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七零当神婆 139变态的聂俊佑(2更)

时间:2018-11-14作者:禅静

    看着跑走的身影离张家好远,张萌这才松了一口气,忙转过头看向净尘和尚,“净尘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我被食魂蛊虫刚刚咬了一口,我这不会有事吧!”

    上面被它咬过的脚踝现在红红的,现在张萌真担心这东西有毒啊!

    净尘和尚突然一笑,双眼发着亮光盯住她手腕上又变回了坠子一样的食魂蛊虫,“丫头,你放心,你被它咬了,非但不会有事,还有大大的好事,你知道这食魂蛊虫最大的特性是什么吗?”

    张萌眨了眨眼,看了一眼手腕上又一动不动的食魂蛊虫道,“它最大特性不就是会吃鬼魂吗?”

    “错,大错特错,它的最大特性可不是这个,是忠诚,这食魂蛊虫是苗缰界的圣蛊,不少人练蛊的人想得到它,却得而不到,因为这圣蛊它要挑跟它有眼缘的人都会跟随。”

    “可是为什么我会被它咬一口。”张萌哭的心都有了,好好的被它咬一口,疼死她了。

    “哈哈,世上不少人想被它咬都咬不到呢,丫头,你就偷高兴着吧。”

    张萌听完,一翻白眼,“净尘师傅,你不要老是把事情讲一半留一半的,你就不能把事情全讲出来吗。”

    净尘又是大笑一声,不过这次倒是没让张萌多等,很快把事情全讲了。

    原来这食魂蛊虫要滴两次血认主,第一次是熟悉,第二次才是最关键的,如果第二次它认你为主了,就会在你身上咬上一口。

    “这个苗天放一定是苗老头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了,想不到他那个儿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学会了这些旁门歪道的本事。”

    摸着手腕上东西的张萌一听净尘和尚嘀咕的这个名字,马上抬起眼,“苗老头,是不是给我食魂蛊虫的那个老头?”

    “可不就是他,说起来,我跟那老头也好久不见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张萌这时的心就像是蜘蛛网一样,对最近发生的事情是越来越难解了。

    ——

    不过好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只出现了苗天放这件事情外,张家这边的日子还算是安静。

    不过偶尔张萌也会陪着小宝到各村去接些事情做做,日子就这样子过到了聂俊佑到张家村这边当知青的日子。

    这一天,张萌刚从山上下来,没想到就这么巧的碰到了刚进村的聂俊佑。

    “张萌同志,咱们又见面了,我那个好大哥呢,他不在家里陪着你吗?”

    张萌皱了下眉,心里有一种怪怪的异感,总觉着此时站在她面前的聂俊佑现在给她的感觉好像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一时半会儿她又说不清楚。

    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要远离他。张萌侧身从旁边走,打算无视他这么一个大活人。

    “张同志,你怎么不跟我说话了,哦,是不是你知道我家里落了难,觉着我不如以前风光了,看不起我了是不是?”聂俊佑脸阴沉沉的拦住了张萌的去路。

    这下子,张萌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会感觉这个男人不同了,是身上的气势,上次见面时,这个男人有一副看起来老好人的面孔,脸上也始终扬着一抹阳光般的笑容。

    可是这次,他脸上只有怨恨,脸上的笑容也被死气沉沉给取代了。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是没事的话,请让开一点,我有事要赶着回家。”

    看他这副样子,张萌实在是不想跟他过多的纠扯。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这句话,聂俊佑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你以前可不是跟我这么说话的,还真的是让我给猜对了,你知道我家落难了,从心里看不起我了是不是?”

    张萌没好气的回道,“神经病,我懒的跟你讲,请你让开,要不然我要喊人了。”

    聂俊佑神情立即变的激动,一把抓住了张萌的手臂,“我神经病,对,我是神经病了,都是被你的好男人顾明台给逼的,你知道我家现在变成怎么样了吗,我爷爷瘫痪在床上,我妹妹死了,我妈跟我爸离了,我家没了,现在全家人住在一间屋子里,你知道那种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吗?”

    张萌吃痛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用力甩了下,“放手。”

    “我就是不放,他顾明台毁了我的家,我也要毁了他的家,听说你跟他结婚了,你说如果我强占了他的女人,他会不会气的想死啊。”

    张萌看着他犹如畜牲一样的脸庞,顿时心里一凉,张嘴朝脖子上大喊了一声,“小白,给我出来。”

    在笑着的聂俊佑听她喊了这一句,脸上闪过慌张,忙转了下头看向四周,很快发现四周根本没有人过来,顿时龌龊的心思又生了出来,“哈哈,你叫吧,这里你就算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经过的,我还没有尝尝妇人的滋味呢,来吧,我一定让你舒服到死的。”说完,就把嘴往张萌的脸上亲了过来。

    张萌忍着恶心,再次咬牙对着脖子上缠着的小白蛇喊了一句,“血,我给你血,快点出来。”

    她话音一落,突然就感觉到了脖子上有阴凉的东西滑了下来,顺着她衣服底下慢慢的往下滑。

    张萌暗暗的咬了下牙,心里大骂了声色蛇。

    嘴角挂着得意笑容的聂俊佑眼看着自己就要一亲芳唇了,突然面前窜出了一颗吐着蛇信子的蛇头,“蛇,蛇。”

    他吓的连连大退,惊慌下,两条腿不小心交叉在一块,摔了个狗吃屎。

    小白蛇这时有灵性转了下蛇头,看向张萌这边,似乎是在向她邀功一样。

    张萌此时脸黑了一大片,不客气的把它还剩下半截的身子给拉了出来,扔在了地上,“臭色蛇。”

    看着摔的一脸是泥的聂俊佑,张萌一咬牙,大步上前往他的身上招呼了几脚,边踢边骂,“臭不要脸的,我踢死你,踢死你。”

    “哎哟,哎哟。”聂俊佑痛的卷着身子哇哇大叫。

    差不多踢累了,张萌这才收好自己的贵脚,哼了一声,没去看他死没死,转身离开了这里。

    地上的小白蛇一脸的无辜,赶紧挪动着小身子追了上去。

    一人一蛇前脚刚进门。“还跟着我回来干什么,去找你的新主人好了,臭色蛇。”

    一想到这条臭色蛇差点见死不救,张萌现在看着它心里就来气。

    小白蛇仍旧是眨着它那小绿豆眼,一副无辜的表情抬着蛇头看着张萌。

    “走吧,我这里不要你了,你回你石盒子里也好,去另找别人也好,总之我这里不容你了,快走。”

    张萌生气的指着门口的方向。

    过了许久,小白蛇蛇信子突然吐的越来越频繁,蛇尾巴更是四得乱摆着,小嘴里呼呼的吐着气。

    张萌先是看呆,很快就猜到这家伙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了。

    “呵,你居然还生气了,我生气才对吧,你知不知道你我差点就被那男人给弄死了,我求你出来,还不出来,还跟我讲条件,你有良心吗,要不我这个脖子借给你当窝,你早就在外面流浪了。”说到后面还不解气,张萌直接用手点着它的蛇脑袋。

    “这是白龙,传说中的白龙?”净尘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睁大着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张萌面前这条小白蛇。

    张萌看了他一眼,又往他看的方向瞧了一眼,嘴角立即抽了抽,白龙?这条小白蛇顶多算是一条菜花蛇,哪里像白龙了。

    不过此时完全被生气给蒙弊了双眼的张萌早忘记了当初小白蛇变大的那个画面了。

    “净尘师傅,你眼花了,这可不是白龙,它顶多就算是一条小菜花蛇罢了,而且还是一条带色的小菜花蛇,我先不跟你说了,我把它先扔出去再说。”

    不等净尘和尚开口,张萌一只手提着在吐着蛇信子的小白蛇转身扔出了家门口,然后把门一关,她自己狠心的回了屋。

    追上来的净尘和尚看着她空空的手,着急的大问,“那条小白龙呢,哪里去了?”

    “扔了呀。”张萌指了指外面。

    净尘和尚伸手点了点她,一叹气,大骂了一声,“败家的娃娃。”骂完,转身跑了出去。

    看着急匆匆跑出去的净尘和尚,张萌摸了下自己鼻子,心里怀疑了下,“难道那条小白蛇真的是什么小白龙不成?”

    “败家丫头,你到底把那条小白龙给扔哪去了?”这时候,没找到小白蛇的净尘和尚急匆匆跑了回来问。

    张萌走到门口指了指,“就扔在这里啊。”

    定睛一瞧,刚才被她扔在门口的小白蛇早就走了,地面上只有几堆鸡屎在那里放着。

    “走了!”张萌心里说不出什么味道,还以为这条小白蛇也跟食魂蛊虫一样认她为主了呢,现在看来,这条小白蛇也只不过是把她当成了能让它栖身的窝罢了。

    “走了!怎么让它走了呢,这东西可是只有在书上出现过的东西呀,要不是我曾经研究过它,我还不能一眼认出它来呢,我还没有好好看看呢,怎么就让它给走了呢,太可惜了。”

    净尘和尚一副锤头锤胸的惋惜着。张萌心里现在闷闷的,把这个地方让给了净尘和尚叫着,自己转身回了屋子。

    到了傍晚,从山上下来的黄青天老实的趴在桌底下吃着张奶奶给它做的饭菜。

    桌上,依旧是张奶奶跟净尘和尚的吵架声。

    就在这时,张家的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类似羊叫的声音。

    “咱们家隔壁有谁养羊吗,我么听到有羊在叫的声音。”张萌放下碗筷,看向张奶奶问道。

    张奶奶跟着停下筷子,竖着耳朵同样听了一会儿,也听到了羊的叫声,顿时一拧眉头,“不可能啊,咱们隔壁的乐虎家可是咱们村子最穷的一家了,怎么可能有钱养这个羊。”

    “至于别一边,这人都在咱们家里吃住着了,就更不可能了。”张奶奶没好气的扫了一眼又扫光了一碗白饭的净尘和尚。

    净尘和尚见张奶奶看向他,笑咧着一口白牙,“我再吃一碗就饱了。”

    张奶奶摇了摇头,很快又听到了羊的叫声,“不对啊,萌儿,我怎么听着像是咱们家院子里传过来的叫声呢。”

    张萌马上低头看向正在吃鸡肉的黄青天。正啃着鸡块的黄青天让她这么一瞧,差点让鸡块噎死,扯了好一会儿脖子,才把那块鸡块给吞进了肚子。

    “不是我,我今天一整天都在这个家里,哪里有时间去给你们人类抓羊。”黄青天无辜的道。

    张萌这才想到这家伙确实一整天都在围着张奶奶打转,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去做这件事情。

    “我去看看。”还没等张萌想清楚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张奶奶已经站起身走了出去。

    净尘和尚马上放下了自己的碗筷,嘴里含着笑,模糊不清的喊了一声,“等等我,我跟你一块去。”

    “姐,要不要我们也出去看一下。”小张涛一脸好奇的拉着张萌手臂问。

    张萌正想说好,突然院子里就传来了张奶奶喊她的叫声。

    张萌赶紧牵着小张涛的手跑了出去。只见院子里张奶奶跟净尘和尚面前站着一只浑身湿辘辘的一头山羊。

    “奶奶,这是?”张萌指着这头羊。

    张奶奶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我跟净尘老和尚一出来,这头羊就在这里了,还浑身像是被水淋过一样。”

    一直围在羊身上的净尘和尚站起了身,沉着脸看向张萌,“萌丫头,这头羊来的蹊跷,我闻了下它身上的水,不是普通的水,倒像是某种动物的口水,也就是说,这头羊是被某种动物咬着拿回来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动物这么厉害。”

    张萌听完净尘和尚的解说,马上松开小张涛的手,走到这头羊的跟前查看,刚蹲下身子,突然被地上一块发着亮光的鳞片给晃了下眼睛。

    “净尘师傅,你看。”张萌拿起这块鳞片递到他面前。

    净尘和尚一看清这块鳞片,马上肯定道,“是蛇的鳞片。”

    “哇,大姐,你快看,是一条好漂亮的蛇啊。”就在两人商量着这块蛇鳞片是怎么回事时,小张涛欢喜的声音从张家院子的一个角落里传了过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