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二百六十四章:慕容烨的愤怒

时间:2018-04-19作者:月恒

    楚眉灵微愣,为何他吓成这样?不过门外的声音很熟悉……

    “不能钻,你从窗户外跳下去吧。”楚眉灵指了指窗户,不过随即又反应过来:“不行不行,窗帘不能拉开!你,你就躲床上吧,

    用被子盖住!”

    花问楼二话不说直接钻进了被窝,又将床帘子死死拉上。

    楚眉灵这才松了口气,偏头对着门口怒喝:“谁啊?”

    “我!”

    干脆利落的字落下,她在下一个转身间就被人拥入了怀抱,带着她最熟悉的味道。

    “君上?”当楚眉灵看清眼前人时,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可下一瞬间她又浑身紧绷。

    他俊美的玉颜透着一丝沉暗,却看不出情绪,清眸深邃幽深,像是黑海中的旋窝,要将她吸进去。浑身散发出令人难以呼吸的

    逼人寒气。

    “你没事就好。”楚眉灵心下微慌,刚想要挣脱开他的双臂,却又被他紧紧扣住了腰。

    “没什么要与我解释?”寒倾澜的声音低沉,又凉淡如水,他的目光与她的凤目直视,不放过任何她任何的表情变化。

    桌上的烛火忽明忽暗,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怦怦直跳,他的面色苍白,若是房里的人合力要杀他,情况可就不妙了!

    寒倾澜本在愤怒之中,可见她如此奇怪的眼神,心下就明白了。

    “你去哪儿了?”楚眉灵又问。她希望他能明白她话中的含义!

    “怎么?想我了?”寒倾澜轻捏她的下颌,一个蚀骨的吻落了上去。无论这屋里有多少人,他就要告诉他们,这个女人是他的,

    谁都不能动一点心思!

    这个吻又恢复到他们刚相识时他对她的掌控,只有狂野和霸道,只有无尽的索取,似是将她整个人吞进去,她周身被他的气息

    萦绕,逃不开分毫,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白茫茫的雪,看不到任何东西。

    一吻落下后,她用力将他推开,翻了个白眼怒道:“你又在发疯了,是不是?”

    “想不想看一场好戏?”寒倾澜扫了一眼房间,唇角勾起一抹清浅弧度,唇瓣轻触她的脸颊,温温凉凉的气息洒在她的颈间。

    这话一落,除了愤怒中的慕容烨和秦玉珩,其他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咽喉。

    王八蛋!谁告诉他们寒倾澜去解毒了?难不成是寒倾澜自己给的错假消息,好将他们逮个现形?

    “不想看,我想回家……”楚眉灵轻声回他,双膝因为久站而有些发软。

    寒倾澜一把将她横抱起,在吻得发肿的唇上又落下了一吻,柔声道:“好,那我现在带你回家。”

    “凤骨!”慕容烨突然现身,唤住了他的脚步,又在眨眼功夫,一个旋身就站在了门口。

    楚眉灵刚放松的手又再次紧握,慕容烨这是要挑事吗?若是被房里的人看出他中毒了,那情况就糟糕了!

    “师兄!以后和你慢慢解释,你先让路!”楚眉灵态度良好得劝阻。

    “凤骨?哈哈?”慕容烨突然嗤笑一声,看着眼前的寒倾澜,笑容尽是讽刺。

    好一个凤骨!好一个慕容惊澜!他已有未婚妻,为何还要欺骗凤灵?只因为她是他的灵宠就可以所以玩弄?“

    “慕容烨!”寒倾澜的眼眸微眯,五指间已有电光缠绕。

    他从未想过要杀他,即便从头到尾他就知道,这个侄子想要夺取皇位!

    “凤骨老前辈,我用一个秘密换你怀里的女人,你可愿意?”慕容烨似笑非笑得看着他。

    寒倾澜体内的森罗正在蠢蠢欲动,筋脉正在以最快的速度燃烧,他只要一出招,房间的人必能看出破绽。

    他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的极怒之火,低喝道:“滚!”

    “你想不想知道南宫氏家族神脉在哪里?”慕容烨此时的黑眸看起来带着无比的严肃。

    “不需要知道,我也无需知道!” 寒倾澜掌心的电芒已形成了刺人眼目的光球,若不是万不得已,他定然不会出手。

    “是吗?”慕容烨冷笑,唇角微勾,透出一丝刁难之色。

    “你放我下来!我的腿能走了!”楚眉灵在他怀里挣扎了两下,可越挣扎他的怀抱越紧,像是只要再动一下,她的骨头就要被捏

    断。

    “疼!”她闷哼出声。可心里却开始害怕了,因为他的眼神变得平静且温和,并开始转动扳指。

    寒倾澜低头看向她,俊美如诗画的容颜微动,松开了手臂,但身上的杀气却丝毫不减。

    这种感觉就如同上回对待秦玉珩那样,她见识过他的疯狂和狠辣。

    不行,绝对不能害了慕容烨!

    “慕容烨,你若再挡住,我立刻杀了你!”楚眉灵的凤目变得幽深,就如同万年寒潭。

    慕容烨被她突如其来的眼神蛊惑,耳边传来咒语般的声音:“让开!”

    他的脑子发麻,不自觉得闪开了身子,让他们通行。楚眉灵又快速念出一道风系神符,对着他的穴道弹射过去。

    “啪”得一声,他不能再动弹。

    楚眉灵松了口气,可她万万没想到,当寒倾澜打开门时桑离和紫瑾严竟蹲在门外。

    门一开,他们差点没摔下去。

    “帝,帝师,您,您怎么在这里?哈哈!哈哈哈!”桑离笑得春光满面,可下一刻立即拍袖跪地:“奴才参见帝师,帝师千秋无期

    !”

    “桑离?”寒倾澜挑眉,声音淡淡。

    桑离漆黑的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一拍脑门,笑着道:“哦!奴才是来找三王爷的!哈哈,三王爷说约奴才来这里小聚。”

    “三王爷?三王爷?”他往屋里探了探,最后索性偏过身子走了进去。

    该死的秦玉奇,今日刚好借此机会除去你这颗危险的棋子!

    他往床上一打量,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弧度,三两步上前,“哗啦”撩开了被子。

    可当他看清被子里的人时,浑身打了个冷颤,强扯出一抹笑容:“花,花公公?”

    楚眉灵恨不得一头撞死,是桑离的智商退化了还是他根本就没精明过?

    “咳!”花问楼轻咳一声,“呵呵”了两声,在寒倾澜面前一拍衣袖跪地:“奴才见过帝师!”

    寒倾澜没有将楚眉灵放下,而是笑问:“没想到花公公对烟花之地感兴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