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长生从观想法开始 17.观想牢狱,封印术貌似挺能恶心人?

时间:2022-11-20作者:鹅不食肉

    修心殿中,阵法的威压笼罩在各个角落,痛苦的嘶吼声偶有响起,但大多时候,这里却安静的如同死地,没有半分活人的气息。

    修仙之路,重在修心,却总有修仙者在拥有了凌驾于凡人之上的实力之后,逐渐迷失了本性,导致心魔入侵,彷佛换了个性格,如果没有外力介入的话,轻则遁入魔道,重则身死道消。

    浩然宗的规模不大,在南域也只是属于那种可有可无甚至随手可灭的微末势力,门人弟子的数量不多,能救回来一个是一个。

    因此,进入修心殿的人,大多都是出现了异常状况的弟子。而因为宗门实力并不强的缘故,这种弟子的数量并不多。

    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因祸得福?

    如今距离倪奉天师徒之死,已经过去了三天。在这段时间里,被关押在修心殿中的楚眠,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就忍不住伸手揉揉眼眶,随即便继续缩在角落里,彷佛失去了灵魂。

    然而没有人知道的是,他的眼前早就出现了一个属性框,而他所谓的‘发呆’,也不过是在观想某件物品罢了。

    ……

    ……

    养心殿并非是提供门人弟子休闲养老的地方,而是一座另类的牢狱,虽说隔段时间都会有长老行功,为弟子舒缓心神,但在一定程度上,他们是没有丝毫自由的。

    想要获得自由?可以,向长老证明你确实已经没问题了。否则的话,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比较好。

    负责管理养心殿的是一名老者,与楚眠倒也有个一面之缘,长的白白胖胖,平日里为人和善,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经常带给人沐浴春风之感。

    此人便是当初在崇峰殿质疑楚眠的王元化王长老,在听闻倪奉天果真归西之后,最近几日笑的愈发和善了。无论见到谁,都是一副邻家老大爷的样子,就差问句‘干嘛去?吃了没?’了……

    “原本按照辈分的话,你只是徒孙辈的,但我们修仙界中实力为尊,你已经跨入了引气境,自然就是我师侄。师侄啊……”

    王元化坐在椅上,‘吸熘熘’饮了一口茶,满足地隔着长袍,拍着自己那圆滚滚的肚子,语气痛惜的道:“已经三天了,你也得接受现实了。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年华去寻仙问道。是,师伯知道,你是过不去心里的那个坎儿,觉得一片真心都喂了狗。但……”

    说到这里,长叹一声的他,嘴角的笑意却再也忍不住了,向着胖脸的两侧蔓延。

    想到自己的身份,倒也不好明目张胆的去嘲笑,假意咳嗽着继续说道:“咳咳!恩,咳!但是!师侄,你资质极高,悟性也是不差,自然是明白,修仙界并非一片祥和,虚伪的皮囊之下,隐藏着的却是极多的龌龊。你师父他……”

    “他早已肮脏了,也市侩了,就连灵魂都已经不纯粹了。你师父他……不道德啊!”

    抱膝蹲在角落的楚眠,闻言身体一抖,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这死胖子是敌人派来试探自己的吗?要是刚才一个没忍住破了防,那乐子可就大了。最起码‘尊师重道’的标签就会崩塌。

    这个时候,按照正常逻辑来说,应该要装作发怒的样子了。

    楚眠任凭观想法继续观想牢狱,而他的表情已经适当地调整到了恼怒的频段,可他还没来得及怒斥,就见王元化延续着先前的话题说了起来,痛心疾首的样子,就彷佛倪奉天挖了他家的祖坟一样。

    “不止不道德,而且还妄为人师!臭不要脸!仰仗着会一手独门炼丹术,连我们这群长老都不放在眼里!他简直是修仙界里的败类!浩然宗里的蛀虫!师伯早就知道你师父有大大的问题!他……”

    王元化还在叭叭,楚眠却几乎已经破防了,打断了对方的喋喋不休,嘶哑着嗓子低吼道:“憋说了!”

    为了压下心中的笑意,情急之下,楚眠把‘别’都给说成了‘憋’,差点给他整的不会了……

    然而这一嗓子,还镇不住王元化。

    这三天的时间,楚眠已经基本了解了王元化的性格,见对方眉头皱起,就知道要开始长篇大论了。生怕再次进入死循环的楚眠,抢先道:“长老,弟子其实已经想明白了,只是心情郁郁,因而显得有些颓废。过不几日,也就能自行看澹,还请长老……”

    收了神通吧!

    我在这待了三天,都学会抢答了啊……

    最后这几句楚眠并没有说出口,而是话锋一转,言辞恳切的道:“长老,弟子深知浩然宗不易,师父负我,但我并不会将怨恨发泄在浩然宗的身上,您无需担心弟子走偏,做出危害宗门的事情。”

    这话说的大义凛然,倒是让王元化给听的呆了,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宗门哪哪儿都不好,唯一的好处也许就是对于小修士的看重了。

    若是接连失去两个引气境的修士,浩然宗伤不起……

    真就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不道德的老师,偏生教出了你这么一个知书达理的弟子,时也?命也……”

    “你,真的想通了?”

    面对王元化的疑问,楚眠郑重地点头,眼神真挚,“弟子通了。”

    “……那好吧,既然想通了,便离开养心殿吧。对于你今后的安排,宗门之中也在商讨中,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这说话的语气,还带着几分可惜的味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么喜欢说教的吗……

    不过,现在就走?

    瞄了一眼观想进度,已经达到了88%,还差一点点就能成功,楚眠并不想放弃这个观摩的机会。

    每当想起先前对林雨柔出手的时候,浑身瞬间被封印,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道劲芒正中自己的眼眶,楚眠就感到一阵心塞。

    先前为了摆脱倪奉天的控制,着重提升的是魂魄手段,其他的手段还是太过贵乏。

    封印类型的术法就挺对楚眠胃口,能把人恶心的吐血。

    于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的楚眠便有了新的追求:通过观想牢狱结构,看看能不能领悟一门封印的本事,如果成功的话,那简直赚大了!

    看着马上完成的进度条,楚眠暗中嘬着牙花子,迟疑道:“此事不急,还请长老先听弟子一言。”

    不能走,最起码今天就赖在这里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