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三百九十五章:饥不择食

时间:2018-04-19作者:月恒

    ..九尾狐妃千千岁

    两人从小道经过小河,又从小河直穿过去到达了一片小树林。

    伏诗娴受过重伤,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奔跑,最后气喘吁吁得靠在树干再也动弹不得。

    楚眉灵蹲下身子,用手绢替伏诗娴擦了擦冷汗,笑着问道:“累不累?”

    伏诗娴看着她的唇角的笑容,后背突然升起了一股冷意,让她不自觉得后退两步:“你,你为何要对我那么好?”

    楚眉灵捂唇轻笑,笑声犹如玉珠落盘,清脆好听,却没有一丝温度。等笑够了,她突然问道:“罗伊山的景色很美,伏公主喜欢那里吗?”

    “罗,罗伊山?”伏诗娴缓缓站起身子,目光闪过一道恐惧,看着眼前这双熟悉的凤目,她指着她问道:“你,究竟是谁?”

    楚眉灵抬手轻轻挠了挠眉心,又抿了抿唇,看着她回道:“你猜?”

    “你,你是洛宛灵?”伏诗娴的脸色已完全煞白,双膝发颤。“你想知道?”楚眉灵挑眉,手掌一翻,快速幻化成白色狐爪,她面带愧疚之色,轻声叹息道:“罗伊山风景虽美,可惜我没有时间将公主送去那里,心里实在有些愧疚。不过,一事归一事,我有样一东西落

    在你的体内了,如是我没有忘记,你的神元是我用妖元滋养的吧?”

    伏诗娴脚步连退数步,死死得盯着楚眉灵,双唇剧颤,连连摇头:“不,不可能!她已经死了!她是被修罗刀杀的,人魂惧灭!”

    伏诗娴虽怕,但不能就这样送死,她在慕容惊澜面前不敢动用灵力,但眼前只是一只单尾狐,她没必要坐以待毙了。

    可当她想要催动体内的火灵力时,筋脉传来一阵剧痛。

    “差点忘了告诉你,你中了毒,不能催灵力或者内力……”楚眉灵眨了眨眼,一脸得无辜,又摊了摊手道:“我没骗你,饭菜里是没有毒,我只是把毒渗透在那块手帕上,毒就顺着你的肌肤进去喽。”

    “小洛,你又调皮了!”南宫烈突然出现在她身边,他斜靠在树干,修长的食指轻挠眉心,笑着道:“还学我动作!”

    “小洛?”伏诗娴的心一颤,惊骇得跌坐在地上,早已面无人色,指着她道:“你,你真的是洛宛灵?你,你是鬼!不,你是人,你根本没死!”

    她既怕又恨,像是疯了一样。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迷雾吹过,南宫烈下一刻就将楚眉灵扯到了身边,另一手捂住她的口鼻。

    这迷雾有毒!楚眉灵定睛一看,从迷雾中走来一个身姿小巧又亭亭玉立的女子,她瞧上去和她年纪相当,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扑闪扑闪,鼻子秀丽,不过她的唇的弧度却和南宫烈的极其相似,有凌有角,瞧上去带着几分

    邪气。

    楚眉灵一拍脑袋就想起来了,她是南宫烈唯一的掌上明珠南宫梅儿。

    她是他先夫人所出的女儿。记忆中的她聪慧伶俐,又有些顽劣,喜欢把玩各种毒物,所以在神界被称为“小毒物!”

    不过,这小毒物却是她的好友,特喜欢缠着她!

    “小洛姐,你回来都不告诉我!”南宫梅儿言毕又打了一个响指。

    不一会儿功夫,从不远处走来许多身上长着脓包的乞丐,他们个个目露淫光,朝着伏诗娴走去。

    伏诗娴中的迷雾含有春药成分,此刻她浑身滚烫,却目露惊惧,不断向后退,“不,不要,不要过来!滚!滚!”

    楚眉灵很快就会意,抽搐了一下唇角。

    “听爹说这个贱人居然欺负你!我不给她点颜色瞧瞧,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恶气!”

    南宫梅儿拍了拍手掌,正要下令却被南宫烈揪住耳朵:“谁准你过来的?滚回去!”

    “疼!”南宫梅儿愤愤得拍开他的手,随后小脸又堆满了笑意,在他耳边悄悄道:“爹,小洛姐姐既然恢复记忆了,那你赶紧将她追到手啊!反正我只要她做南宫氏的主母,我的小娘!其他人都不要!”

    南宫烈皱眉,恨不得将这小丫头一掌拍飞。

    南宫梅儿最怕的就是南宫烈,见他脸色此刻杀气腾腾,吓得脸色一白,嗖得不见了踪影……

    楚眉灵并没有听到这对父女的对话,她看着伏诗娴被众乞丐欺辱,厌恶得皱眉,淡淡道,“我不想观看恶心的画面。”

    南宫烈会意,揽住她的腰后足尖轻点,一眨眼就飞到了不远处的高枝上,这里既能听到隐隐约约传来的惨叫声,又能看到那依稀模糊的画面,十几个男人正围着伏诗娴进行残虐。

    “快乐吗?”南宫烈偏头问她,并递给了她一壶酒。

    楚眉灵打开瓶盖喝了一大口,淡淡回道:“没什么感觉。”

    “那看到慕容惊澜痛苦,你快乐吗?”南宫烈看着她的侧脸又问。

    楚眉灵蹙眉,像是认真的在考虑,良久后她偏头看向南宫烈回道:“我好像不知道。”她从不对南宫烈隐瞒想法。

    当她看到慕容惊澜因为失去孩子而痛苦时,她并不觉得快乐。当他抱着她痛哭时,她的心好像也在隐隐抽痛……

    可同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充斥着她全身的血液,让她觉得呼吸畅快!

    南宫烈并不惊讶,他从衣侧取出一面小镜子递给她:“你每次伤害他以后就照照镜子,那时的第一个表情就是你内心的真实反应……”

    楚眉灵抽搐了一下唇角,将镜子扔回到他怀里,怒骂:“有病!他不怀疑我神经病啊?”

    “哈哈!”南宫烈爽朗得大笑,抬手敲了敲她的脑袋,调侃道:“你真逗,连痛苦和快乐都不知道!还说我有病?”

    未等她回答,他皱眉又想了想,自言道:“这感觉像不像被他强要你?”

    “你!”楚眉灵气疯了,对着他狠踹一脚,怒骂道:“你为老不尊!滚!”

    南宫烈灵活得躲开,跃到她上方的枝桠,在一壶美酒灌入咽喉后又问道:“嫣儿的事情你问她了吗?欠你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咱们猫捉老鼠慢慢玩。”

    “她不愿意说!”楚眉灵看向不远处正在痛苦中挣扎的伏诗娴,突然拍了拍脑袋轻叹:“我糊涂了!我应该先威胁,说不定能套出那嫣儿在何处!”“没事。她不说,我们就慢慢查,岂不是更好玩儿。”南宫烈将手里的镜子又扔给她,很认真得对她道:“拿着,下次试试,真的很管用。比如他痛苦的时候,你就悄悄拿镜子照照自己,看看是什么表情。一

    看就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不爱了。”

    楚眉灵这回没推脱,将镜子收回到衣侧,随后看向不远处,“走吧,差不多了!该去取神元补补身子了……”

    “那女人的神元你也要?你也太饥不择食了吧?”南宫烈很鄙视得瞥了她一眼。“是!我饥不择食!我才一条尾巴,不吃点东西补补,最后一战怎么斗?”楚眉灵翻了一个白眼,随即跳下树枝,朝着伏诗娴的方向走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