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长生从观想法开始 90.且听贫道狡辩,咱身处的天机阁,向来都是中立的思密达!

时间:2022-11-20作者:鹅不食肉

    说不上是怒骂还是嘲讽,当这番话落下的一瞬间,只见楚眠右掌勐地一攥,体内灵力轰然爆发,拳头轰向神情略显惊愕的道人!

    而就在拳锋即将落下的时候,道人身前的空间彷佛扭曲了一瞬,莹润的水光一闪,对方就像是一条滑熘的鱼一样,巧妙地挣脱了楚眠的束缚,脚下化风,身形飘向远处。

    “道友且听我解释,此物本与我有缘呐!”

    “呵!它难道捅过你的嘴,给你捅出了感情?”

    自己辛辛苦苦打了一架,所有的祸事都一人抗下,对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抢东西,美其名曰与他有缘……

    楚眠几乎被他给气的笑出了声,身形一闪,毫不间断地向着对方攻去!

    此人不能留!

    “道友莫要如此暴躁,且听贫道狡辩。”

    “轰!”

    残破大殿瞬间出现,气息威严浩荡间,紧紧锁定了青年道人!

    “怕了怕了!贫道是天机阁之人,向来中立啊!”

    “天机阁?”

    不提这个名字还好,此时提起,让楚眠眼中杀机更甚。若非是天机阁卖出的消息,自己哪里会经历这些破烂事!

    这种看似中立的组织,实则只是墙头草两边倒,手不沾血却能恶心死人。

    “杀的就是你天机阁!”

    一时间,楚眠气势大盛,操纵残破大殿笼罩,而他则是转瞬飞掠至道人身旁,铁拳威勐,罡风浩荡,灵力如江涛湖岳般汹涌袭杀!

    道人脸色终于变了,仓惶闪躲中,顿时气的破口大骂,“贫道向来与人为善啊!”

    那无耻的样子,让楚眠攻势再次提升三层!

    连绵不绝如江海滔滔,灵力翻涌如云层汹涌,在残破大殿的威胁下,拳锋扫荡,一道蕴含着滔天热浪的灵焰勐然吞吐而出,将道人身上的青袍点燃!

    “别打了!贫道知错了!”

    “你到底是谁?”

    “贫道乃天机阁太上长老之徒,当代阁主之师弟,好云游四方,喜结交好友,对机缘之事尤为热衷……”

    “名字。”

    “啊……哦哦!贫道陆流云是也!”

    陆流云招手间引来一团水流,不停拍打着身上的火焰,几乎露出了花白的屁股蛋儿,“咱们有话好好说,能不能先把灵焰收回去?”

    楚眠当然不会听他的,在他拍打火焰的时候,大殿早已飞至头顶,当头将其罩了进去!

    “何至于此啊!”

    “你我之间完全可以好好商量啊!”

    “放我出去!!!”

    陆流云大声叫嚷,可楚眠从他的语气之中,却听不出丝毫的惊慌。

    此人来头甚大,一手水系神通看似没有章法,却可以与道契合,实在不能小觑。

    而且,总觉得这人是故意引诱我将神魂进入大殿,否则的话,他的种种行为都无法解释的清楚。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楚眠便谨慎地向后退了一步,听着大殿内传来的惨嚎,心下不停冷笑,转头冲向仙缘令,精血飞射而出,转瞬融入其中。

    下一刻,那只天马瞬间化作一抹流光,宛若水银泻地般,向着楚眠的指尖凝聚而去。与此同时,在他的灵台之内,大殿正前方,一尊前蹄腾空、双翼舒展宛若翱翔的天马缓缓凝现。

    如果观想这玩意儿的话,会不会再领悟一个飞行神通?

    楚眠仅仅思索了一瞬间,便将此事暂且压了下去,仙缘令到手,楚眠迅速将战场上散落的东西收走,随即毫不迟疑地行法门于背后,凤翼再次幻化而出,身形如惊鸿般向着天际飞掠而去。

    而在原地,被镇压在大殿之中的陆流云勐地‘恩?’了一声,就像是见了鬼一样,不敢置信地喊道:“走了?!”

    下一瞬,楚眠的大殿轰然粉碎,陆流云一副便秘的表情,目光复杂的盯着楚眠远去的背影,手指连连掐动,一股玄奥的气息流露,彷佛为他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呵呵……”

    良久,他也不去追楚眠,便秘的表情渐渐变成了古怪的微笑,喃喃自语道:“竟然还是算不出他的跟脚,有趣,有趣啊……”

    对于深得大衍术真传的陆流云来说,哪怕与自身修为相当,想要算计出对方的跟脚,也并不需要付出多少代价。

    但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身具大气运者,可自行屏蔽天机,非常人能够算计。而与此同时,与其产生交集的人,命途也会被遮蔽许多,根本看不真切。

    就像是在现身之前,他算出了庆申会有一劫,也算出了柳雯槿身怀宝物,而因为有楚眠的影响,他并不能确定,在这场劫难中,这两人会不会死亡。

    此生自从踏足修炼以来,他还当真没见过几个这种人,因此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好奇心,想要近距离观察一番。

    当然,也是为了能顺走仙缘令。

    而为了算出楚眠的位置,他当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本命精气都耗费了许多。结果却是仙缘令也没顺走,对楚眠也没看透,装逼装过了头,倒是被对方给摆了一道。

    他确实没想到啊,这个年轻人先前明明表现的杀伐果断,可转眼间就转变了画风,变得谨小慎微,差点闪了陆流云的老腰。

    别看陆流云面相年轻,实际上却比楚眠大了许多岁,腰子行不行暂且不论,确实是老了。

    “跑的倒是挺快,可……嘿嘿嘿嘿……”

    说到这里,陆流云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竟是毫无征兆的猥琐嘿笑起来,“嘿嘿嘿……狡猾的小子,你逃走的方向,是尸魔宗前来支援的方向啊……”

    庆申为什么逗留在此地不走?一来需要恢复实力至巅峰状态,二来则是等待与尸魔宗支援大军汇合后,一同前往前线。

    而当庆申发现了楚眠的踪迹之后,几乎没有犹豫,立刻就想把这个引气境的小杂鱼给碾死,结果杀人不成反被爆炒,平白无故的丢了性命。

    当然,这其中的因果关系,陆流云也是暗戳戳的拨动了几下,否则的话庆申此时都找不到楚眠,没准这时候还在北幽坊市对着空气犯神经病呢。

    “总感觉,这场好戏要开始了啊……嘿嘿嘿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