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七十二章:割肉

时间:2018-04-19作者:月恒

    第七十二章:割肉

    他将割下的肉与她手臂上的缺口并合,手掌轻覆在伤口处,一丝丝白光渗透入她的肌肤。伤口竟然渐渐愈合,不留半点并合的痕迹。

    寒倾澜抬手擦了擦鬓角的汗,深吸一口气后,开始移动手掌至她肌肤的每一寸。

    星剑浑身一抖,他的主子又发疯了!

    他的主子修的是五行雷力,这是最具威力的原始天地之力,它的本质就是毁灭,但毁灭的尽头,也是生机,就像世人的轮回,死了,又转世重生,所以雷力有着生肌之效,也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但起死回生毕竟是逆天而行,他为了那只小狐狸连救两命,此时灵力只剩三成,今日若再替这只小狐狸疗伤,在短时间内,他将变成普通人。

    他的森罗贴再过些日子就要发作,更何况魔族中人,还有神族的乱党都在寻找他的下落,欲杀他而后快!

    “好看吗?”寒倾澜突然偏头看向门口,声音温和。

    星剑又抖了一下,火速离开现场。疯了,疯了,真的疯了!他需要静静才能接受这个事实……

    楚眉灵不记得是如何冲出树林的,等她醒来时候浑身浸在温暖的水里。

    “楚眉灵!”

    这声音好熟悉,还带着熟悉的味道,令她沉醉,可她却不敢去触碰。

    “楚眉灵!睁开眼!”寒倾澜轻捏住她光洁的下颌,声音暗哑。

    楚眉灵缓缓睁开了眼,平静得看着眼前愤怒的男人。

    这是他头一次唤她名字,她在心底期盼了很久,可现在听到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兴奋。

    “楚眉灵,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勾引男人?这是你们狐狸的本性?”寒倾澜的目光带着凌厉之色,像是一口就要将她吃了。

    “管你何事?”楚眉灵脱口而出。

    “管我何事?”寒倾澜冷笑一声,黑雾刹那间席卷了他的眼帘,手掌加重了力。

    他拇指上的玉扳指在她的下巴烙下了红印,楚眉灵吃痛,怒声道:“放开我!”

    寒倾澜见她痛得皱眉,心一颤,稍稍松开了手,但语气依旧冰冷:“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楚眉灵的眼睛发涩,心脏传来的疼痛瞬间弥漫全身,她强扯出一抹笑容回道:“我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是君上!是我的主子!我是您宠物!”

    “很好,你还记得!那我有没有允许你的身体带伤痕?有没有允许你为……”为了另一个男人不顾性命?

    大抵太过愤怒,他一口气堵在咽喉居然说不出口。

    楚眉灵似笑非笑得看着他,毫不客气得反驳:“五王爷是正人君子,是为国为民的好王爷。而你呢?残杀忠臣,纵容东厂这帮阉贼胡作非为!我救他,我高兴,我乐意!我哪天若是救了你,那也不是心甘情愿,只是灵宠的责……”

    “闭嘴!”寒倾澜的胸膛剧烈起伏,手掌扼住她的脸颊,清眸突然微眯:“好,他是为国的好王爷,我是贼臣!”

    他的目光极具危险性,楚眉灵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这才发现她又是一丝不挂,她羞愤难当,用力推开他,抱着双臂向后猛退几步。

    寒倾澜缓缓站起身子,居高临下得看着她慌乱的模样,长袖轻轻一挥,“哗啦”溅起了水花儿,她已躺在了白玉石壁上。

    后背传来的冰冷令楚眉灵的脑子一阵晕眩,方才的羞愤竟成了害怕,因为她发现根本动不了。

    “混蛋,你要做什么?”她的声音在颤抖,带着微弱的哭音。

    寒倾澜倾身压了下去,微凉指尖顺着她优美颈曲向下划,哑声问道:“与我何干?”

    “你……”

    楚眉灵刚说了一个字,他已吻住了她的唇,紧紧贴合,带着愤怒和不甘,疯狂的吸吮和索取。

    淡淡血腥味瞬间弥漫在她的唇间,酥麻和疼痛相交,直达她的心底,麻痹了她所有思维。

    他的手不轻不重得捏着她的肌肤,留下点点暧昧的痕迹,如同冰天雪地绽放了红梅。

    他连外衣都未脱去,只是亲吻她,揉捻她,像是在对待一件心爱之物,又好像是在玩弄好玩之物。

    “寒倾澜,我恨你!”楚眉灵红着眼看他,眼泪从眼角处滚落。

    她宁愿他将她彻彻底底当成一只畜牲,这样暧昧的挑弄,会将她仅剩的一丝尊严都吞噬殆尽。

    寒倾澜的吻停下,头一阵剧烈的疼痛。梦里,她浑身是血,双眸泛红,撕心裂肺得喊:“慕容惊澜,我恨你!”

    他的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心跳犹如停止,坐起身子抱头。

    楚眉灵看着他微颤的背影,竟滋生出想去抱他冲动。不过很快便打消了这荒唐的念头。

    不知过了多久,他转回了身子,一声不吭将她抱入怀中,神色已恢复了常态,也没了方才的愤怒和欲望,朝着寝殿走去。

    “睡吧,但是没有下次。”他将她轻放在床榻,又为她盖好被子,这才抬步离开。

    夜如漆,寒倾澜偏头问身后跪着的黑衣女子:“星墨,可调查清楚?”

    女子单膝跪地,抱拳回道:“回主子,暗杀五王爷的并非是花问楼的人。而是秦玉坤!”

    “秦玉坤?呵!”寒倾澜轻笑,温润绝美的五官在月光的照射下竟显出了几分冷漠与冰冷,道:“让他出局。”

    出局就是死,星墨自是明白,她抱拳又道:“帝师,他和他的属下已经死了,死在明家村的小河边。”

    “死了?”寒倾澜的目光轻轻落在她的头顶,问道:“可查到原因?现场有没有动过?”

    “属下不敢挪动分毫,可属下也没查出他们的死因。”星墨磕头。

    寒倾澜转动了两下玉扳指,轻声“恩”了一下,也没有再提。

    “要不要属下去查明?”星墨低头又问。

    寒倾澜轻笑一声,眉目之间如润玉般的温和:“不需要,等他们的尸体被发现后。让东厂的人去查,花问楼已等不及了。”

    星墨领命:“是,那属下退下了。”

    寒倾澜却唤住了她的脚步,目光陡然变得深邃:“朕不希望胡承炎死得轻松,而是要他在万众面前被千刀万剐。”

    寒倾澜用了“朕”,星墨一惊,自从陛下来到人族后就很少用这个字。除非是怒极了!

    一个东厂小太监怎么惹他生气了?她磕头领命:“是,属下这就去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