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长生从观想法开始 75.面对这种穷鬼,突然萌生出的负罪感是怎么一回事?

时间:2022-11-20作者:鹅不食肉

    北幽坊市,虽说地处于大乾王朝之内,但确实已经极为偏远,再向东百余里,便出了大乾地界,进入赵国的领地了。

    南域虽是五域之中最为偏僻的,疆域却同样广袤,哪怕是修炼者,有多少人都是终其一生,都未曾踏出过南域一步,正是因为这个世界,够大,够劲道!

    就连自己所在区域的传承,都把握不住,去了外面就能改头换面重新开始了?修仙者这种不乏好赌之人,可抱着这等‘逆风翻盘’心思的,大多都已经葬身于天地之间。

    而楚眠前来的北幽坊市,听起来是一个聚集了三教九流的低端修仙者聚集地,但上辈子的丰富经历,早已教会了楚眠一个平凡朴素的道理:穷山恶水出刁民。

    并不是说他们坏,只不过是限于有限的条件、有限的资源,以及有限的知识储备,综合各方面的影响,这里的朋友,民风都比较淳朴,无论说话做事,都比较崇拜优胜劣汰的道理。

    也甭管这是正理儿还是歪理儿,我的拳头大,我就是你爹;相反地,你的拳头大,你就是我爷!

    就像现在这样……

    看着面前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眼睛滴熘熘乱转着,下巴微昂间流露出几分傲意的少女,楚眠不由得心头微笑,上次跟自己这么装逼的那个女人,坟头的草也不知道有没有长出来。

    “长得倒是俊俏,你想进北幽坊市?”

    楚眠闻言颔首,无视了对方那前半句话,将淫蛟信物取出,在少女的面前晃了晃,“在下林胥,有信物在身,敢问姑娘,这北幽坊市可在附近,又如何才能进入?”

    “呸!”

    少女长的人模狗样的,说出的话却透出几分男人的狂放。勐地将狗尾巴草吐掉,用力地在地上碾碎,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姑娘’也是你能叫的?我!李佳玉!北幽坊市第一美女……唉唉唉!兄台!轻点儿,疼……”

    李佳玉话只说了半截,就被楚眠擒住了脖颈,引气境三阶的威压并不能让她屈服,然而下一瞬,眼前那明晃晃的灵焰,几乎将她的神魂烤干。

    从底层摸爬滚打的经验,让她很快便认清了形势,连连求饶道:“小女子只是赚点辛苦钱,咱别一言不合就烧人啊……”

    楚眠懒得废话,掌心之中的灵焰瞬间炽烈,李佳玉认命的大喊,“别杀我!我将所知的一切尽数告诉你就是了!”

    “不废话?”

    “不敢!”

    再多说一个字,她相信这个人会毫不迟疑地杀掉自己。原本只是想着坑个外来的修仙者,好多赚些灵石补贴家用,如今看来,还是小命比较重要。

    楚眠满意地点头,将对方放开后,灵焰化作凤凰,随即一化二、二化四……眨眼之间,便将少女团团围住,断绝了对方逃跑的可能。

    李佳玉双肩耸拉着,整个人就像是斗败的公鸡,实在想不明白,明明一个年纪轻轻的人,怎么就有这么多心眼儿?

    难不成,这人是个修为通天的积年老怪?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飞速抬头,瞥了楚眠一眼,看到对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一个激灵,赶忙指着不远处那一道绝壁道:“激活信物,前八后六左转三寸,退五进九横移,跃龙门。”

    眼见着楚眠并未说话,李佳玉忙道:“我说的自是真的!”

    “无妨。”

    楚眠摆了摆手,冲她点头道:“请。”

    李佳玉:“……”

    哪怕对方说的无差错,可如果放着现成的工具人不用,就显得楚眠很呆。至于这个工具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帅哥还是美女,对于楚眠来说,无所谓这些肤浅的外在因素,只有展现出内在价值的,才是好的工具人。

    “前辈请跟在小女子身后。”

    李佳玉在北幽坊市已经生活了许多年,也见过形形色色的修仙者,可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简直将猥琐、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

    自己不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在北幽坊市这一亩三分地里,也绝对是排得上号的美人,结果就被如此对待……这人简直是丧心病狂!

    可她还偏偏没办法,只能认命般地走在前面,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同样凋刻着淫蛟的信物。

    “等一下。”

    李佳玉身形一顿,难道对方终于治好了眼疾,发现了老娘那前凸后翘的美?

    “进入北幽坊市之后,是不是不能争斗?”

    闻言,李佳玉理所应当的点头道:“无规矩不成方圆,此地本就混乱,若是再恣意争斗,怕是早已毁灭了。”

    “好,”

    对于如此干脆的回答,楚眠分外满意,然后指了指对方腰间的储物锦囊,微笑道:“抢劫,劳烦快一些。”

    李佳玉感觉整个人的思维都凝滞了,因为进了坊市之后不能争斗,所以才在进入坊市之前,优先割一茬韭菜吗?

    做人岂能如此无耻!

    “小女子,这都是小女子安身立命之物……”

    “那只能等下一个修仙者带我进去了。”

    楚眠遗憾地打断对方的话,灵力不讲道理般浩荡而起,漫天火浪汹涌奔腾间,一只不死鸟虚影自其中展露嘹亮铿锵!

    “锵——!!!”

    威压浩然降落,李佳玉胸口起伏间,一口逆血接连喷出!脸色苍白如纸,毫不犹豫地将储物袋扔了过去,“我爷爷就生活在坊市之中,你若是杀了我,他会立刻知晓!”

    她是真怕这个神经病把她顺手给干掉,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楚眠的目光微微一顿,接过储物锦囊,在一番简单地查探过后,满是嫌弃地撇撇嘴,“这么穷?”

    储物锦囊之中,灵石钱财稀稀落落的摆放着,法器丹药近乎于无,穷的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听到楚眠的询问,少女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随即脸色羞红,咬着槽牙艰难道:“已经,不少了!”

    突然生出了一股负罪感是怎么回事?

    而且,为了这仨瓜俩枣的,确实没必要演的太过啊……

    演技与收入不成正比,楚眠也懒得再多说什么,颠了颠破烂儿一样的储物锦囊,随手又给她丢了回去,“穷鬼。”

    我!

    李佳玉的秀拳,顿时硬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