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六百八十章终不能幸免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阿九!”

    “我为何就喜欢上了你!”凤九无声抽泣。

    不多时,刘奇胸口便被凤九的眼泪浸湿,柔声道:“阿九,你如今还怀着孩子,莫要哭了!”

    低下头,小心的替怀中人擦去泪水,叹息道:“你可知那日你说你腹中的孩子是云起的,委实伤透了我的心!”

    “那是你活该!”凤九嗔怪出声。

    刘奇将手放到凤九肚皮之上,总算触碰到日思夜想的孩子,面上皆是餮足,霸道到:“这是我刘奇的孩子,怎可随了他人知姓?”

    “这是我的孩子!”凤九正色出声,定定看向刘奇:“他随我姓凤!”

    刘奇一时愣住。

    “你害得他断子绝孙,刘奇,这坎,我过不去!”凤九深吸一口气。

    抹去眼角泪水,深吸一口气道:“若是随了你姓,对不起我与他多年交情!”

    “到底还是不能原谅我嘛?”刘奇慢慢松开手,面上尽是颓然。

    凤九缄默不语。

    刘奇只觉狼狈,站起身,干笑到:“你且多喝些粥,我去收拾行李!”

    说罢,落荒而逃。

    二人心中都清楚的紧,这件事,只怕是他二人之间永远都心结了。

    凤九看着眼前那一碗粥,只觉有些难以下咽,想起刘奇手上烫出来的那伤疤,轻叹一声,端起碗,仰头喝下。

    晌午十分,总算是将行李收拾好,若柳扶着凤九走了出来,往马车旁走去。

    刘奇将轿帘掀开,叮嘱若柳道:“王妃是双身子,你且多加留意,免得叫冷风吹着了她!”

    “是!”若柳应下,扶着凤九上了马车。

    元一勒紧缰绳,走了过来,规劝道:“王爷,你不如去马车上,旧伤未好,若是再挣破伤口添了新伤可如何是好?”

    “无碍!”刘奇回头看了眼马车,到底是放心不下。

    他二人现下心结未解,若是凤九又舍了他而去,他如何是好?

    “驾!”刘奇勒紧缰绳,驾马往前驶去。

    顾及到凤九腹中的孩子,马车驶的极慢。

    颠簸之中,凤九晕晕乎乎睡了过去,若柳忙将帘子挑起,压低声音唤着刘奇。

    “王爷,王妃睡熟了,你且进来罢!”

    刘奇停下马,透过帘子一角观望着凤九的睡颜,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意。

    若柳出声催促道:“王妃若是睡熟了,一时半会是醒不了的,王爷有伤在身,不宜骑马,还是进来吧!”

    说罢,翻身下了马车,刘奇亦是下了马,上了马车。

    元一一把抱起若柳,抱着其上了马,若柳第一次骑马,花容失色,身子止不住的哆嗦。

    元一低低笑开,凑到若柳耳边轻声道:“我的马术,你还不相信嘛?”

    说罢,勒紧缰绳,疾驰而去。

    马车之上,刘奇小心抱着凤九,一只手小心翼翼的贴上微微隆起的肚子。

    腹中的孩子似乎有所感应,轻轻踢了肚皮一脚,刘奇大喜过望,掌心微颤,贴了上去。

    这样瘦弱的身躯之中,孕育着她和他的孩子。

    刘奇闭上眼睛,低下头,吻上凤九的额。

    午时刚过,路过一处矮林,若柳担忧凤九久坐不适,提议稍作休整。

    马车停了下来,正在这时,暗处忽然窜出一对人马,拦住三人去路。

    马车上的刘奇睁开眼睛,心下一沉。

    “来者何人?”元一将若柳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身后的那群黑衣人。

    “刘奇呢?莫不是做了缩头乌龟,要你来保护罢?”为首的冷笑几声。

    刘奇忍不住皱眉,这声音,也未免太过耳熟了些。

    将凤九放好,掀开轿帘走了出来,黑衣人瞧见他,摘下面上黑纱,显出真容。

    元一忍不住惊呼出声:“三皇子?”

    “怎么?见到我很失望?”刘然面无表情,定定看向刘奇。

    刘奇冷笑道:“怨不得他云起不来追,原来你早已经等在此处!”

    “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叫我等来了你们!”刘然把玩着手上的佩剑。

    剑锋一转,直指刘奇:“当初的事,也该清算清算了罢!”

    刘奇手无寸铁,定定看向他,不躲不闪。

    “王爷小心!”元一惊呼出声,提剑迎了出去。

    刘奇淡扫他一眼,沉声道:“你且退下!”

    “可是王爷…”刘奇剑伤未愈,元一到底是放心不下。

    刘奇闭上眼睛:“这是我与他的恩怨,理应我与他清算,你去对付那些黑衣人罢!”

    元一咬一咬牙,将手里的剑扔了过来,转身朝着那些黑衣人扑去。

    刘然出手极快,第一剑,刘奇竟就有些招架不住。

    “你夺我妻,伤我身,今日,我势必要你十倍奉还!”刘然赤红着一双眼睛。

    刘奇神色淡然,险险避开刘然刺来的一剑,出声问到:“你何时知晓阿九是诈死的?”

    “自打你们回京,我便察觉出端倪,刘奇,你可当真是不择手段啊!”刘然怒吼一声,出手愈发狠戾。

    二人打斗的声音到底是惊动了马车上的人。

    凤九睁开眼睛,掀起轿帘,看见二人争锋相对,心下一沉,顾不得许多,翻身下了马车。

    “住手!”高呼一声。

    刘奇侧目看来,忍不住一惊:“阿九,你且回去!”

    “你二人,当真是夫妻情深呐!”刘然冷笑一声,挥剑砍在刘奇肩头。

    刘奇挂念凤九,未能及时避开,肩膀上到底是挨上一刀,鲜血映红刘然手里的佩剑。

    凤九再按捺不住,迈步跑了上来。

    身后黑衣人见状穷追不舍,千钧一发之际,若柳紧紧抱住凤九,惊呼出声:“王妃小心!”

    背上生生挨下一剑,剑刃入肉的声音格外清晰。

    元一杀红了眼,顾不得身后纠缠的那些黑衣人,直直朝着若柳的方向跑去。

    刘然收回剑,手起刀落,手刃了方才伤了若柳的那个黑衣人。

    “我说过什么?若你们伤了她一分,我便叫你们尸骨无存!”视线在黑衣人身上一一扫过!

    黑衣人看着倒下去的同伴尸首,到底是存了几分忌惮,不敢再轻易出手。

    “废物,还不退下!”刘然怒吼出声。

    黑衣人登时退了大半。

    元一踉跄着扑了上来,将若柳抱在怀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