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五百六十四章栽赃嫁祸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皇城。

    元妃双青葱般细嫩的手拿起一块糕点放入薄唇之中。

    糕点入口清甜,叫人心情也不由大好。

    “娘娘,殿下来了!”怜儿高呼出声。

    元妃拢了拢衣袖,坐直身子,不多时,刘真的身影在门外出现,恭恭敬敬的对着元妃行了个礼:“母妃!”

    被软禁了这些时日,刘真身形俨然消瘦了一圈,元妃眼中满是心疼,迎了上去,唏嘘道:“怎的瘦了这样多,等会叫嬷嬷给你熬些参汤补补身子!”

    刘真眼里满是戾气:“母妃,这次本可以打个胜仗,却落得如此下场,儿子实在不甘!”

    “过去的事便不必提了,你且养好身子要紧!”元妃只当他自负轻敌,出声规劝着。

    刘真猛的抬起头,愤然道:“难道母妃也以为是我大意,输了这场战事?”

    元妃轻叹一声道:“母妃知晓你心气高,输了难免愤愤不平,如今刘奇被流放边城,刘然此次也闯了大祸,你放心,那皇位,早晚是你的!”

    “这一次儿子吃了败仗,便是拜刘奇所赐!”刘真咬牙切齿道。

    元妃心下一惊:“刘奇?与他有关?”

    “上官思凡射穿了对方首领的手腕,儿子本可以乘胜追击,大破敌军,可却从后方来了一只军队,烧了我军粮草,这才被他们钻了空子,上官思凡已经查到那军队的来处了,是长公主留下来的死士!”刘真眸色阴沉。

    “长公主的死士自驸马死后,便被长公主流散民间,早已聚不齐,又怎会为刘奇所用?”元妃眼中满是疑惑。

    刘真冷笑一声:“母妃可知,长公主临死前曾将刘奇叫到他面前,想必就是那个时候将兵权交给他的!”

    “若真是如此,那刘奇,便留不得了!”元妃微眯起眼睛,神色微闪,看不出喜怒。

    刘真难以咽下这一口气,愤愤道:“还请母妃帮我谋划一番,拿到兵符,儿子要找他一决高下!这口气,不能白白咽下!”

    元妃勾了勾唇:“你道谋划,本宫今日还当真为你谋划了一番,想来凤九新丧,凤煜必定悲痛交加,若是将这笔账算在刘奇头上,你说,他会不会全力以赴的帮我们母子?”

    刘真眼前一亮:“母妃当真是好计谋!”

    凤九死的蹊跷,此事一直悬在那里,若是能将其嫁祸到刘奇身上,倒不失为一石二鸟之际。

    花月楼。

    花楼之上人声嘈杂,凤煜一身白衣,毫不顾忌的在楼中行进着,众人纷纷侧目。

    窃窃私语声传到凤煜耳朵里。

    “这凤将军死了两个老婆,女儿也死了,这会子还来花楼呢?”

    “就是,你看他身上穿的,也不嫌丢人!”

    凤煜眼皮子未抬,径直朝着雅间而去。

    雅间外早已有小厮等着,看见凤煜,赶忙迎上来,面上笑意殷勤。

    “凤将军,我们殿下恭候你多时了呢!”

    凤煜面色阴沉不曾理会那小厮,推开门,径直闯了进去。

    小厮灿灿笑着,紧跟其后也迎了上去。

    雅间内空无一人,凤煜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小厮见势不妙,赶忙出声解释道:“大人莫怪,殿下刚被解除软禁,故而得避着嫌,奴才这就去通禀!”

    雅间之内藏着一间密室,只见那小厮走到书柜处,将一个白玉花瓶掉转了一个方向,密室的暗门缓缓打开。

    刘真自内走出。

    一席青衫衬的他英姿飒爽,凤煜暗道可惜,可惜他里子坏了,穿的再人魔狗样,也是无济于事的。

    “殿下叫我来,有何贵干?”凤煜冷冷出声也不行礼,走到一旁架起二郎腿坐下。

    刘真也不见怪,淡淡笑开,拱手谢罪:“将军如今替阿九守丧,本不该叫将军来此,实在是有难言之隐!”

    凤煜听得他唤一声阿九,眉头不由皱起:“小女与殿下交情不深,殿下还是叫她凤九罢!”

    “那便是将军不知了,我与阿九,有过一段私情!”刘真嘴角弧度愈发深沉。

    凤煜再坐不住,站直身子,猛的抬手拍了把面前的梨木桌面。

    桌子发出一声闷响,刘真面色不改,定定看向凤煜。

    “小女已死,还请殿下不要污了她的名节才是,她是顶着三皇妃的名分走的,便是三皇子的人!”凤煜怒目而视。

    刘真做出一副悲戚状:“并非是我有意编排阿九,想当初若不是三哥横插一脚,如今我与阿九,早已是一对了!”

    凤煜冷笑一声:“老夫只知阿九与三殿下自小玩在一处,而张家小姐同五殿下交好,倒不知殿下何时与阿九有了私情了,殿下可要慎言呢,否则,怎对得起五皇妃在天之灵?”

    刘真苦笑一声:“这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将军看过这封信便知!”

    说罢自袖中取出一封信,递到凤煜手上。

    凤煜眉心紧蹙:“这是何物?”

    “将军看过便知!”

    凤煜怀着疑虑将信件打开,眸色陡然阴沉。

    那封事,却是凤九的字迹无疑。

    其上所言,每一句,都能治她一个大不敬的罪名,与刘真有着私情,还编排刘奇求爱不成,由爱生恨,想要加害于她。

    凤煜掌心轻颤。

    他以为阿九死了,便可由他捏造事实,颠倒黑白嘛?

    若不是刘奇将阿九带到塞外,那他今日见到这一封信,当真要以为事实便是如此了。

    凤煜将信件捏在掌心,忍下怒火,抬眼看向刘真。

    “殿下这是何意?”

    刘真轻叹道:“想当初我与阿九情投意合,无奈七弟也心属阿九,想要横刀夺爱,阿九性子刚烈,自然不依,可七弟却…”

    他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话里有话。

    “殿下到底想要说什么?”凤煜不耐的打断刘真。

    “将军,你难道不觉得,阿九的死,事有蹊跷嘛?阿九身子一贯强健,又怎会死的不明不白!”刘真试探出声。

    凤煜索性将计就计,微眯起眼睛,依了刘真所想,装作诧异:“殿下的意思是,阿九的死,与七皇子有关?”

    “正是!想来将军也不想看着阿九白白枉死罢!”刘真压低声音。

    “若当真是他做的,即便我拼了我这一条老命,也要替阿九报仇!”凤煜愤然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