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七零当神婆 120人间地狱(一更,首订求订)

时间:2018-10-18作者:禅静

    张萌听到这里,眼底闪过明了的眼色,怪不得了,这秦霜霜属阴女,这样的人很容易撞上不干净的东西。

    “他要你帮他什么?”张萌追问道。

    秦霜霜慢吞吞的道,“学长前两天突然找上我,说让我今天带他去我工作的饭店里头,就这样子。”

    张萌低垂了眼眉,心里已经算到了不久前饭店里发生的杀人事件估计就跟她们现在谈论的那只鬼有关。

    “不好,快带我去你那个学长死去的地方,快点。”

    这鬼要是杀了人,那就真正成为了恶鬼,这要是成恶鬼的鬼魂,那可是六亲不认的。

    “还愣着干什么呀,快点我去啊。”见她还杵在这,张萌对着她大声一喊。

    被吼回神的秦霜霜吓的六神无主,脑袋懵懵的领着张萌就出了棚户区。

    在秦霜霜的带领下,她们两人来到了一处废弃的一座学校里头。

    现在她们正停在一口枯井旁边。

    “表嫂,学长他就是死在这里的,当时这件事情在四周闹了不少的轰动,学长他死的好惨,他是被人割喉死掉的。”秦霜霜脸色发白的指着这口枯井。

    张萌上前往井里瞧了一眼,里面只有淡淡的鬼气,淡的就好像随时快要烟消云散一样。

    “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一步了。”张萌懊恼的叹了口气。

    张萌抬头看了一眼脸上黑气越来越严重的秦霜霜,马上从背包里拿了一个杯子和一张符纸。

    燃烧着的符纸在杯子里发出了淡绿的火光,不一会儿,符纸就完全在杯子里烧完。

    就着水壶里的水,张萌把泡好的符水递到了她的跟前,“喝下去吧,这样还能保证你的三魂七魄能在你的身体里多待一些时间。”

    秦霜霜看着杯子里浑蚀的水,愣了下,不安的朝张萌喊了一句,“表嫂。”

    张萌神情严肃的看着她道,“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把这杯水喝了,要是不信,那你就等着当你那位好学长的替身吧。”

    秦霜霜吓的嘴唇都黑了起来,一把抢过了张萌手上的这杯符水,“我相信你,表嫂,我喝。”

    话音一落,半杯浑蚀的符水全部进了她的肚子里,生怕掉下一滴似的,秦霜霜喝到后面还用手捧着下巴。

    张萌看她喝完那杯符水后,她本来已经有点想魂离的三魂七魄慢慢又安静了下来。

    “我们去找聂冰心吧!”现在她想来想去,唯一能猜到那个男鬼去的地方就是聂冰心所在的公安局大牢了。

    半个小时后,她们来到上海市x分区的公安局门口。

    刚进门,里面的气氛就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正坐在里面一张椅子上愁眉苦脸着的王大胖没想到自己刚一抬头就看到了今天才刚认识的新嫂子,“嫂子,你怎么过来了,顾营呢,他也跟你一块过来了吗?”

    “王同志你好,这次只是我跟我这个表妹一块过来,顾明台他没有来。”

    说完,她看了下警厅里眉头紧蹙的众人,关心的问,“对了,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看起来好像苦大仇深似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王大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同事,叹了口气,很快又转过头,脸上闪过惊慌,小声的在张萌跟前道,“嫂子,别提了,今天我们局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撞邪了,关犯人的那边的门一直打不开,刚好上面要我们这边带一个囚犯过去审问,结果到现在都没把门给打开,这下子好了,我们等会儿又要挨上头的骂了,大伙能高兴的起来才怪呢。”

    张萌沉吟了片刻,马上看向又叹了一口气的王大胖,“能不能带我去你们关犯人的地方看看,或许我能帮上忙。”

    王大胖犹豫了半天,突然道,“那行吧,嫂子,我这就带你过去看看。”

    “那表嫂,我呢?”一直站在旁边的秦霜霜拉了下张萌的衣角,小声的问道。

    张萌看了她一眼,“你跟着我一块过去,这件事情起因是你,这了结的应该也是你,不用怕,表嫂会保护你。”

    秦霜霜松了口气,用力一点头,“嗯,我相信表嫂。”

    来到公安大牢的大门外,这里的情形果然如王大胖所说的那样,明明那门没有上锁,可就是无论使多大的力气都打不开。

    “嫂子,你现在知道我真没骗你了吧,这个地方今天真的太邪门了,这种事情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刚刚听这里的老同事说这里经常抓了穷凶极恶的犯人关着,这是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我看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张萌瞧了他一眼,见这个家伙怕的两条腿都抖着。“王同志,你要是怕的话先回局里吧,这边你可以不用陪我的。”

    张萌笑着说道。王大胖表情有点尴尬了,用力摇头,“这个不行,我要是把你扔在这里了,要是让顾营知道了,他非得打死我不可以,我不能走。”

    张萌抿嘴一笑,就在这时,里面吹起了一阵刺骨的阴风。

    “嘶,这是哪里来的风啊,怎么这么冷的。”

    王大胖话一落,慢慢的张大了嘴巴,两条腿抖的更加响了,“我突然想起来了,这里可是密封的,根本连窗户都没有,怎么会有风的?”

    张萌脸色一变,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符纸贴在了门把上,嘴里默念了几声咒语,“天有天灵,地有地灵,神兵火急如律令”。

    符纸迅速燃烧,一道金光闪现,那一直紧闭着的大门突然怦的一声,那一扇大门突然自己打开了。

    刚刚见识了这里所发生一切的王大胖,嘴巴再次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

    “你们先在这里守着,我先进去看一下,等确定没事了,我会叫你们进来。”

    交代完他们两人,张萌马上自己先进了里面。

    王大胖这时候嘴巴终于合上了,一双星星一样的双眼紧紧盯在已经往里面进去的张萌身上,“嫂子是不是神仙啊,居然这么厉害。”

    “表嫂她是神婆,专门捉鬼的那种。”秦霜霜看了他一眼,一副与有荣焉的讲道。

    另一边,已经进去的张萌让这空气里弥漫着的味道给刺的差点想大吐。

    这里面的空气里全是浓重的血腥味,令人想作呕。

    越往里面走,里面的情况越让人看着寒毛渐起。

    这里住着的犯人全部被什么东西给分尸了,鲜血流的满地都是,怪不得这里的血腥味会这么重了。

    张萌根据王大胖一开始的指示,很快找到了关押聂冰心的那间牢房。

    因为聂家在上海的身份,公安局这边虽然抓了聂冰心,不过却以优礼的态度对待着。

    跟其他的牢房犯人相比,聂冰心住的舒服多了,一个人住一间牢房。刚到聂冰心所在的牢房,张萌便看见里面的聂冰心正躺在床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而在她的身上正有一只脸色苍白,表情狰狞的男鬼掐着她脖子,在索着她的命。

    “恶鬼,还不快住手。”张萌拿出符纸站在牢房外大喊了一声。

    掐着聂冰心的男鬼愤怒的慢慢转过头,他的脖子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要掉下来一样,皮肤白的可怕,浑身的血就像是被流干了一样,脸上的表情更是扭曲得可怕。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最好少管闲事,不然我连你一块杀了。”男鬼发出一声凄厉的鬼叫,威胁的看着张萌。

    “冤有头债有主,她杀了你,你要索她的命,我可以不管,不过这次你为了报你自己的一己之仇,居然还害了无辜的人,就凭这个,我就不能放过你。”

    话音一落,趁着他不注意,张萌从包里抽出了一张用自己血画出来的符纸,口中高声念了一遍咒语,“八卦灵灵,统领天兵,六十四将速来帮助。”

    念完,用力往它身上一扔,大声喊了一句,“敕。”

    还没等男鬼反应过来,它整只身子往后飞出了好远,它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半透明。

    男鬼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眼中闪过不甘,对着张萌阴狠狠的看了一眼,转身想逃出去。

    不过张萌早有准备,手腕一抖,白色肉肉的食魂蛊虫从她手臂上飞了出去,准确无误的飞到了男鬼的身上慢慢的啃咬起来。

    男鬼顿时发出惨叫声,凄惨的鬼叫声就连外面的王大胖和秦霜霜都听着了,二人吓的脸色白白,浑身发着抖。

    里面,男鬼惨叫了几声,它那透明的身子慢慢的消失,最后变成了空气,消失在这尘世当中。

    这时张萌的注意力全部让王大胖突然走进来给打断了,没注意到空气中有一道细小的白色光点从窗户里飘了出去。

    王大胖满头是冷汗的跑进来,一只手还抓着枪在四周警备着,战战兢兢的看着张萌问,“嫂子,那,那个,那个什么东西呢?”

    “已经解决了!”张萌藏好已经重新变回手绳上的食魂蛊虫,轻松的回答道。

    王大胖立即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当他目光扫到这牢里的尸横遍野的尸首时,又笑不出来了。

    “嫂子,这,这些都是那只鬼给我弄的是不是?可恶的家伙,居然这么没有人性,要是让我看见它,我非得一枪毙了它不可。”王大胖咬着牙骂道。

    张萌翻了一个白眼,“要不然我让它再回来,看看你的枪能不能一枪毙了它?好不好?”

    王大胖吓的差点把手上的枪给掉在地上,在半空中兜了几下之后,又让他给接着了,两只手抱紧着这把枪,一脸讪讪的看着张萌道,“嫂子,你刚才不是说那只鬼已经死了吗,你可别吓我,我胆子很小的。”

    张萌摇头一笑。

    就在这时,秦霜霜也一脸害怕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嫂子,我,我学长呢?”

    “已经烟消云散了,怎么了,怪表嫂杀了你的学长?”张萌盯着她问。

    秦霜霜用力摇头,“怎么会,我知道的,学长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温文儒雅的学长了,他还想要了我的命!”后面这句话,她说的小声又难过。

    看她想明白了,张萌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走过去搂着她肩膀说,“你能想明白就好了,你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以后可别再干随便答应人的事情了,听到没有。”

    自己能劫后余生,秦霜霜心里是大喜又悲的,又是哭又是笑的,“我知道了,谢谢表嫂。”

    “啊……。”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从旁边传了过来。王大胖吓的忙用枪指着那个方向。

    等他看清楚喊的人之后,松了口气,很快把举着的枪放了下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有鬼啊,有鬼啊!救救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别杀我。

    ”刚刚醒过来的聂冰心因为受到了男鬼杀她的惊吓,现在坐在床上两只手又是乱划又是乱叫的,整个人就像个疯子一样。

    张萌扫了聂冰心一眼,眼中无同情。对这个女人,张萌是真的同情不起来,她有今天的这些罪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的,不值得人同情。

    离开了公安局,张萌跟秦霜霜回到了棚户区的秦家。正好赶上了秦家这边吃饭的时间。

    这次回来,张萌见到了顾明台的小舅,秦昊。是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个有文化的人。

    当她们两个一进屋,正在跟秦昊聊着天的顾明台突然鼻子动了下,眼睛朝张萌这边看了一眼,眉头轻轻蹙了下。

    “爸爸。”秦霜霜看到回来的父亲,高兴的跑过来。

    “回来了,跟你表嫂去哪里了?”秦昊果然如他给人的气质一样,说话都像是春日刚初升的太阳一般,温暖如润。

    秦霜霜心虚的往张萌这边看了一眼,慢吞吞的回答,“没,没去哪里,就去别处逛逛了。”

    张萌也走到了顾明台这边,大方的朝他喊了一声,“舅舅。”

    秦昊笑眯眯的应了一声,眼眶微红的说道,“太好了,要是姐姐还在话,她一定会高兴极了的。”

    “舅舅。”顾明台轻声喊了一句。

    秦昊马上擦了下眼眶,笑着道,“好了,不说这些伤心难过的事情了,这次过来,你们两个是打算在这里长住还是怎么着?”

    “不会长住,我们再过几天就要回去。”顾明台说道。

    秦昊脸上笑容里立即多了一丝不舍,“这么快,我们大家才刚相认,就不能在这里多待段时间吗?”

    “舅舅,我在部队那边不能离开太久,下次舅舅要是有时间了,可以带着外公他们过来,我一定好好招待你们。”相对于秦昊的不舍,顾明台这边倒是非常的理性。

    吃饭的时候,秦昊看到满桌子的好菜,心里更是把外甥对他家的这个恩给记在了心中。

    在秦家的这顿饭一直到晚上九点才结束。

    秦昊一脸不舍却又无奈的把外甥跟外甥媳妇送出了棚户区。

    如果不是因为自家的条件,他还真的想把刚认的外甥给留下来住几晚,可惜了,他们家就只有一个房间,一家人住着都转不开来,更别说留人住了。

    从秦家出来,顾明台问起了吃饭前闻到的那股血腥味的事。

    张萌也没隐瞒,一五一十的把在公安局那边发生的事情全部讲给了他听。

    “顾明台,聂冰心这次估计是真疯了,我听王大胖说她要是真疯了,他们那边可能会把她放出来,你说到时候聂家那边不会又过来找你帮忙什么的吧。”

    想起聂冰心这种自私又凶残的女人,张萌心里是一百个一万个不愿意去救的心思。

    “别担心,我还怕他们不来求我呢,只要他们来求了,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顾明台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

    张萌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里冷嗖嗖的,在心里替聂家那边人先烧起了一道自求多福的长香了。

    这一晚上对聂家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太平的夜晚。

    作为聂冰心的父母,聂绍跟顾婉贞还在家里商量着怎么把待在公安局里的聂冰心救出来时,突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告诉了他们一个重磅坏消息,他们的女儿在牢里疯了,并且还把牢里关着的牢犯全给杀了。

    聂绍夫妻俩马上坐着汽车赶往公安局,结果看到的就是他们原来可爱又会撒娇的女儿现在变成了只会流口水,大喊大叫的疯女人。

    顾婉贞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晕倒在了公安局里。

    对于聂家这边发生的这一切,已经躺在国际饭店舒服房间里的顾明台跟张萌自然是不知。

    此时的这一对小两口正看着他们面前的一张床。

    “都怪你,一开始订房的时候怎么不问清楚一点,现在好了,一张床,你让我们怎么睡?”

    张萌推了下身边的男人,羞的脸都红透了。

    不久前这个男人去订房,只说订房,没说要订两间,结果人家柜台的服务员以为他只是要一间,结果他们这次从秦家回来一问才知道人家只给他们订了一间,本来再订的,又被告知,他们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