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二百七十五章:怎么可以怀疑是她

时间:2018-04-19作者:月恒

    “凌大人,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楚眉灵看着他深邃的双眼,努力从记忆中寻找,可惜什么都没有。

    所以她又低叹:“不过,又好像不认识。”

    “容颜变了当然不认识了。”凌亦封的声音有些飘渺,融合在雪中透出了一些沧桑。

    “容颜变了?”楚眉灵眨了眨眼,有些不理解。

    “嗯。”凌亦封喝了口烈酒,突然抬手指了指心口处,声音沙哑低缓:“可是这里永远不会变。”

    借着月光,楚眉灵居然看到他的眼眶有些湿润。

    “你又想到她了?”楚眉灵用手肘推了推他,又指了指他的眼睛,低声道:“你,你该不是哭了吧?”

    “嗯,想她了。”凌亦封点头,用袖子擦了擦鼻子,一会儿功夫又是笑容满面。

    在两人沉默了片刻后,他看着眼前越落越大的雪花儿,轻声道:“你哪天若是觉得痛苦,痛得活不下去,我叫你念两句心经。”

    “是什么?”楚眉灵问他。

    凌亦封轻轻吸了一口气,回道:“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楚眉灵轻轻念了一遍,继而又问:“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什么意思。在那一年,我想跟着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一个老和尚教我的。他说,有一天我自然会明白。”

    他的声音很轻,比这落雪的声音更要悄无声息。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楚眉灵闭着眼又重复了一遍。

    凌亦封轻轻拍去她肩膀上的落雪,指着不远处的马车,淡淡道:“他来接你了,我先走了。”

    “凌大人?”楚眉灵回头一看,他已没了踪影,只剩下浓烈了酒味,和雪地上一壶已喝尽了酒壶。

    楚眉灵刚跨上马车,寒倾澜就扯过她的手臂,拉入了他的怀里,暖暖的大衣已披到了她的身上。

    “在生我的气?”他用白皙修长的指尖轻轻划过她眉眼。

    她沉默,又闭上了眼。

    寒倾澜轻叹,低声道:“不让你跟着是因为担心宫外的埋伏会伤到你。”

    他的声音有些暗哑,却富有磁性,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颈边,让她不自觉得皱眉。

    寒倾澜见她皱眉,立即倾身而下,炽热的吻准备落下去。

    楚眉灵的头一偏,躲开了这个吻,随后又将他推开了些。

    而这一躲,彻底点燃了寒倾澜压抑的怒火,下一刻就紧捏她的下颌,滚烫暴躁的吻再次落下,她越推,他吻得更加疯狂,甚至

    用力扯开她的衣带。

    “寒倾澜,你疯了!”楚眉灵用力挣扎。

    可没用,他真又发疯了,竟用腰带将她的双手捆了起来,手掌再次紧握她的俏脸,温和的声音却透着冰冷的寒气:“我说过,我

    是疯子。”

    简单几个字落下,她的衣领已扯开,略带粗粝的掌心覆上了她肌肤,而她的双腿也被他固定住,根本无法挣扎。

    她心里又恨又怕,若是在这里要了她,她算什么?真的是她的宠物吗?还有没有一点尊严可言!

    她咬着牙,恨声道:“寒倾澜,自始自终你就没爱过我,你只是将我当成你的禁脔!”

    寒倾澜的吻一停,看着她愤怒的凤目,嘶哑着嗓子问她:“不爱?那谁爱你?凌亦封吗?慕容烨?还是那个废物秦玉珩?”

    他肌肤下的血脉正在疯狂流动,浑身燥热无比,痛得他恨不得将血脉一根根割了!可这些个痛算得了什么?

    她看凌亦封的眼神如此温柔,又那么安心,是对他从来没有过的。

    他的占有欲越来越强,根本不受控制,一想方才他们靠在一起的那幕,让他浑身都在颤抖!

    “是,他们都比你爱我,那又如何?”楚眉灵羞愤得紧握拳头,目光中尽是愤怒和恨。

    “好,他们都比我爱你!”寒倾澜怒极反笑,彻底撕开她的衣服,一双温和的双眸此刻却嗜血如魔:“楚眉灵,从今开始,你就是

    我的禁脔!”

    这句话落,他已撞进了她的身体,又强迫她与他对视,声音因为欲望而嘶哑:“你可以杀我,一刀子杀了我!不用这么处心积虑

    !但你若敢对他人动心,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她疼得皱眉,身体仿佛被撕裂,可她的心更疼,他说什么?她处心积虑要杀他?

    她恨不得以命相护,又怎么会杀他?难道他怀疑透出消息的人是她?

    “我没有!不是我!”她急声为自己辩护。没有就是没有!若是他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他们之间剩下的还有什么?只有情欲吗?

    “没有?”寒倾澜轻笑,看着眼前这双令他一步步沦陷的凤目,心口的地方痛如火灼。

    他能活到现在,这双手杀过多少细作,多少叛党?如今他排除了所有的人,剩下的唯有凌亦封和身下的女人!

    凌亦封做事谨慎,不会蠢到将自己暴露出来!

    剩下的只有身下的女人,可他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没有!真的没有!”楚眉灵摇头,因为疼痛,她的声音有些嘶哑,带着发颤的哭音。

    在他惩罚式的侵犯下,她的身体瑟瑟发抖却无法反抗,羞耻的眼泪顺着眼角缓缓落下。

    听着她发颤的声音,寒倾澜深吸一口气,终于停了下来,看着满脸泪痕的脸,他抬手擦去她的眼泪,低声道:“再说一遍!我想

    听!”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她哭着摇头,眼神就如同惊弓之鸟。

    寒倾澜见她如此,所有的怀疑,所有的怒火统统烟消魂散,他怎么可以怀疑是她?他真是疯了!

    他将她紧紧搂进怀里,轻抚着她的后背,不断得应道:“我信你!我信你!不哭!”

    寒倾澜见她抖得厉害,恨不得抽自己耳光子,但又不可能现在就停下,只能不断得宽慰,又不断得亲吻将她安抚下来后才重新

    开始占有。

    他的森罗又在这次欢爱中压制了下来,可他知道,再如此下去,即便巫马君也束手无策了。

    “是谁在驾马车?”

    她的心肠软,见他如此,很快就忘了痛,心里虽委屈但还是选择了原谅。

    “无人驾马车,这马有灵性。”寒倾澜轻咳一声回她。

    楚眉灵想到了什么,轻声道:“你要小心曹少真,他不是普通人,很有可能是南宫氏派来的!”

    “曹少真?”寒倾澜挑眉,心里暗想,难道那内鬼是他?可他又不是他的身边人。

    “嗯。”她点头,随后将曹少真的话告诉了寒倾澜。

    寒倾澜一挥袖将她化成了小狐狸,又将她轻放在腿上,柔声道:“我心里有数了,你先睡,我们不回帝师府了,直接去什尽沙漠

    !”

    他受了重伤,方才的欢爱虽将毒压下去了,但随时随地都会发作。花问楼的身份已暴露,他第一件做的事情必定是带领妖兵谋

    反。所以他要先发制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