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二百零八章:暴怒

时间:2018-04-19作者:月恒

    寒倾澜几乎无法呼吸,心脏仿佛被钝器击打,又仿佛被利器绞碎,痛得他连指尖都在发颤。

    血!她浑身都是血,染红了她身上白色纱裙,她的双膝已是血肉模糊,上面还覆着一层寒冰。

    鲜红的血直接刺激着他的理智和思维。一双清澈的眸子刹那间变得猩红,毁天灭地恨意席卷全身。

    “惊澜!你来救我了?”月如染痴痴得看着眼前的人,双唇剧烈发颤,她的眼眸没了一开始的凌厉和傲慢,也没了方才的恐慌。

    她就知道慕容惊澜是爱她的!不过,他为何要抱着那只畜牲?

    “惊澜,她要杀我!她差点杀了我……”月如染撑大着眼睛,一步一步走向他。

    寒倾澜此刻终于领悟到一个道理,一个人在极怒的时候反而显得有些平静。

    他静静得看着她,嗜血的杀意和暴怒化成了一个清浅的笑容:“月如染,你知道这世上最痛苦的死法是什么吗?”

    月如染一怔,一时间不知做何反应。他这句话是何意?在沉默片刻后,她又道:“惊澜,她是妖族的余孽,她混进了学院,她要

    杀我!”

    寒倾澜冷冷得看着他,温声开口:“那就由朕告诉你。最痛苦的死法莫过于亲眼看着自己的心脏活活被取出。”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痛,心脏没了,可灵魂还会痛!

    楚眉灵就相当于他的心,眼前的女人如此伤害她,和挖他的心脏有什么区别?

    看着浑身是伤的灵儿,他就仿佛看见有人活生生掏出他的心脏。

    痛!痛得浑身都在颤抖!

    “你,你什么意思?”月如染讷讷得一个晃步,差点没站稳。不过随后她又像是明白了什么,扯出一抹笑容道:“惊澜,她刚好没

    死,可以取出妖丹给我疗伤。”

    神族人会称妖元为妖丹,因为在他们眼里,那只是修炼的东西罢了,所以就被称为妖丹。

    寒倾澜沉默,他先解下身上的玄色大氅铺在地面,这才将楚眉灵轻轻放在上面,动作温柔。

    这一系列动作让月如染不解,正想要过问,她被一股蛮横的力量吸了过去。

    寒倾澜的手掌紧掐住她的咽喉,清眸狠辣得几乎能滴血,这种弑天的杀气让月如染终于回过神来。

    他,是要杀她!

    月如染的脸色刷得惊变,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人,颤声问道:“慕容惊澜,你要取我的心脏?为了她?”

    他们早已相识?这躺着的人是谁?是谁?是凤灵?还是洛宛灵?

    寒倾澜骨节分明的指节已泛白,声音却依旧温和:“你毁了她一双腿,我用你的心脏去医治,这并不过分吧?”

    话音落,他的手掌凝凝聚寒焰,朝着她的心口猛地探去。

    巫马君说过,她的心脏极其珍贵,被一颗极品妖丹滋养过。那他就替灵儿取来,让巫马君配制上好的丹药,治好她的腿。

    所以他不能用火灵力,更不能用雷灵力,只能先水灵力冰封住它。

    月如染撑大了双眼,一把握住他的手腕,脸上尽是震惊:“慕容惊澜,你要取我的心脏?你,你是不是被她的媚术蛊惑了?”

    狐妖都是贱人!除了媚术还会什么?

    寒倾澜沉默着,手臂一个使劲,五指已刺入了她的心口。刺目的血,一滴滴从他指缝滴落。

    慕容惊澜是个残忍之人,她从来都是知道的。可她没想到他会将这种残忍施加在她的身上。

    月如染不可置信得低头,继而又抬头死死盯住了寒倾澜,发出毛骨悚然的尖叫:“慕容惊澜!你好狠的心!”

    也就在下一瞬间,她手中的“神魂针”准备对着寒倾澜咽喉刺去。

    他既然要她死!那就同归于尽!黄泉路上也要死死拉着他!

    “刷”五根“神魂针”发出奇幻的光芒,几乎在眨眼笼罩了整个空间,让人无法睁开双眼。

    他敏捷得躲开了她的攻击,而月如染也爆发出强大的神力,两人均是遮盖天地的程度。

    可月如染终究是敌不过寒倾澜,眼看着那只手探进了心口。她赤红着眼看向寒倾澜:“慕容惊澜,你会后悔的!月家有一个至今

    都无人知道的秘密,不仅能灭了你们慕容氏的天下,还能让整个六界苍生生灵涂炭!”

    寒倾澜沉默着,清眸没有半点起伏。可就在此时,星剑不知何时闯进了密室,“扑通”跪了下去:“陛下,不能杀!否则月家会反

    !若是和南宫氏合作,会生灵涂炭啊!”

    “朕宁可不要这天下!”寒倾澜赤红着双目,像是将内心的恨全部爆发。

    “可是六界生灵呢?你也不顾了吗?”星剑直直得看着他,眼眶泛红:“陛下,三思啊!”

    “朕不管什么天下!什么六界!朕只要她死!”寒倾澜咆哮出声,一直压抑的痛和恨似乎在膨胀。

    梦里,他似乎为了所谓的天下和生灵伤害了那个她。她和灵儿一样,浑身是血,她哭着问他,爱不爱她?可他却不能回答!他

    有口不能言!这种痛,他不要再尝试第二次!

    “陛下!”星剑对着他又磕了一个头。

    “滚!”寒倾澜对着星剑一个挥袖,将他震了出去。

    星剑知道完了,情急之下,突然对寒倾澜喊道:“陛下,她不是洛宛灵!不是!”

    洛宛灵?寒倾澜的神色微动,方才赤红的眼神瞬间变得恍惚,仿佛陷入深海,慢慢得不断下沉。

    “洛宛灵?”他喃喃自语,脚步微晃。一阵剧痛来袭,记忆就如同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

    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笑容永远明朗鲜艳,她喜欢唤他阿澜,即便他每次都不会回应。她总喜欢拽住他的

    胳膊,就像只小野兽般横冲直撞,即便他一次一次得将她推开。

    而每当他遇到生死劫或者身陷囹圄时,能不离不弃得守着他的,也唯有她。

    她曾对他说过,即便她只剩下一缕魂魄也要守着他!不会让他孤单!

    可他好像失去她了?她的灵魂也找不到了? 她去哪里了?

    “洛宛灵?”他眼眶发涩,双唇剧烈颤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