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七零当神婆 159水鬼长生(2更)

时间:2018-11-14作者:禅静

    话一落,又一口鲜血从他嘴里溢出来。

    顾明台沉着一张脸慢慢的走到他面前,“想不到你居然用自己的血去喂了那些树藤,为了报仇,你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

    “只要能杀了你们,就算是拿我这条命,我也不在乎。”

    话一落,聂俊佑不顾身上的伤,拿了一把刀往手腕上一割,嘴里念着,“出来,都出来吃吧。”

    “哗”“哗”地底下又传来了树藤要钻出来的声音。

    张萌吓的赶紧朝顾明台喊了一声,“顾明台。”

    顾明台脸一沉,上前了一步,手用力往聂俊佑后脖子上敲了下。

    疯狂的聂俊佑一下子倒了下来。地里哗哗的声音也终于停了下来。

    听着四周终于安静的草屋,张萌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聂俊佑,上前踢了他几下。

    “刚刚那树藤是怎么回事,它们好像听聂俊佑指挥是不是?”

    顾明台皱着眉点了下头,“这是苗疆那一代的一种古老秘术,把一种古树种在人的身体里,成为那人身上的一部份。”

    这时,顾明台突然停下了讲话,马上蹲下身,用力撕破了聂俊佑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他的胸膛。

    张萌大抽了一口气,满脸震惊的看着聂俊佑那布满青色血筋一样的身体。

    “这是什么?”张萌害怕的退了一步。

    此时聂俊佑的上半身里几乎全是那青色血筋一样的东西,密密麻麻的,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树筋,已经长在他的身上了,这辈子都会跟随着他,除非他死,这些树筋才会脱离这具身子,直到喝光他身上的血。”张萌听完顾明台的这句解释,不是用头皮发麻来形家容自己身上的感觉了。

    张萌看着像怪物一样的聂俊佑,抬头看向顾明台,“那现在拿他怎么办?”

    其实她更想的是把这个聂俊佑偷偷的解决了,只是碍于这聂俊佑是下放到这里的知青,要是突然没了,一定会惹来上面的注意,到时候别惹来一身骚就不值得了。

    “不用管他了,他这辈子就是这个模样,不用我们来收拾他,他身上这些树筋也能要了他的命,咱们走吧。”

    顾明台扔下他的衣服,牵着张萌的手毫无同情的转身离开了这间知青处。

    不过好在知道聂俊佑就是要害自家的人,张萌打算以后自己不在家时,多拜托一下黄青天看着那个家伙就行了。

    回到张家,张萌跟顾明台跟张奶奶了几句话之后,夫妻俩赶紧进了屋子。

    张萌一进屋,立即把脖子上戴着的玉佩拿下来,“长生,你现在怎么样?”

    就在她话刚讲完,一道白光从玉佩里冲了出来。

    长生的身子出现在房间里。不过看起来还是很虚弱的样子。

    “我没事,在里面休息了一会儿,我那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长生扯着嘴角强撑着笑道。

    张萌上前一步,看着他有点透明的身子,自责道,“长生,对不起,是我们害了你。”

    长生摆手一笑,“别这样,我们是什么关系啊,是朋友,朋友不就是应该要无私的帮对方吗,我相信我要是有了事情,你也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张萌没有多想,立即答道,“那是当然,你要是有事要我帮忙,我一定帮。”

    长生咧嘴一笑。

    张萌心里一咯噔,她怎么看着长生这脸上的笑容好像有种即将要掉进陷阱里的感觉呢。

    果然,在她一想完这个可能,长生接着开口了,“正好,萌,我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你一定不会拒绝的是不是?”

    他笑眯眯的看着她。

    张萌脸上笑容僵住,突然反应过来,用手指着他大声道,“原来你在挖着陷阱等着我跳啊,长生,你这个水鬼,你变坏了呀。”

    长生抿嘴一笑,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这也是没办法,我怕你不帮我。”

    张萌轻声一哼,双手插腰有点生气的道,“我是那种人吗,只要朋友有事,我一定帮。”

    长生马上咧嘴一笑,“谢谢你,萌。”

    一激动,伸出手想要握住她手,一碰,看见从她手穿过去的自己那只手,心里有点的失落。

    这才想起来他早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只水鬼。

    一旁站着的顾明台脸有点黑,虽然长生的手没有碰到他媳妇的手,但他就是看见心里不太舒服。

    二话不,悄无声息的把张萌给拉近到他身边。

    然后像个当家男人一样看着长生问,“你刚才有事情要我们帮忙,到底是什么事,现在吧。”

    长生苦涩的笑了下,很快缓缓道,“是这样,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的脑海里一直想起了我生前的一些事情,特别是最近这几天,那些回忆更加清晰了,我知道我生前来自哪里了?还有,我不是自杀死的,我好像是被人叫到这里,那个人偷偷的在背后推了我一把,把我推下河淹死的。”

    明明是着他死了的事,可张萌看长生的脸色,一丝愤怒的表情都没有。

    “你不恨害死你的人吗?”看他这么平静,张萌实在是好奇,忍不住开口问出这个问题。

    长生摇头一笑,“恨什么,恨有什么用,恨我就能活过来了吗,不能,所以我还不如不恨,不过我要知道是谁害死了我,为什么要害死我,我跟他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张萌抿了抿嘴,突然大声道,“好,我帮你,你告诉我你家在什么地方,我带你过去见他们。”

    很快,长生报了一个在县城的地址。

    听完这个地址名,张萌不禁打量了下面前的长生,才知道这家伙的家里还是个干部家庭啊。

    如果她没有听错地址的话,这个地址上住着的人可都是吃着国家饭的。

    第二天,张萌带着玉佩里藏着的长生一块坐着顾明台开着的军车往县城的方向出发。

    半个时后,某机关大院外头,还没进去,张萌跟顾明台就让外面看着门的大爷给拦了下来。

    不过大爷在看到顾明台身上的这一身军装之后,态度又恭敬了不少,“你们两个找谁啊?”

    顾明台握了握张萌的手,先一步开口回答老大爷的话,“大爷,是这样,我想问一下你们这大院里是不是有家姓沈的人家?”

    根据长生的记忆,他没死前好像姓沈,就是住在这个地方。

    老大爷马上应道,“是有一家姓沈的,你们找他们家啊?”完,一双怪怪的眼神不时的在张萌跟顾明台身上看了几下。

    还没等张萌问出来他为什么这样子看着他们时,老大爷就把他们放了进来。

    经过老大爷的好心指路,张萌跟顾明台很快来到了四楼的一户人家家门口。

    到时,张萌本来想敲门的,手刚抬到半空,结果发现人家的房门根本就没有关,里面好像还有哭声传来一样。

    这时候,一直藏在玉佩里的长生走了出来。

    激动的看着眼前这个家门,“萌,没错了,这个家就是我记忆里的那个家,我们没有找错。”

    张萌拍了拍他肩膀,很快推开了没锁的房门,进去时,朝里面喊了一声,“请问一下,里面有人吗?”

    在她刚喊完没多久,里面很快传来了回应的声音,不过是一道男人的。

    没过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从里面走了出来,透过门口的光,张萌等人很快看清楚了走出来的人,是一个头发半白的中年男人,长跟她身边的长生有点相像。

    中年男人走出来看,见是两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语气带着防备,“你们找谁?来我家干什么?”

    张萌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长生,见这个家伙自从看到这个中年男人之后,表情就怪怪的了,想问他这人是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可现在看他激动的像个傻子一样,她觉着还是不用问了。

    “请问你是沈天祥叔叔吗?”沈天祥没有立即回答是,只是用警惕的目光一直打量着张萌跟顾明台。

    张萌抿嘴一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好像很无害的样子,继续跟他讲,“是这样子的,沈叔叔,我是受一位叫沈风的请托来看看你跟叔叔。”

    “你胡,你是不是那是那个臭子请来骗我们的人,我告诉你,就算是他请了天皇老子来,我也不会把东西交给他的,叫他死了这条心吧。”话才刚到一半的张萌就让沈天祥一声怒喝给吓的把后面那些话给吞回了肚子。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沈天祥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转身去关门。

    “唉…。”张萌刚喊完这个字,眼前打开的门就要关上。

    就在这时,顾明台一只长手臂用力的挡住了就快要关上的屋门。

    “沈风是不是你儿子?”顾明台冷冷盯着沈天祥追问。

    刚才还怒气冲冲,一副要吃他们狠样子的沈天祥现在看到顾明台脸上这副更凶的样子,马上怂了下来,把头扭到一边,不服的道,“是又怎么,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到这,沈天祥低头抹了下脸上的老泪。

    张萌见状,心里咯噔了下,马上看向身边的长生,这家伙自从来到这个家之后就一直在发着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害怕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啊……。”

    沈天祥一听这个声音,马上扔下了张萌他们,着急的从外面跑了进去。

    长生这时候也被刚才那道害怕的声音给叫回了神,一脸激动的望着张萌喊,“萌,快跟上去,刚才那道声音我觉着好熟悉,咱们快点进去。”

    张萌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马上走了进去。

    他们进来时,刚刚冲进去的沈天祥正在细心的安抚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妇人。

    “别怕,我在这里,没事的。”沈天祥正用温柔的声音安抚着面前的中年妇人。

    “她这是?”张萌看着缩在角落里的中年女人,眼睛眯了下,很快看出来她哪里出了问题。

    脑袋有问题。

    因为中年女人抱着一个枕头,嘴里一直喊着风这两个字。

    沈天祥见他们进来,本来有点生气,目光突然扫到缩在角落里的妻子,叹了口气,声音带着疲惫道,“她是我妻子。”

    张萌走上前,角落里的中年妇人吓的马上抱紧了怀中的枕头,嘴里大喊着,“不要抢我的风,不要抢我的风,我的风,谁都不能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沈天祥赶紧拍着她后背安慰,“好,好,没人抢走咱们的风,我们一块照顾风。”

    激动的中年妇人这才慢慢安静下来,一只手终于放在枕头上面轻轻的拍着,嘴里还一直轻声哄着,“风乖,妈在这里,妈保护你,不会让你受那个他欺负的。”

    沈天祥见状,又是重重的一叹气,站起身,看向张萌跟顾明台,“出去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七零当神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