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五百四十八章送子庵祈福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伸手将门打开,看见若柳清秀面容。

    “若柳姑娘!”欢喜笑的讨好。

    若柳语气冷淡:“姑娘是主子,我不过是丫鬟,怎担得起这一声姑娘,还是叫我若柳罢!”

    欢喜面上笑意登时僵住,咬着唇瓣,眼底氤氲着水汽。

    若柳在心下狠狠啐了一口,真真是个狐媚子,她不过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她做出这样一副委屈的模样是给谁看?

    “小姐邀你明日一同去送子庵,为姑娘肚子里的孩子祈福!”若柳淡淡出声。

    将欢喜眼里一闪而过的心虚收入眼底,意味深长的叮嘱道:“欢喜姑娘,我家小姐,可是极为看中姑娘肚子的这个孩子呢,这可是王府的第一个孩子!”

    “是…”欢喜干笑着出声。

    若柳再不看她,转身离去。

    欢喜目送着她离去的背影,眼中神色慢慢变得阴狠,她正愁这显怀一事,既然她撞了上来,便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凤九正调着手上的香料,调好之际,细嗅一番,眉头不自觉皱起。

    伸手将调好的香撇了去,正在这时,张琴抱着孩子缓步而来,看见地上撒了一地的香料,不由诧异。

    “你这是做什么?”

    凤九叹了口气:“总觉得这味道不对,料想我应该没有调香的天赋!”

    原想着替刘奇调一味檀香,可惜调出来的,总不尽人意。

    张琴抿嘴一笑,哄着怀里的孩子道:“无忧,你瞧瞧,干娘调不出香,生气了,你快哄哄干娘!”

    说罢,将孩子往凤九怀里凑。

    无忧被逗得开怀大笑,凤九看见他无邪笑颜,嘴角也不自觉带上一抹笑意,伸手将孩子接在手里,笑到:“幸好有无忧哄着干娘!”

    张琴见她满脸宠溺,调笑到:“你竟然这般喜欢孩子,不如自己生上一个!”

    “我还未成亲,哪里来的孩子!”凤九嗔怪的瞪她一眼。

    张琴笑的越发玩味:“你如今与七皇子躲在这里,皇城中的人都道那个混世魔王凤九死了,你如今生了孩子,又能如何?”

    凤九笑的无奈:“你这般不着调,无忧该被你教成什么样子?”

    张琴耸耸肩,眼里满是无谓:“怕什么,我将他教的无法无天,不是还有你这个干娘替他兜着!”

    张琴说罢,凑到无忧近前,抓起无忧的食指:“是不是啊,小无忧?”

    无忧正是吖吖学语的时候,不明所以,跟着张琴后面啊啊的叫着。

    张琴被他逗得笑倒在床上。

    感慨道:“还是他好,什么也不懂,每天吃了睡,睡了吃!”

    “不是有你我替他兜着嘛!”凤九笑到。

    张琴起身,定定的看着凤九:“那个欢喜,你打算如何处置?”

    “小姐,小姐!”若柳气喘吁吁的在门外站定。

    无忧见到一直陪自己玩的若柳,张开小手要若柳抱,若柳笑着上前,将无忧抱在怀里,亲昵的凑到他面上,笑到:“无忧有没有想若柳?”

    “如何了?”凤九出声追问。

    提及欢喜,若柳面上的笑意登时冷却下去,恶狠狠的呸了一口道:“小姐,你是没看见她那副面孔,像是真的有了身孕一般!”

    “做戏自然要做全套,有些谎话若是说的多了,便也就成了真的了!”凤九拿起茶盏,吹去浮在水面上的两片茶尖,浅尝了一口。

    不由皱起眉头,这茶,果然苦极了。

    张琴凑了上来,撇嘴道:“不知你是如何想的,明知她是假孕,还要带她去祈福,欺瞒菩萨,也不怕折寿!”

    凤九笑的狡黠:“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明日,自然走不到菩萨近前!”

    “为何?”张琴心下好奇。

    凤九将茶盏放回到桌上,不慌不忙道:“你可知她如今最紧要的事是什么?”

    “将你压下去,将刘奇据为己有?”张琴答得不假思索。

    凤九无奈。

    “非也,她既然说自己有了身孕,那么最要紧的,该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那孩子根本就是个子虚乌有,有什么要紧了?”张琴一头雾水。

    “她有了身孕,却不显怀,你说,她该如何?”

    张琴楞楞看她,片刻之后,脑中轰然炸开:“你是说,小产?”

    凤九点了点头,笑到:“孺子可教也!”

    张琴心下一紧,出声追问:“你打算做什么?此事刘奇可知?”

    “他连欢喜是假孕尚且不知,自然是不知我的计划!”凤九神色淡然。

    张琴不由急了,抓住凤九的手:“你明知她针对你,明日还要她一起烧香祈福,岂不是给她制造机会,让她报复与你!”

    “她既然有此想法,自然要给她制造机会!”凤九对着若柳使了个眼色。

    若柳心领神会,将无忧抱着往外走去。

    这些事,还是少让孩子听得为好。

    张琴叹了口气:“你一贯是个有主意的,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便也不拦你,只是此事非同小可,明日,我同你一起去!”

    “你得留下,替我看着他才是!”凤九拍一拍张琴的手背。

    “你要我看着他,莫非…”张琴忽然明白了凤九用意,她是要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好替刘奇堵住底下将士的嘴。

    凤九点点头,夸赞道:“张琴,你如今生了无忧,这脑子真是越发灵光了!”

    张琴长叹一声:“凤九,我做过别人妻子,也做了母亲,知晓这世间,唯有男人最是善变,你这般,值得嘛?”

    “值得,他与刘真,不是同一类人!”凤九嫣然一笑。

    张琴张了张嘴,到底是未再出声规劝,想当初,她何尝不是听不进规劝呢。

    有些事,唯有头破血流了,方才翻然悔悟,只可惜为时已晚。

    清晨。

    若柳早早备了一匹马,牵到府上后门处,凤九收拾妥当,等在小门处,久不见欢喜人影。

    不由焦急,若是刘奇发现自己不在,祈福之事,便要泡汤了。

    “你去瞧瞧,她来了没有?”凤九出声催促。

    若柳应下,正欲动身,却见张琴抱着无忧赶了过来。

    “凤九!”

    “你怎么来了?”凤九皱起眉头。

    张琴走到她近前站定,眼中带着担忧:“你当真想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