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三百五十四章:你是真小人

时间:2018-04-19作者:月恒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将她抱回了宫殿,先给她洗了温水浴,又将她晚上的汤药和饭菜递给她。

    她就像一个乖孩子,从他手里接过苦药后就一口气喝完,然后又狼吞虎咽的吃饭。“来,吃点鱼,骨头都剔干净了。”他夹了一块蒸鱼送到了她的碗里,又开始自言:“御医说你妖元受损,最好每日都要喝粥饮汤。可这样吃上几天,胃里一定空落落的。所以今晚就吃些饭菜,明日再喝粥。

    ”

    她点了点头,又将面前的蒸鱼和清炖胭脂雪全部吃干净。

    “既然不想去山谷,那就早些睡,我还有些奏折要处理。”他将她一把抱起,送回了床榻,又在她眉心习惯性落上一吻,低声道:“若是有事找我,就用通灵境,我很快就回来。”

    楚眉灵没有回答,像是睡着了。

    慕容惊澜去了书房,疲惫得揉了揉眉心,回忆今日下午的事,他恨不得杀了自己!他的情绪越来越容易失控,他的欲望心越来越强。

    他明明知道这是月如染的嫁祸,明明知道那男子是她的死士!可他还是愤怒,愤怒她真的想要离开他,愤怒她竟愿意和凌亦封生死与共!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怀疑过她对他的感情,他一直坚信她的离开是因为在意他的身份,他是灭她族人的凶手!可当她愿意和凌亦封死在一起时,他的脑子轰然炸开!

    不过不管如何,月如染留不得!他已提醒过她,给过她机会!

    正当他准备写诏书赐死时,星墨抱拳进门:“陛下,卫将军求见。”

    “宣!”慕容惊澜浅浅吸了一口气,从方才的痛苦中缓过来。

    卫哲是神界边疆的护国大将军,他的神术在神界位于前十!具有五行通灵根!他的性子刚烈,不畏皇族,眼中只有保住神界子民这一个念头。

    所以,他进门后连跪礼都没有行,只是抱拳将手中的盒子呈了上去,急声道:“陛下,这是血封邪霜!出现神界边境的平民区,情况紧急,许多百姓的性情大变,甚至有生啖人肉的情况出现。”

    他身穿紫金掩心甲,五官如刀刻般分明,一双眼睛明亮有神,闪烁着不屈的光芒,满头银发不仅不显老,反而给他增添了几分邪魅。

    “什么?”慕容惊澜眉心紧皱,快速转动玉扳指,看来月天成今天是故意隐瞒情况。告而不报实,实为虚也!所以,月家八成与这件事有关。

    月如染暂时还不能杀,因为她是最容易拿捏的棋子。

    “陛下,我们要尽快找出它的来源处!还有它是通过什么方式摄入百姓的体内。为何只存在平民区,而各大家族尚且未出现。”卫哲的神色焦急。

    “这种东西早在几十万年就被彻底销毁!并且毁灭了全部母体!”慕容惊澜的食指轻点桌面,突然问道:“边境可有南宫烈的人?”

    “陛下英明!臣的死士在前不久发现南宫烈的长子南宫信,并暗地里跟踪他,可前两天失去了音讯。”卫哲的神色突然变得低落。

    “南宫氏的人都擅长隐身术,跟踪南宫信无疑就是送死。”慕容惊澜抬头看了一眼卫哲,淡淡道:“这件事先封锁,重新拉一条边境线,将性情大变的百姓封在边境外,朕等春猎过后会亲自来查。”

    “是!”卫哲领命,紧接着又报:“陛下,臣的死士一直潜在人族,他前些日子告诉臣。启圣国国君向启耀国开战!启圣国大捷!但是……”

    “但是如何?”慕容惊澜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一切都在命运安排中,人皇有强烈的欲望,必定能一统人族。百万年前出现的人皇是人族的福气。天下一统之后,百姓们过上了几万年的和平日子。

    但也有记载,在百万年出现的人皇心性残暴,随意杀戮人族百姓,甚至用他们的灵魂铸造灵魂兵器,向当时的玄族,也就是如今的神族挑起战争。六界生灵涂炭!

    “启耀位于西域,民风开放,可他们也是豪爽之人,输了就愿意投降割地。可是启圣帝却将降兵屠杀!整整三万人被活埋!”卫哲说到这里,连语气都变得愤怒。

    整整三万人!人族这一场血洗,不亚于任何一场战争!

    慕容惊澜的脸色微变,是他大意了,早应该看出秦玉珩是个暴君,可如今他无分身之力,神族的事还未解决,如何去人族扳倒他。

    “陛下,要不要派人去人族?”卫哲抱拳问他。

    “朕自有办法,你先按照我说的去做。”慕容惊澜命他离开,又命星墨将桑离带了上来。

    桑离垂着脑袋被人带进了书房。他的心里思量着,陛下为何只带他来?难不成早看他不爽,想将他赐死?

    一想起今早慕容惊澜发狂的模样,他浑身都在颤抖,可同时内心又无比愤怒!他最疼爱的丫头被这暴君囚禁,他却无法救她出来……

    “奴才叩见帝师,啊不,叩见陛下。”桑离在慕容惊澜面前跪地行礼。

    “桑离。”慕容惊澜轻唤,语气无比温和,不带一丝杀气,“在你们三人之中,朕最想杀的人一直都是你。”

    桑离的心简直要跳出喉咙,抽搐了一下唇角,舌头有些打结,“谢陛下不杀之恩。”

    “知道朕为何要留你吗?”慕容惊澜起身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得看着他。

    桑离眨了眨闪亮的杏眸,摇头道:“奴才不知。”

    “因为你是小人!”慕容惊澜不禁轻笑,并弯腰在他耳边道:“是既聪明又圆滑的真小人。这样的人才,朕舍不得杀你。”

    桑离感觉到他身上带着的强大气场,明明是一句极轻的话,却令他从灵魂深处感觉到害怕。

    “朕现在遇到了难题,想请你给朕出个主意。”慕容惊澜伸出修长的食指在他脑袋上轻轻点了点,低声道:“记得要用你小人的心思。”

    桑离浑身起鸡皮疙瘩,立即回道:“是,奴才必定肝脑涂地,为陛下分忧。”

    “这问题很简单。”慕容惊澜起身,一双清眸已染上了残酷的杀意,温声道:“朕想要月如染死,但在她死之前却心甘情愿做朕的牵线人,将月家的事清清楚楚得告诉朕。”

    “什么?您要杀月如染?”桑离大惊。这是什么情况?他不是最爱她吗?

    “别惊讶。朕从头到尾就没爱过她。本想留她性命,保她尊者之位,以报救命之恩。可她心思歹毒,再次加害灵儿。”

    慕容惊澜的双眸迸发出愤怒的光芒,冷声道:“所以,朕不想再留她。”

    桑离眨了眨眼,一时半伙儿没回过神。慕容惊澜爱灵儿?为了她要杀月如染?“可有法子?”慕容惊澜轻轻声又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