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三百四十九章:他的可怕

时间:2018-04-19作者:月恒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什么?”月如染倒吸冷气,颤声道:“这不可能!”

    “可还记得你亲自送神脉钥匙?”慕容惊澜勾起一抹浅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道:“如染,朕早已想压制月家了。”

    “难道你……”月如染睁大了双眼,连连摇头:“不,不会!你不会那么做……”

    难道他派人跟踪她?得知了神脉钥匙的所在之地?

    “光有钥匙当然不成。”慕容惊澜笑,看着眼前这张清秀的脸,清楚得说道:“你还记得前几个月暴毙的四叔?其实他早就是朕的人了。”

    “你的人?”月如染的脑子轰然炸开。从未有过的恐惧席卷全身。

    她的四叔月天云曾以命相救她的父亲月天成。所以月天成对他格外好!四个月前月天云得了一场大病,月天成先去取钥匙,继而去了神脉处祭拜祖宗,并借用了其中一个祖宗的神元祭替月天云疗伤。

    “原来!原来几千年前你就开始计划扳倒我们月家?”月如染的身体因为害怕而完全僵硬。

    “所以,你不要试图用月家来威胁朕。”慕容惊澜松开了覆盖在棉被上的手,指尖轻轻划过她心口处的伤痕,低声道:“更不要真的爱上朕,因为朕根本没有心。”

    他的心在他母妃死了以后就消失了。他杀人不需要理由,只需要目的。

    “那她呢?你为何对她动了心?”月如染轻声问他,可声音还在颤抖。

    当他一个温和的眼神投过来时,她害怕得想要向后退。

    慕容惊澜指了指心口,回道:“因为她就是朕的心脏。”她在,他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有喜怒哀乐!这不是心,又是什么?

    在寂静了片刻后,他一脸衣袖起身,淡淡道:“好了,朕想要说的都说完了,你好好养伤。”

    言毕,他便向着门口走去,空气里似乎还留着他的余香,还有他周身散发的寒冷。

    伏诗娴进了门,她见月如染就如同死人般躺在床榻,毫无生气,急声问道:“陛下方才究竟说了什么?”

    “他疯了……”月如染撑着一双眼睛看着天花板,声音沙哑。

    “他真的要封那个贱人为神后?”伏诗娴的脸色也顿时煞白,口中第一次用了不雅之词,脸颊都因为愤怒而变得僵硬:“那贱人是不是给陛下下了媚蛊?”

    “媚蛊?”月如染深深喘了一口气,那双绝望的双眸像是重新有了生气,喃喃自言道:“对,对,一定是她给陛下下了媚蛊。否则陛下怎么会这么爱她?当年的洛宛灵也没有得到这样的恩宠!”

    当年的慕容惊澜为了皇位,只是封了洛宛灵为贵妃,位再高,不过是妾。

    可凤灵就不是了!她即便和他人私奔,即便被证明是细作,他竟还是如此宠爱她?

    “等等 ,等等!陛下是不是真的疯了?他不是给那贱人赐毒药了吗?怎么又要封她为神后?”月如染已有些语无伦次,面色一片茫然。

    “我方才已经派人去问了,根本不是毒药。”伏诗娴说到这里,脸色已变得青紫,咬牙启齿得道:“那是一碗暖宫的补药,还加了……”

    “还加了什么?”月如染睁大了双眼问她。

    “还加了一些不知名的高阶草药,但有几味我认识,是炼制春药的原材料。效果阴毒,懂我的意思?”伏诗娴停下了话音。

    他在她心目中清冷如谪仙,有着睥睨天下的孤傲和尊贵,任何人都入不了他的眼,这世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配得上他!可他竟然做出这种事?

    不说这件事有多荒唐,在她看来,这是他自卑的表现。她千算万算,没算到他会爱那贱人爱到这种地步!

    月如染自然也了解她口中的话是何意,她费尽心机证明她冥爷派来的细作,可到头来她的惩罚竟是两夜的恩宠和神后的封号。那她算什么?他的妾吗?

    “公主,尊者。”

    她们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她是伏诗娴养的四大死士之一的女人,名为轻影。

    “本公主派你去调查的事,调查得如何了?”伏诗娴一双温柔的杏眼落在她的身上。

    “回公主,我们已找到姜老的屋子,姜老虽不见了踪影,但我们却找到凌亦封画的字画!还有几只铁质的蜻蜓,请您过目。”轻影将字画和蜻蜓递了上去。

    伏诗娴看了一眼字画,眼中尽是嘲讽,冷声道:“看来并不是我们嫁祸那贱人,而是那贱人早已和人有染!”

    月如染看了一眼字画,上面画着的竟是凤灵,旁边还提着几句情诗。

    “月姐姐,这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伏诗娴看着月如染,眼中的狠厉掩也掩不住,“既然陛下不杀她,我们又不能动一丝一毫,那我们就让她……”

    她的话音微停,笑着道:“自杀!”

    皇宫书房殿

    慕容惊澜正伏案批阅奏折,他离开了整整十二年,慕容永睿倒是没让他失望,朝政打理得很妥当,事无巨细得将其记录。

    “皇兄,这几年发生的重要事件全部在里面了。”慕容永睿跪地,抿了抿唇,像是下了决心般,拱手道:“陛下,求您给慕容烨一次机会,臣弟一定会好好管教他!”

    慕容惊澜搁下笔,微微抬头,笑着问道:“何以这么说?朕又没说要罚他。”

    “陛下!烨儿性子冲动!以为一股子狂热劲儿就是男女的情爱,可他并没有做出大逆不道之事,那一天他在学院的假山后睡着了,并非如外面传说的那样,更没有……”

    “这件事,朕已查清楚了。以后不必再提。”慕容惊澜对着他微微抬手,示意他起身,继而笑着:“过些日子,让烨儿和良弓的孙女儿完婚,即便成了亲也可以继续完成学业。”

    慕容永睿一听,立刻道谢:“皇兄宽宏大量,臣弟感恩不尽。”

    “对了,血玫瑰的事查得有何进展了?可有一些头绪?”慕容惊澜转移了话题,神色恢复了肃然。

    “回陛下,血玫瑰一案和地下黑市有关。烨儿上回和我说,他在黑市下方见到了冥爷和练兵场。可是冥爷神出鬼没了。我们根本无从查起。”

    说到此处,慕容永睿再次跪地,从空间首饰中取出了摄政玉玺,并双手奉上,笑着道:“陛下如今回来,臣弟也没有可担忧的了。这血玫瑰的案子还是由陛下亲自去破。”

    慕容惊澜接过摄政玉玺,在手中把玩了两下,温声道:“传令下去,十日后宫中举行春猎,八大家族的嫡系子嗣全部都要出席。”

    “难道陛下怀疑冥爷是八大上古家族里的人?”慕容永睿瞪大了双眼,迎着慕容惊澜沉冷的双眸,他立刻磕头退下:“臣弟先告退了。”

    他刚后退就与急匆匆进来的宫婢撞了个满怀,此宫婢不是他人,正是楚眉灵曾经的贴身丫头,霜儿。他昨夜专程派人将她带回神界。

    “她何时醒的?为何不早些来唤朕!”慕容惊澜的语气微怒,早已快速起身往门口走去。

    琉光天玄殿是慕容惊澜的寝殿,从书房到寝殿需要步行两株香的时间,可他不到半柱香就到到达了。

    一推门就见她蜷缩在床的角落,只穿一件单薄的白色寝衣,长发披散在两肩,肩膀微颤。

    “你们就是这么照顾她的?”他偏头对着跪了满地的宫婢太监怒问。几个宫婢吓得说不出来,倒是年长的太监颤颤巍巍回道:“陛下,娘娘她不让奴才们靠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