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七零当神婆 122养小鬼(三更,求首订)

时间:2018-10-18作者:禅静

    顾明台笑了一声,坦荡道,“这个萧局长大可以放心,我要萧家相帮的事不会是出卖国家,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来发誓。”

    这一下子,萧局长没有犹豫许久,很快答应了下来,“成,我替萧家答应你这个条件就是了。”

    顾明台马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那行,我们现在就去萧家。”

    王大胖在一旁听着一颗心都是的膨湃,听他们说要去萧家,马上举手道,“局长,让我开车送你们去吧。”

    萧局长想到王大胖跟顾明台之间的关系,想到接下来可能还会用到他,没多想,也就同意了。

    萧家的住跟聂家的住所差不多,都是那种小洋房一样的房子。不过萧家的住房面积要比聂家住的那一栋要大多了。

    王大胖开着的汽车刚到小洋房门口,就有人替他们打开大门。

    汽车直接进入了小洋房的大院子里。

    萧家的大门外挂着白灯笼,贴着白对联。

    里面还有人在大声的哭,听着就让人心里毛毛的。

    张萌紧紧的抓着身边的顾明台,这才记起昨天死在国际大饭店的那位斯文男子好像就是姓萧的。

    在前面领路的萧局长回过头一脸不好意思的解释,“两位,不好意思,最近家里有白事,两位多担待一点。”

    顾明台面不改色的开口道,“不会。”萧局长这才笑着松了口气,态度更加的热情领着他们进了萧家。

    这一次,他们直接上了二楼的一间大房间。

    进了里面,这下子连什么都不懂的王大胖都跟着皱起了一双眉。

    “什么味道啊,这么臭!”王大胖小声的跟在顾明台身后嘀咕。

    “这是死尸的味道!”走在前面的顾明台冷冷道。

    王大胖吓的脸色一变,两只手马上伸出来紧紧的抓住了顾明台的手臂,“顾营,我们可是好兄弟,等会儿要是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可要照顾好我,我上有老,下还有小的,我还不想这么早死啊。”

    顾明台微微皱眉,把手臂上的那两只胖手给甩了开。

    四人走到床边,只见床上的那个老人浑身干瘪,就像是饿了几十年一样,身上的骨头都清晰可见。

    “这就是我爸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爸明明才病了不过半年,可现在就成了这个样子。”萧局长上前给干瘪男人盖了下被子,满脸的难受。

    张萌走过去看了下,清楚的看见床上躺着的干瘪老人其实还活着,他那心跳还在跳动着。

    看了一会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张萌慢慢的退到了顾明台跟前,小声开口问,“顾明台,你能看出来这个萧家老爷子是怎么回事吗?”

    顾明台摸着下巴看了一会儿,突然道,“他的症状我以前跟着师父时曾经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人也是跟萧家这位老爷子一模一样。”

    苦着一张脸的萧局长听完顾明台这句话,马上像看着救星一样看着他,“顾同志,你是不是有办法治好我父亲了。”

    顾明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而是走到老爷子的跟前,用中指放在嘴里咬了一口,中指从嘴里出来时立即沾了一些血贴在了老爷子的额前。

    顾明台一边画一边念着咒语。

    这时候,躺在床上本来像个死人一样的萧老爷子立即活了一样,睁大着一双像珠子一样大的眼珠子坐了起来,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爸,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我是你儿子呀,你记起来了吗?”萧局长一看到坐起来的萧老爷子,高兴坏了,扑到了萧老爷子跟前。

    “咯咯,吃,我要吃,我要吃。”萧老爷子张着腥红的嘴巴冲着萧局长大喊。

    这场面极为可怕,萧局长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退了几步,惨白着张脸看向顾明台,“顾同志,我爸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顾明台在念咒的同时抽空看了他一眼,“这才是你父亲本来的样子,他在沉睡着时就是你们看到的样子,一旦醒了,就是这个样子,他这是被人种了小鬼。”

    “种小鬼!”萧局长脸很难看,到底是谁这么可恶,居然把这种阴损的事情弄到了他萧家人的身上来,要是让他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

    顾明台这时候可没有多余的闲心情去安慰他,很快转过头看向一边站着的张萌,“小萌,身上带了符纸没有?”

    张萌马上应道,“带了,要哪种?”低下头去翻找。

    “用符纸给我镇住他身上的小鬼就行了。”张萌很快从包里拿出了镇邪符扔在了发出凄励笑声的萧老爷子身上。

    原本像个小孩子一样大笑大喊着的萧老爷子立即变安静下来,整个人现在变成了跟木桩子一样,一动不动的。

    始终站在这间房间里的王大胖目睹了这一切,吓的一直往肚子里吐着唾沫。

    “你们是谁,放开我,放开我!”就在这时,原本安静着的萧老爷子突然面露狰狞,嘴里冒出孩童的叫骂声。

    “顾同志,我爸他这又是怎么了?”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萧局长一脸害怕的走到顾明台跟前询问。

    “他现在不是你爸了,你爸的魂魄现在暂时被这只小鬼压制着,等会儿他跟你说了什么,你都别听他的,要不然,出了事,后果局长你自己自负吧。”顾明台看着他叮嘱道。

    萧局长害怕的看了一眼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又是哭又是在骂的父亲,吞了下唾沫,马上全身打了一个激灵,立即保证,“放心,顾同志,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把我父亲给救回来,拜托了。”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定住我,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你们都是坏人,我的主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变成了孩童声音的萧老爷子死死的盯着顾明台。

    “你告诉我你主人是谁,我可以放你离开,怎么样,同不同意?”顾明台试着跟它讲条件。

    小鬼突然尖叫了一声,“休息,我是不会出卖我主人的,打死也不会。”

    “呵呵,想不到还是一只忠城的小鬼,那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鬼气硬,还是我的符纸硬。”

    话音一落,顾明台马上看向张萌,“小萌,把你身上的符纸都给我。”

    张萌哦了一声,立即把身上背着的背包拿了下来扔给了他。

    顾明台在包里翻了下,提出了一张符纸往萧老爷子后背上一贴,嘴里默念了几句咒。

    小鬼啊的一声惨叫,伴随着哭声,“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不要伤了我,我知道错了,哥哥,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那可怜的声音,真让人听着心有不忍。

    小鬼哭了好一会儿,见顾明台脸上没有一丝想要可怜它的意思,眼中闪过恨意,马上转过头看向张萌,可怜巴巴的求着,“姐姐,你救救我吧,我还是个孩子,我还不想死啊,这个哥哥好坏,居然用雷符,打的我浑身都疼。”

    张萌又生出了不忍的心,实在是这个小鬼的声音太小孩了,让她听着母爱心都升起来了。

    “我可以帮你向这个大哥哥求情,不过你要听我们的话,等会儿我们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只要回答好了,我就让这个大哥哥放你离开,行不行?”

    小鬼脸一沉,面容变的无比可怕,“你也是个坏人,跟天底下的女人一样可恶,你去死,去死。”

    顾明台脸沉沉的又拿出了一张符纸贴在了小鬼身上,这一次,小鬼的惨叫声弱了一点。

    “儿子,救救爸,爸爸要被这只小鬼给害死了,你快点把我身上的符纸都给撕了,快点。”

    这时候,萧老爷子像是变回了本人一样,一本正经的对着萧局长讲道。

    萧局长动了下双腿,突然脑子里想起了顾明台跟他交代的事情,马上狠着心停了下来,难过的看着萧老爷子道,“爸,你再忍忍,顾同志他会把那只小鬼从你身上驱赶出去的。”

    满脸慈容的萧老爷子脸色立即大变,面容凄励无比的冲他大喊,“你这个不孝子,你居然敢对父亲见死不救,你不配当我萧家的子孙。”

    “话真多,吵死人了。”顾明台沉着脸再拿了一张纸一贴,这一次,叫出来的居然不是小孩的惨叫声,而是萧老爷子的声音。

    “好痛啊,好痛啊,痛死我了,杀了我吧,别再折磨我了。”萧老爷子绝望的大叫。

    萧局长脸大变,一时心急,脑子里全然忘记了顾明台对他的吩咐,上前推开了床边站着的顾明台,不管不顾的把贴在萧老爷子身上的符纸给撕了下来。

    没有了符纸镇压的萧老爷子表情大变,用力的推开了萧局长,迅速的朝顾明台和张萌这边爬了过来。

    “妈呀,局长,你害死我们了。”王大胖吓的差点屁股尿流,正准备跑出去,结果那门突然自己关了起来。

    “你们都得死,你们都是坏人,都要死!”小鬼的脸越变越青,两只手指的指甲快速的生长,很快长成了像把尖刀一样锋利的爪子。

    顾明台紧紧抓着张萌的手,随手朝大喊大叫着的王大胖扔了一把桃木剑,“接着。”

    王大胖看着手上的木剑,顶着一张比死了还要难看的脸色望着顾明台,“顾营,你好好的给我扔把木剑干什么呀,又不能杀人的!”

    “能杀鬼,要不要,不要的话,还给我。”

    王大胖一听能杀鬼,马上死死的抱着它,赶紧应道,“要,要,我当然要了。”

    “我呢!”萧局长现在后悔的肠子都快要青了,直恨自己当时怎么就忘记了顾同志的吩咐了呢。

    顾明台扫了他一眼,冷淡道,“没有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站在离顾明台和张萌不到三步距离的小鬼,脸上突然扬起一抹阴森的邪笑,“好香,你的血好香,我要吃了你,这样我就可以能现出形来了!”小鬼流着口水盯住了张萌。

    张萌暗叫了一声糟,赶紧把顾明台手上拿着的包给拿了过来,手往里面一掏,拿出了一张空白还没有画的符纸。

    这时候,小鬼已经冲到了面前,长长的舌头沾着恶心的口水往张萌脸上一舔,“真的好香啊,姐姐,你给我吃了了吧,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吃你,绝对不会让你感到很痛苦的。”小鬼一副萌萌的表情跟张萌商量着。

    张萌吓的脸都白了,两条腿都打着颤,明明是一个很可爱的孩童声音,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寒毛渐起的。

    “滚开。”顾明台厌恶的拿出了一张事先抓好的驱邪符往它身上一扔。

    小鬼看到飞过来的符纸,脸先慌了下,身子往后退了两步。张萌摒着呼吸看着扔过去的符纸,本以为这符纸能让这只小鬼掉一层皮,哪想到这小鬼居然一只手抓住了这张符纸,让他给撕的一地都是碎符纸。

    顾明台脸一沉,心里没想到这只小鬼居然还有这一招。

    看着一地的碎符纸,张萌心都痛死了,这张符纸可值一百块钱啊,就让这只小鬼给轻轻一撕就撕没了。

    “咯咯,我不怕这符纸了,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还有她,我要吃了她,她身上好香,吃了它,我就能从那个黑黑的地方里走出来了。”小鬼说到这件兴奋的事情时,笑声笑的更加的凄励。

    顾明台神情一抿,马上拿出了身上带着的佛珠扔了过去,小鬼一看那佛珠,捂着脸连连倒退。

    角落里躲着的萧局长一看小鬼害怕这串佛珠,眼珠子转了几下,从角落里跑了出来,一把抢过了顾明台手上的佛珠。

    “你……。”张萌气的指着他。

    “反正你们两个是高人,一定有自保的能力,这串佛珠就给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让这串佛珠保佑我。”萧局长死死的抱着这串佛珠不撒手。

    小鬼一见害怕的佛珠不见了,马上又恢复了得意的样子。

    脸上扬起一抹阴森恐怖的冷笑,“不跟你们玩了,一点都不好玩,我要杀了你们!”

    小鬼发出恐怖的笑声,先往顾明台这边冲了过来。

    没有了佛珠做武器的顾明台一时间让这只小鬼给逼的连退了好几步,应付的有点吃力。

    张萌心中急的不行,一低头突然看到了手上抓着的空白符纸,脑中一个救命办法一闪而过。

    “黄青天,你别躲在里面了,给我出来。”话音一落,张萌把一直躲在背包里的黄青天给拖了出来。

    装着死的黄青天无奈之下只能睁开了一双黄鼠狼眼,“你们打着就打着吧,叫我出来干什么,我还要睡觉呢。”

    张萌听的嘴角抽抽,他们在外面跟那只小鬼斗的你死我活的,这家伙居然在她背包里睡觉。

    “睡你个大头鬼啊,现在都火烧眉毛的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给我睡觉,快点去帮顾明台了,我画点东西,很快就过来。”一讲完,张萌不客气的提着它往顾明台那边一扔。

    看着顾明台那边有黄青天在帮忙,一时间不会有事,她赶紧把中指塞进嘴里用力的咬了下,沾着血的中指在空白的符纸上用力的画了一个符号,接下来是第二张,第三张,一直画到手上的血没得出了,张萌这才罢手。

    “顾明台,黄青天,你们让开。”

    一喊完,张萌一连扔出了两张用自己血画出来的符纸过去,那两张符纸在小鬼头顶上空转来转去,形成了一道八卦阵压在了他的身上。

    小鬼脸上立即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嘴里往外冒出黑黑的东西,一直哇哇的乱叫,“姐姐,不要杀我,我还是个孩子啊,你这么忍心吗?”

    上过一次当的张萌可不会再被他这个样子给蒙弊了双眼,狠着心嘴里默念着咒语,最后大声念了一句,“敕。”

    “啪”的一声轻响,一道白色的光芒从萧老爷子的身体里飘了出来,很快在半空中烟消云散了。

    房间里重新变回了原样。

    躲在角落里的萧局长马上跑了出来把趴在地上的萧老爷子扶了起来,担心的喊着,“爸,爸,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

    喊了几次都没喊醒,萧局长担心的看向顾明台这边,“顾同志,你看看我吧,我爸这是怎么了?他不会是被小鬼给害死了吧!”

    张萌拉紧着正要过去的顾明台,不让他过去。

    又冲正对着萧老爷子担心坏了的萧局长翻了一个白眼,一想到不久前这个没义气的男人为了他自己的一条命,把顾明台手上的佛珠给抢走了,差点还害了他们大家,顿时就看他不顺眼了。

    “没事,我就过去看看。”哄完张萌,顾明台走了过去查看了下昏迷不醒的萧老爷子。

    过了一会儿,表情淡定的看着萧局长道,“放心,萧老爷没事,只是因为长时间被邪物占着身子,身子必然是会受亏损,现在他身子虚,只要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身体自然能慢慢变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