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七零当神婆 140怪胎(一更)

时间:2018-11-14作者:禅静

    当张萌走过来时,张涛的手上已经抱着一条蛇,而这条蛇正是她白天赶出去的那条白蛇。

    “白龙。”跟过来的净尘和尚马上兴奋的跑到张涛跟前。

    白蛇嘶嘶了几声,顺着张涛的手臂滑到了地面上,慢慢的爬到了张萌跟前。

    尾巴轻轻的拍着张萌的脚,蛇头一点一点的,像是在认错一样。

    “我问你,这头羊是不是你弄回来的?”想来想去,张萌唯一想的动物就是这个家伙了。

    果然,白蛇没让她失望,在她问完话之后,那蛇头又是一点,像是在告诉她是的一样。

    “真的是你!”

    张萌刚讲完这句,爬在她脚边的白蛇突然一蹦,蹦到了她的脖子上缠了起来。

    张萌哭笑不得,她都没要让它回来,这只臭色蛇自己先爬上来了。

    “下来,听到没有。”扯了几下,结果越扯越紧,最后她呼吸都有点困难了,赶紧停手。

    在她不扯的时候,脖子上又不紧了。

    “我问你,以后我要是遇到困难了,你还再见死不救吗?”张萌指着脖子问。

    这次一定要让这条家伙意识到不救她这个主人是错误的才行。

    白蛇又是嘶嘶了几声,露出了蛇尾巴晃了几下,然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张萌看的哭笑不得,它这是听懂还是没听懂,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净尘和尚这时又走了过来,好奇的盯着张萌脖子上看来看去,“原来白龙一直在你的脖子上啊,怪不得了。”

    知道这条白蛇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张萌这时候心情也好了不少,终于有心情问净尘和尚他嘴中的白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净尘师傅,今天一直听你叫白蛇叫白龙,白龙的,可是你也看到了,它明明就是一条蛇,哪里是龙了,你是不是认错了!”

    净尘摸着他下巴上的白胡子,自信的笑道,“不可能,老头子我虽然上了年纪,不过认宝的本事可没有老眼昏花,这条蛇就是书上讲过的白龙,我不会认错的。”

    “那白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张萌盯着他问。

    净尘和尚看了她脖子上一眼,马上拉着她进了屋子。

    屋子里,净尘和尚等所有人都坐好后,这才开始讲,“你们知不知道女娲的故事没有?”

    “女娲不就是补天的吗,当然知道了。”张奶奶回答完,直接丢了一道白眼给他。

    净尘和尚当作没看到,继续讲,“好,那我再问你们,女娲的真身是什么,你们又知道吗?”

    这次张萌开口了,“我好像记得女娲庙里的壁画上讲过,女娲娘娘的真身是一条蛇,她的脚就是蛇身,对不对。”

    净尘和尚满意的一拍手掌,“猜对了,如果我跟你们,这条白龙就是女娲娘娘座下的一条蛇,这下子你们相信了吧。”

    这时,张萌马上想起了这条白蛇可是在石盒子里冒出来的,那石盒子又跟女娲和伏羲有关,照这样子一推测,白蛇还真的有可能是净尘和尚嘴里的那条白龙。

    净尘和尚讲完这些,看着发呆的张萌,满脸替她欢喜的道,“丫头,你是个有后福的,你身上一虫一蛇护着,以后这华国各大家族都不敢对你不敬了。”

    张萌完全听不懂净尘和尚这句话的意思,等她再问时,净尘和尚就变成了一问就摇头的态度,并且还跟她以后她自然就会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之类的。

    为了他这句话,张萌想了整整三天都没想明白。

    不过很快就有一件事情上门来,让她没有时间去想这件事情了。

    今天一大早就有人敲响了她家的大门。张奶奶出去开门,结果门口什么人都没有,只看见门口放着一碗白饭,白饭上面还插着三根正在燃烧着的香,在离白饭两三步的距离内又有一只死黑猫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张奶奶虽然不懂这些事情,不过一看这一大碗白米饭里面的三根香,眉头就皱紧了下,赶紧跑进去把正在吃饭的张萌还有净尘和尚给叫了出来。

    张萌一见这两样东西,脸色也不太好看了,刚好她曾经在那本书看到过摆这两件东西的目的。

    在干他们这行的人都知道,这在饭里面插香可是敬鬼的,而死猫却是招阴,这一看就知道这是有人在给她家招邪呀。

    净尘和尚同样看到了门口的这两样东西,脸上没多大表情,只是双手合掌,嘴中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萌丫头,快点把这两样东西给拿走,另外在这里用雄鸡血洒一洒,去去晦气。”

    净尘和尚交代完这些,叫上了张奶奶离开了这里。张萌气得火冒三丈,只可惜找不到罪魁祸首来骂,只好把这些怒火给吞回肚子里去。

    马上去村子里有雄鸡的人家那里出高价钱买了一只雄鸡回来取血,然后把取出来的血全洒在了家门口,嘴里念了几句除煞的咒语,心里这才放心了不少。

    接下来的一天里,张萌都守在自家里,就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恨她家,居然弄了这么阴损的东西放在她家门口。

    结果这一等,等到了傍晚,天刚暗下去没一会儿,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不过这次却是很重的敲门,隐约当中,她好像还听到了外面有人在哭的声音。

    张萌马上跑了出去打开门,只见门外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扶着一个快要临产的妇人站在门口。

    “你们是?”张萌皱着眉看向这一男一女。

    “我们找张萌神婆,她在这里是不是,我们是过来请她救命的。”中年男人急的满头大汗,嘴巴噼里啪啦的讲了一大堆话。

    张萌听完,也终于明白了他们这次过来的目的了。

    也不知道他们两位是听谁的,她这里能治胎位不正的孕妇,刚才这位孕妇已经在家里生了一天一夜,可就是生不下来,夫妻俩实在是没办法,家里又没钱,只能找到这里来找她了。

    张萌一脸哭笑不得,什么时候她的大名除了除鬼外,还有这一个了,能帮孕妇生产!“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张萌,不过你们这个我帮不了,她是孕妇,孕妇生孩子就应该去医院,让医生帮你们。”

    男人一听,急的不行,一只手扶着摇摇晃晃的孕妇,整个人突然朝张萌跪了下来,“张萌神婆,求求你了,救救我媳妇和我儿子吧,我家都没儿子,只有四个丫头,就盼着这一胎生个儿子下来传宗接代了。”

    这时候,他扶着的孕妇咬牙闷哼了一声,一摊血从她两条腿上流了下来。

    张萌脸色微微一变,这一看要是再耽误下去,这就是一尸两命的结局。

    迟疑了下,张萌一咬牙,让了下身子,“扶进来吧。”

    男人脸上一喜,对着张萌千恩万谢之后,赶紧扶着孕妇进了张家院子。

    这孕妇生孩可是一脚踩在鬼门关上,张萌可不想自家的堂屋里沾上这些东西。

    把他们夫妻俩请进家门后,马上领着他们去了隔壁的柴房里。

    “这……。”中年男人一看是这个地方,脸上有点不喜。

    张萌看也没看他的脸色,马上吩咐,“把人放在这里吧,我给你们看看,不过我再最后事先声明一下,我只是一个看鬼捉鬼的神婆,可不是产婆,要是胎位正了,你们马上给我离开我家,去医院里也好,回家也好,总之我这里不能让你们生。”

    男人脸上更加不喜了,不吭声。

    就在这时,躺在草垛上面的孕妇又是一喊,嘴里喊着,“痛,好痛,痛死我了。”

    张萌沉着脸蹲下身,伸手往她肚子上摸了下,突然脸更沉了,目光带着不悦看向中年男人,“你们给她吃了什么?”

    中年男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什么,什么吃了什么,神婆,你话明白一点行不行,要急死人是不是?”

    张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目光往女人那大的跟十几斤西瓜一样大的肚子瞧了一眼,肚子上面黑气缭绕。

    “你老婆这肚子里的这胎不能要,你们做决定吧!”

    中年男人一听,激动的大喊大叫,“怎么可能,万神婆了我老婆这胎可是儿子,这可是我妈去了好远的地方从她那里求到的生子秘方,你现在要我不要这胎,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是个神婆,我就不敢对你不敬,我,我,只要谁敢阻止我抱儿子,我管他是天皇老子我都不怕。”

    张萌脸一沉,冷笑了一声,“万神婆,生子秘方!呵,愚蠢,我告诉你这个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生子秘方,还有,我再告诉你,你老婆这一胎里怀的可不是你的宝贝儿子,里面可是鬼怪,你要是坚持要生这一胎,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们家就等着有血光之灾吧。”

    中年男人往张萌脸上一呸,“什么神婆,我看是乱的神婆才对,我不相信你了,我不要你给我老婆接生,我们要回家找产婆接生去。”

    中年男人用力的抱起了双腿流着有点带黑色血液的孕妇,推开了张萌,大步离开了张家。

    张萌走出柴房门口看着这一对离开的夫妇,摇了摇头。“怎么这么重的血腥味,好臭的味道。”

    就在这时,净尘和尚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闻到这院子里的味道,马上皱起了眉头。

    张萌走上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讲给了他听。

    听完这些事,净尘和尚摸着胡子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紧接着又道,“想不到在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用这么阴毒的手法来做鬼胎!善哉,善哉。”

    张萌马上拉着净尘和尚的追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古老的阴毒手法,在很久的时候,有些心肠歹毒的人为了制出听命于自己的鬼娃,他们会从刚死掉的孕妇肚子里剖开拿出还没死透的婴儿,再用特殊的办法把婴儿的灵魂练成药,只要让人吃了它,生下来的就是犹如傀儡一般的鬼娃了。”张萌浑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揭过了,结果到了第二天,张家门外就传来了一帮大人和孩子的哭声。

    隐隐约约当中,张萌还听到了这些哭声当中还有骂声。

    “杀人偿命,把我苦命的儿媳妇和孙子还给我们,还给我们啊。”一道老妇人的哭声凄惨的飘进了张家里面。

    匆忙起了床的张萌赶紧跑到自家外面,看见的就是自家门前跪一个老妇人还有四个披麻戴孝的女孩子。

    而在她们一大四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神情有点木讷的男人,正是昨天张萌见到的孕妇丈夫。

    老妇人一听到门响,马上抬起头,见这家有人出来,什么也没想,拉着四个孙女就跪了上来,大哭道,“杀人尝命,这家人害死了我的儿媳妇和孙子,还我儿媳妇和孙子啊。”

    张萌扫了地上跪着的这一大四,很快走向像傻了一样的中年男人面前,“这位同志,你跟你家人现在是怎以回事?”

    中年男人缓缓的抬起眼,看到张萌这张脸时,木讷般的脸终于有了表情,但却是愤怒的,“你还有脸出来,都怪你,是你害死了我媳妇和儿子,是你害死了他们,你还我他们。”

    男人着突然抱住了头,蹲在地上呜呜的哭起来。

    张家门口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引来了村子里不少的村民们过来观望。

    “这张家这边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是什么啊?”

    “你们没有听吗,好像是张萌把这家的儿媳妇给治死了,一尸两命啊。”

    “不是吧,这么惨。”听着四周村民们的讨论声,张萌脸黑起来,冷笑一声,“好笑,你媳妇和儿子没了,跟我什么事?”

    “怎么是没事,如果不是你去摸了我媳妇肚子,我媳妇就不会一回到家,肚子就炸开了,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知道哪去了,不是你还有谁,就只有你有这个本事。”

    中年男人又骂又流鼻涕的,恶心死人了。

    张萌立即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大笑了几声。这真的是躺在家中,祸事自己送上门来了。

    明明昨天她就告诫过他们夫妻俩了,他们这胎不能要,是他们硬要的,现在出事了,反倒把这个罪名弄到她头上来了,真的是以为她长的瘦的,就是个好欺负的不成。

    一脸鼻涕的中年男人让张萌这一笑,忘记了哭,害怕的看着张萌,“你,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贼喊抓贼,你媳妇是被你们母子俩给害死的,现在想把这个杀人罪名安到我头上来是不是?”

    中年男人大吼一声,“你血口喷人,我媳妇怀着我儿子,我怎么可能会杀了她。”

    “哎呀,老天爷呀,你快睁开眼看看吧,人家凭着自己是神婆就污蔑我们母子俩,真的是没天理呀。”老妇人哭的肝肠寸断般,两只手用力的拍打着地面。

    她旁边的四个女孩子也是大哭,嘴里喊着,“妈,我要妈,我要妈。”

    一时间,场面极其混乱。

    张萌听的耳朵都快要聋了,忍无可忍之下,大吼了一声,“够了,别哭了,你们硬要我出真相来是不是,那行,我就当着大伙的面讲出来,我倒要看看,这条性命是谁害的。”

    她先走到老妇人面前,厉声斥问,“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别的神婆那里搞到了一种生子秘方给你儿媳妇吃了?”

    哭得双眼红肿的老妇人一悻鼻子,自豪道,“是又怎么样,那个生子秘方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万神婆了,只要吃了她那药,我那儿媳妇就能给我老钟家生个大胖子。”

    张萌看她这副无知的样子,冷冷一哼,“大胖子,我看是要你儿媳妇的命才对,我告诉你,那药根本不不是什么生子秘方,那是人家拿死了的婴儿练成的催生药,吃了它,那胎儿就是个怪物,最后只会吃掉生母,你那儿媳妇就是被你害死的,明不明白。”

    老妇人一脸惊慌,冲着张萌大喊了一声,“你胡,不可能的,万神婆她不会骗我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七零当神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