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五百三十五章故人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总算不再风餐露宿,可张琴却辗转难眠,熬到天亮,急急去寻孩子。

    却见一人抱着孩子站在门外,似乎已等待多时,孩子在他怀里酣睡。

    元一将孩子小心交到张琴手上,面色凝重。

    孩子看起来面色苍白,张琴自是心疼,忍不住落下泪来,将脸颊贴在孩子面上,出声问到:“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对不起…”元一有些内疚:“你莫要怪殿下,殿下也是为了救小姐,所以才取了这孩子一下心头血!”

    “心头血?你取了他的心头血?”张琴气的浑身止不住的战栗。

    她的孩子还这样小,便被针扎进心脏,张琴抱着孩子,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走去。

    元一赶忙拦住她:“张小姐,你这是去哪里?”

    “昨日我才来,你们取了这孩子的心头血,谁知下次你们会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来,我还是早些带着孩子离开,免得死在了你们手上!”张琴压抑着怒火。

    只怪她如今失势,纵有满腔怒火,却也无能为力。

    面前凭空出现一队黑衣人,拦住张琴去路。

    张琴转过身,冷笑一声:“怎么?我如今想要离开都不行了嘛?

    “张小姐,殿下说了,让我们务必照顾好你和小少爷,小姐还是留步罢!”元一走上前,对着那几个侍卫使了个眼色。

    张琴面色煞白,牢牢护住自己怀里的孩子,看向元一:“怎么,如今我想走,也是不可以了嘛?”

    “退下!”

    清冷声音在身后响起,元一恭敬行了个礼:“殿下!”

    刘奇稳步走上前,对着张琴颔了颔首:“昨日之事瞒着张小姐,是我不对,还请张小姐给在下一个赎罪的机会,奶娘已经到了府上,小公子的伤,在下定会倾尽天下最好的药为他医治!”

    张琴下意识将孩子搂的更紧一些,冷笑道:“殿下薄情,凤九刚走,你便有找了一个小姐,我不比凤九重要,如何能相信你说的话?”

    元一焦急起来,在一旁出声辩解道:“张小姐,你误会殿下了,殿下他…”

    “元一!你今日话实在是太多了!”刘奇冷冷出声,压下元一要脱口而出的话。

    元一咬咬牙,站到一旁。

    刘奇看向张琴:“我该替阿九谢谢你!”

    张琴不解他话中深意,满脸戒备的看着眼前人。

    刘奇转过身,淡淡道:“你若是要走,我不拦你,可这孩子如今身子孱弱,怕是折腾不得了,奶娘在你房里,是走是留,随你!”

    刘奇说罢,转身离去,元一凝视了张琴一眼,跟上刘奇的步伐往前走去。

    张琴抱着孩子,愣在原地,她如今身无分文,要去往何处呢?

    孩子忽然醒了来,嚎啕大哭起来,张琴知晓他是饿了,可她已经食不果腹多日,哪里有奶水喂养他呢。

    孩子越哭越厉害,生生哭哑了嗓子,张琴到底是妥协下来,抱着孩子蹲下身子,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似在替孩子不甘,又似在替凤九不甘,只恨她不能亲眼看看,自己一片痴心,到底是错付了。

    宣泄了一场,抱着孩子站起身来,抹了把眼泪,攒出一个笑意,哄着怀里的孩子,心下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她都会护好他!

    厢房。

    凤九惨白的面上总算有了些血色,刘奇负手站在一旁,安下心来。

    元一推门走了进来,站到刘奇身旁,压低声音道:“殿下,人留下来了!”

    刘奇点一点头:“将府上最好的药,都给那孩子送去!”

    元一点头应下,站在一旁,并未离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奇也不催促,等着他出声。

    踌躇良久,到底是下定决心询问出声:“殿下,等小姐醒了,要如何和她交代那孩子的事?”

    刘奇有片刻晃神,想来她性子善良,若是知道自己是取了那孩子的心头血来给她解毒,势必不能原谅自己。

    “且等她醒吧!”

    子蛊进入肺腑,即便取了无忧的心头血,想要解毒,也还是需要些时日。

    第二日过了午时,凤九还未醒。

    刘奇离开卧房,去了张琴房中。

    房门敞开着,刘奇迈步走了进去,张琴正逗弄着孩子,光亮被挡住,抬起头,看清来人,面上笑意登时便僵住,将孩子往身后带去。

    刘奇好似没有看见,淡淡道:“昨日说过要带你去见一位故人,今日,我是来兑现承诺的!”

    张琴满身戒备,并不能相信眼前人,刘奇又缓缓道:“若是放心不下,便抱着孩子同我来吧!”

    说罢,迈步往外走去。

    张琴咬一咬牙,想到自己如今寄人篱下,是万万得罪不起那人的,深吸一口气,抱着孩子便跟了上去。

    卧房外戒备森严,张琴抱着孩子,一刻也不愿松手。

    推门走了进去,忽闻得几分熟悉的香味,张琴登时愣住。

    这味道特别,只有在凤九身上,她闻到过,如今怎会在这边城?

    刘奇定定往床上看去,张琴训着他的视线一同望去,看见一张半掩在薄被之下的面容。

    心下一颤,仍是不敢相信,迈步想要往前。

    脚步却好似有千斤重,无论如何也走不了一步,刘奇清冷声音响起:“你抱着孩子辛苦,不如将他给我罢!”

    张琴有片刻的犹豫,又看向床榻之上的人,美人尖夺目,不会错,定然是她。

    将无忧送到刘奇手上,缓步朝着床榻之上行进。

    无忧年幼不知愁,躺在刘奇怀里笑的无邪,虽取了他心头血,却用了千年难寻的血莲花替他提气,不至太过孱弱。

    张琴踉跄着往前走去,几步之遥走了许久,直至看清凤九消瘦面容,捂着脸痛哭起来。

    柔儿死了,她不曾哭,这些时日颠沛流离,她也不曾哭,如今见到故人,再控制不住心下酸涩。

    想来昔日二人皇城同游,何等风光,如今却都要假死流落至边城,真真是造化弄人。

    凤九紧闭着眼睛,自是看不见眼前人,刘奇轻叹道:“你的讣告传来边城,她为此伤心许久,想来若是知道你来了这里,定然很是开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