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二百七十章:歹毒的目的

时间:2018-04-19作者:月恒

    “哪个女人这么大胆?”月如染勾起一抹沉冷的笑容,双唇轻贴她的耳廓,轻柔的声音中带着浓烈的杀气:“那就杀了她!”

    “大姐,我有件事一直想告诉你。但怕您会生气!”楚月心一敛宽大的红袖,在月如染的面前跪下。

    “你说。”月如染坐上了椅子,面色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清。

    楚月心在沉默了片刻回道:“大姐,我怀疑帝师就是陛下,他养了只小白狐,而且对她……”

    她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感觉头顶传来强大的灵压。

    “陛下对她怎么了?”月如染的声音柔和,清秀的小脸却已带着浓浓的恨意。

    楚月心感觉自己的神魂正在被撕开,颤声回道:“陛下,陛下好像将她当成了爱宠。”

    “呵!”月如染轻笑,缓缓起身站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得看着她,冷声道:“帝师就是帝师,怎么可能是陛下?你管好自己的嘴

    巴!若是在外面胡言乱语,你就不用活了!”

    在慕容惊澜还未认可她之前,她不能让他的秘密从月家人口中流出去,否则他对她的成见越来越深。

    “是!大姐!”楚月心的磕头答应。

    “还有。”月如染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颗透明的丹药递给了她:“你先将这颗丹药吞下,只要今夜你与他行了夫妻之事,他这辈

    子就离不开你。否则就犹如万虫叮咬,生不如死!”

    “这是媚蛊?狐妖炼制的?”楚月心接过了丹药,不解得看向月如染。

    “你以为天下只有狐妖才会炼媚蛊?”月如染的薄唇勾起残忍的弧度,抬手抚上纯色的白狐披肩,笑着道:“我用一只四狐的妖丹

    炼制,你服下以后,身体柔若无骨,还会散发出淡淡的体香,肌肤更是白嫩如霜,秦玉珩绝对对你言听计从。”

    “可是大姐……”楚月心心里依旧不安,咬着下唇道:“他未必愿意与我圆房。他与我成亲是有目的!”

    她又怎会不知秦玉珩的心思,他的心里全部都是楚眉灵这个贱人!他与她成亲,只是踩着胡氏一族求自保, 时机一到他会彻

    底铲除胡氏一族,包括杀了她!

    她一直以为秦玉珩心肠柔软,很好把控,可这些日子她才知道,他的心比谁都要狠!

    “啪!”一记耳光子重重得落在楚月心的脸颊,月如染怒气不争得喝道:“没用的东西,给你服下那么多丹药,又给了你这么多年

    的时间,连这都做不到?那留你的命又有何用?”

    “大姐饶命!大姐饶命!”楚月心捂着脸对着月如染连连磕头。她简见识过她的狠辣,真的能让生不如死。

    月如染看着她掉泪的模样,掌心里的神魂针渐渐消散,在叹了口气后道:“对于这种负心人,若连最后一点余情都不给你,那你

    直接杀了他。取出他的人皇舍利子!”

    “杀了他?”楚月心不解得抬起头,轻声道:“他有自愈的能力,死不了。”

    “取出人皇舍利子后即便不死也是废人!”月如染显得有些疲惫,抬手揉了揉额头,冷声道:“留不留他还看你自己!我要的只有

    结果,你要么就掌控好这枚棋子,否则就直接废了!”

    言毕,一阵白雾飘散,她消失在了空气中。

    门外的几个喜婆匆匆赶了过来,满脸喜庆得上前扶住了楚月心:“五王妃,轿子来了!”

    楚月心将红头盖放下,轻声问道:“王爷呢?他有没有来?”

    “王爷,王爷他……”喜婆一时语塞,按照道理,王爷应该来迎亲,除非是纳妾,那就直接将新娘子接入偏殿。

    五王爷不来迎亲其实就是证明他根本不在意这位新王妃。

    “王爷在正殿等着您呢!”喜婆使劲扯出笑容,继而一把将楚月心背到了身后,笑得喜气洋洋:“五王妃,老奴背你上花轿!”

    床底下楚眉灵见所有人都出去了,这才松了口气。她没想到楚月心居然是月如染的妹妹,而且还要给秦玉珩下毒!

    她凝眉想了一会儿,不管如何,还是将此事告诉他,信不信就由他了!

    她后腿一蹬窜出了房门,躲到隐秘处后化成了人形。

    正殿

    婚宴总设了近百桌,正殿总共有三十桌,其他的都摆在了正殿外的一大片空地。

    当然,正殿的二十桌都是人上人的皇亲贵族和家眷,殿外的则是各官员。

    寒倾澜坐在正殿的头一桌,他穿一身玄色正装,以赤金线盘织蛟龙戏珠的图纹,通体缀以明珠,奢华耀眼,尽显帝王之气。将

    身边的秦玉笙完全比了下去。

    蛟龙只有王爷才有资格穿,而帝师身上居然有九条蛟龙,这不就宣告众人,他的地位与陛下同齐,可如今谁又敢多嘴一句?

    前不久的血洗案已让他们惊魂未定,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寒倾澜,生怕一个眼神错了惹来杀身之祸。

    不过最令他们吃惊的是东厂的那桌居然摆设在殿内,秦玉珩平日里痛恨阉人,可这回居然单独给他们设了酒桌,同时又娶了楚

    家二小姐。

    众人都知道楚家二小姐代表的是胡氏一族,胡氏投靠的又是东厂,看来五王爷终究敌不过压力,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楚眉灵为了躲避寒倾澜的视线,一溜烟得坐到了曹少真身边。幸好这桌是在角落,寒倾澜的后背又没张眼睛。

    “李兄,你师父来了!”曹少真眉毛微挑,朝着桑离的地方看了一眼。

    桑离随便找个座位坐下,看了一眼楚眉灵,不明意味得问道:“怎么,几天不见就不认识为师了?”

    楚眉灵笑了笑,倒上了一杯茶水坐到了他身边,双手递了过去:“您这不是刚坐下?来,师父喝茶!”

    桑离叹了口气,一口气喝下,随后拍了拍她的脑袋,低声道:“我知道你在怨恨我,但有些事也是为师迫不得已,懂吗?”

    “明白!”楚眉灵点了点头,又靠近了他几分,压低声音道:“有件事要告诉你。”

    曹少真见到此景,很知趣得起身,端起桌上的一盘小瓜子走到对面那桌去唠嗑了。

    楚眉灵将方才的那幕告诉了桑离,并认真得道:“师父,这件事儿我就转交给您了!告不告诉他也是您的事儿,与我无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