主,所以臣一人不敢擅作主张,臣与其他三司和宗人府一并审理,以保证此次案件的公正性!”

    “准奏!”谦文帝自然答应。

    “父皇!”顺着声音望去,此刻宣华带着宫女也缓缓走了进来,她经过洛灵身边的时候明显投去敌意,在向谦文帝行了礼后宣华才说道,“既然皇妹如今是阶下囚,为何不穿囚服,犯罪之人应该脱簪戴罪,皇妹似乎觉得自己是公主的身份就特殊对待,这本身就没公正可言。”

    洛灵冷笑一声,“皇姐说的确实有道理,可是本公主还是没弄明白,戴罪之人是指有罪已经证实的,而本公主还未定罪,又怎能算是有罪?如果本公主身穿囚服脱簪戴罪,恐怕整个皇室的脸面荡然无存,这给皇室抹黑的罪名,本公主是万万不敢做的!”

    “你...”宣华气的说不出话来,如今洛灵并未被废,她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

    “好了,此次案子是非黑白交给大理寺审理,朕和群臣也只是旁观,既然华儿来了,就一同观看!”皇上帮着宣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宣华见谦文帝给她台阶下,也只好站在边上说道,“父皇说的是!”

    一时间,朝堂庄严肃穆起来,在黄大人的传唤下,几名侍卫陆续端出了几样证物。

    其中,便有洛灵当日在芙蓉宫见到的那个扎针的娃娃。

    黄大人拿着扎针的娃娃走到洛灵面前,“这次重大事件涉及到巫蛊,所以就从巫蛊案开始审理,那么微臣问公主,这个扎针的娃娃可是你做的?”

    洛灵看着那扎针娃娃片刻,这娃娃分明就是按照皇上大概的模样缝制的,就连娃娃身上的明黄料子也是一等一的上好丝缎,她微微抬起下巴,“敢问黄大人,是不是除了皇上太子可以穿明黄色锦缎外,后宫中也只有皇后和皇贵妃可以穿这个颜色?”

    黄大人微微点头,“公主说的非常对,就连皇上御赐的黄马褂也是有功的大臣才有幸穿,这象征着皇族最尊贵的颜色。”

    “这么说这种颜色的锦缎不会出自民间,而是出自宫内的司衣制?”洛灵继续刨根问底。

    黄大人点点头,“民间的作坊是万万不敢染这种颜色的衣料,否则就会以谋反的罪名处置!”

    “那就对了,做这娃娃的人也是煞费苦心,为了能让父皇一眼便看出来,所以故意用这种颜色的缎子制成,而上面贴的字条字体娟秀,可以看出是出自女子闺房字迹!”洛灵继续说道。

    黄大人微微一笑,有些钦佩的说道,“公主真是绝顶聪明,说的确实是事实,而微臣这些天也找人百辨认过公主以往的字迹,同是女子,字迹却有些差异,所以这也正好证明这不是公主所为。”

    一旁的宣华皱起眉头,她冷冷道,“黄大人此言差矣,皇妹既不是蠢笨之人,当然不会亲手写下父皇的生辰八字,她可以找人代写,所以,这并不能成为她与本案无关的证词!”

    洛灵鄙视的瞥了宣华一眼,“皇姐难道不知骚扰办案官员也是触犯了大勋国律法?到时候皇姐要是也入了狱,可别怪做妹妹的没有提醒过你。”说完这句,洛灵语气中带着那一丝的嘲讽宣华听的真真的,只好将嘴边的话往肚子里咽。

    满朝的文武官员都看着这一切,其中的凶险和暗潮汹涌不言而喻,朝堂上一片鸦雀无声,暗自对洛灵投去赞赏的眼光。

    黄大人面上有些尴尬的神色片刻被客气的笑容替代。

    “其实刚刚宣华公主说的也有一定可能,不过凡事都讲求证据,经过微臣这几天的排查,芙蓉宫内所有宫人都写不出这样漂亮的字来,倒是像洛灵公主所说,这娃娃身上的黄缎子倒是缩小了范围,仅出自司衣制,但这种衣料有限,多一点少一点司衣制记载的清清楚楚!”

    接着,黄大人又将其余托盘内的册子拿在手里翻了几页。

    “之前几月的记载都无一点差错,本月初,皇上做的新龙袍到现在还没完工,只差绣上金龙,所需的料子正好合适,戊戌年六月初八,皇后娘娘新制成的凤袍完成已经送去凤藻宫,一切正常,不过,七天前皇后娘娘将旧的凤袍送去司衣制修缮,皇后娘娘的宫女说娘娘的裙拖处在逛御花园的时候不小心被勾了一小块!”黄大人说完这句时将眼神望向龙椅上的谦文帝,“这件事是真是假?皇上可否传召让那名送凤袍去的宫女来一问便知!”

    “大监,传皇后过来!”谦文帝哪有不允的道理。

    “不用了,本宫已经来了!”大殿外响起一道威严的女声,众人纷纷再次朝着外面望去,只见皇后声势浩大,带着几名宫女走上朝堂。

    “参见皇后娘娘!”

    一时间,众人应声跪拜,直到皇后走到殿前,她向谦文帝行了个礼,“臣妾见过皇上!”

    谦文帝拿出皇帝独有的威严,“皇后免礼!众位爱卿平身!”

    他接着又吩咐宫人,“来人,给皇后看座!”

    待皇后在殿前坐好后,谦文帝才下令让大理寺继续审理此事。

    黄大人谦卑的在皇后面前将刚刚的话重复一遍后,皇后高傲的抬起头,“确有此事,这件事就是本宫让萦儿去司衣制修补的!”

    “敢问皇后娘娘,萦儿如今在哪?”黄大人问道。

    皇后身后一青衣小宫女往前一站,“大人,奴婢便是宫女萦儿!”

    一番问询后,并无破绽,这个宫女只负责帮忙送衣跑腿的。

    就在黄大人准备让萦儿退下的瞬间,洛灵应声说道,

    “慢着!”

    皇后一记凌厉的眼神扫过洛灵的面孔,“黄大人都问清楚了你还有什么好问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