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长生从观想法开始 10.我愚蠢的小师弟啊……

时间:2022-11-20作者:鹅不食肉

    这种人,每多活一个呼吸,都是对于‘师’这个字的侮辱。

    算计来算计去,最终算计到自己徒弟的头上,要用徒弟的性命来延续自己的修仙之路,传出去还要不要这张逼脸了?

    哦对不起,对方既然敢这么做,就不会让消息走漏。

    “你早就计算好这一步了?以身为饵,着实有胆量。”

    眼见着被包围,倪奉天不停思索着对策,同时用言语拖延着时间,以求能够获得逃脱的机会。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楚眠压根儿就不接对方的话,十八枚失神刺从各个方向,刺向倪奉天。

    反派死于话多啊,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反派。

    自己唯一的优点,就是非常有哔数。

    “你!”

    倪奉天简直气炸了,自己怎么就收了这么一个弟子?这性格到底随谁啊!

    危机感汹涌而来,倪奉天暴喝一声,魂魄瞬间爆发出耀眼光芒,其上有虚幻的雾气缥缈,凶戾气息冲天而起!

    楚眠都惊了,“这就是,爆发小宇宙的威力吗……”

    十数枚失神刺接踵而至,在倪奉天魂魄最为光彩夺目的那一瞬间,先后洞穿而过。

    “您也不懂魂魄攻击之法啊,搁这凹啥造型呢。”

    一身实力连半成都没有发挥出来,直接就被扎了个透心凉。这个结局,在他选择将魂魄脱离身体的那一刻,就早已注定。

    我和你细节操作拉拉扯扯决定噼开,为什么我们的输赢还是没有例外……

    “嗬……嗬……”

    倪奉天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开口,原本就已经虚弱至极的魂魄慢慢逸散,双眼也逐渐变得没有了神采。当楚眠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就像是一阵轻烟,消散在了原地。

    求仙问道一辈子,最终求了个寂寞,问了个虚无。

    “啊,师父,您老人家一路走好……”

    楚眠默默地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随即反应过来,轻轻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在东方神话世界中,画你妹的十字架啊!咱东方老爷们儿不信这一套!

    ……

    湖边,绿柳林荫下。

    斑斑点点的光线落在老龟的壳上,神情自若中,带着几分享受。某一刻,它的嘴巴微微咧开,露出满口尖牙,那表情无论放在何时何地,都透着一股子邪性,足以令人噩梦连连。

    “嗬……”

    类似于喘息,又像是叹气的声音攸然响起,回荡在林中,就像是有种魔力般的,鸟兽在这一刻尽皆失声。

    将脖颈伸出,百无聊赖的又瞥了一眼丹极堂的位置,眸子开合间,流露出几分似人的笑容。

    恬澹、温暖,宛如老父亲。

    接着,四肢探在地上,缓缓向着湖水中挪去。

    这就完事了啊,孩子长大了,可以自行解决很多事情了。

    ……

    丹极堂下方的密室中,重新掌控了身体的楚眠悠悠转醒,原本以为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大战,却未曾想会以这种草率的方式落幕。如今摆在他面前的,就是该如何向宗门交待了。

    对于此事,他早有准备,倒也不是太着急。师父他老人家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还总是剧咳。毕竟也是师徒一场,楚眠自然要执行做弟子的本分。

    看着躺在地上,逐渐冰凉的尸体,楚眠满是怀念的轻叹着,“师父啊,小师弟与您情同父子,稍后我就把他送去见您,伺候您端屎端尿。唯有如此,也算是尽了咱的一份孝心。”

    眼中氤氲着雾气,似乎随时都会潸然泪下,楚眠心情低落的跨过了倪奉天的尸体,一拳击碎了阵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密室。

    阳光明亮,似妩媚的娇娘,将所有的热情倾泻到身上,令他宛若新生。

    那一对儿野狗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正冲着楚眠摇着尾巴,‘哈哈’地吐着舌头,像是在庆祝他旗开得胜。

    楚眠忍不住笑出了声,对着他们虚踹一脚,语气却满是轻松宠溺,“行了行了,等我处理完了接下来的事情,然后再喂你们吃东西。”

    野狗已经来了半年有余,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犊子养了这么久,突然就不养了,于是流浪到了药柳谷。楚眠对它们倒也没有什么偏见,说实话他还挺喜欢狗的,于是隔三差五的就给它们投喂一次,其余的时间,它们都是自行觅食。

    时间久了,倒也互相了解了,相处的还算不错。

    “同样都是养了半年,这白眼狼确实比不上野狗。”

    楚眠一边吐槽着,一边向着盗版叶凡——叶不凡的闭关之地走去,身后两条野狗跟随着,若是再在脖子上挂一条大项链,活脱脱就是一派地主老财的做派。

    叶不凡的闭关之地离着此地并不远,不足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门外,防御阵法氤氲间,晃动着七彩的荧光。

    “小五行颠倒阵,这老家伙还挺舍得下血本啊……”

    楚眠摩挲着下巴,突然嘿嘿一笑,绕到了阵法侧方,踩着奇诡的步调,靠近三丈,又倒回两步,随即向又转身,眼前的景象倏然一变,阵阵白雾升起,将视线遮拦。而他却丝毫不慌,甚至还有时间品评论足一番,“恩,这阵法就很草率嘛!”

    说着便闭上了双眼,向前踏出十二步,抬脚,迈步。

    “踏——”

    脚掌与青石台阶相交,发出略显沉闷的响声,而这声音落在楚眠的耳中,却宛若天籁。

    随即,

    右脚抬起,再次向前跨出一步。

    “踏——”

    “遍览人间日月,扶摇九天风云。试问路人何忧?悲叹!一片真心喂了狗。”

    “啊!”

    楚眠脚步略微停顿,“好湿,不对,这应当……是词?原来我竟然如此优秀。”

    一番自娱自乐式的夸赞后,他的手臂抬起、平伸,轻推,睁眼,一条龙的流程下来,心情已经平复下来,温暖的笑容重新挂在了脸上,那双如同星辰般的眸子,直视前方,浅声道了一句:“啊,我愚蠢的小师弟哟,为兄来送你上路了……”

    房门大开,迈步而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