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五百三十二章蹊跷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欢喜下意识想要往后退去,身后却不知何时来了两个侍卫,拦住她去路。

    “姑姑这是要做什么?”欢喜无措起来。

    苗姑负手站在原处,面无表情:“殿下说了,这药,乃是为了姑娘考虑,姑娘还是莫要辜负殿下一番苦心了!”

    说话间,婢女已经走到近处,要将药往欢喜嘴里送去。

    欢喜自是知晓那药是什么,拼命摇着头:“不,我要见王爷!”

    她不信,他如此绝情。

    “王爷陪着小姐,自是没有时间,姑娘还是莫要逼我出手了!”苗姑冷冷出声。

    那婢女按住欢喜身形,强行要将药往她嘴中送去。

    因着她负隅顽抗,药汁泼洒了些出来,苗姑皱起眉头,走上前,将药接到手上。

    “姑娘,你该知道,以你的身份,不配有殿下的子嗣!”苗姑扳开欢喜的嘴,强将药送了进去。

    欢喜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从苗姑手上将瓷碗推到地上,却已是为时晚矣,那药,无论如何,也咳不出来了。

    有吵闹声自天牢处传来,来了个府兵在苗姑耳边细说一番,苗姑神色微变,看向欢喜。

    “殿下明日会派人将你送出去,姑娘还是早些准备罢!”

    苗姑说罢,拂袖而去。

    欢喜倒在地上,半晌,怔怔笑开,王爷,你好狠的心呐,连最后一丝活路也不肯给我嘛?既然如此,那就莫要怪我心思缜密了!

    天牢处人声嘈杂,苗姑匆匆赶来之际,只看见在天牢外横尸的两个侍卫,心下一沉,伸手过去探上那人鼻息,身子已然僵硬,显然是死去多时。

    苗姑站起身,对着刘奇轻摇了摇头,刘奇眸色阴沉,对着身边亲信下令:“去找裴勇,找遍整个边城,都要将人给我找出来!”

    面色因为震怒而涨得通红,刘奇十指握拳,看得出来,是在极力隐忍。

    众人从未看过刘奇这样失控的时候,皆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苗姑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看向刘奇:“殿下,属下方才去找那位欢喜姑娘,她并不在房中!”

    “不在房中?”刘奇微眯起眼睛。

    她不在房中,偏巧这个时候,珈蓝逃脱了,此事,未免也太巧了些。

    半柱香后,欢喜房中。

    门外棍声起伏,夹杂着男人哀嚎的声音,欢喜身子止不住的战栗,看向面前那一席月白衣衫。

    “王…王爷!”

    刘奇面无表情,仿佛听不见外面那阵阵哀嚎。

    “欢喜姑娘,在我这府上,不听命令,便是如此下场!”刘奇似笑非笑的出声。

    欢喜身子一阵哆嗦,跪倒在刘奇面前,泪如雨下。

    “王爷,那日的事,欢喜实在不是故意的!欢喜路过小姐房门外,便被王爷拉了进去,其他的事…”

    刘奇冷笑一声,他虽然中了那迷香,可到底有几分意识,分明是珈蓝将他引入房中,又何来自己拉扯她入房之说?

    “你可曾知晓什么?”刘奇出声循循善诱。

    欢喜愣住,仰头看向男人,男人眸色深沉,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难不成,他是知晓了什么?

    门外忽然传来亲信冰冷的声音:“殿下,那两个侍卫,已经死了!”

    “扔去乱葬岗,胃狗!”刘奇冷冷出声。

    欢喜更加胆战心惊,低下头,不敢直视刘奇的眼睛。

    “那两个下人不听命令,太过放肆,待明日,我再派两个人过来!”刘奇淡淡出声。

    欢喜却明白那是何意,分明是要软禁她,欢喜忽然怔怔笑开,真好,他并不赶她出府,即便软禁在此,却也能日日看见他。

    窗纸上印出一个身影,那身影仓皇而来,似乎是前院出了急事。

    “殿下,小姐醒了!”来人语气慌张。

    欢喜下意识看向刘奇,看见对方清冷面上浮现的一丝焦急。

    刘奇站起身,撇了欢喜一眼,匆匆往外走去。

    欢喜保持着跪立的姿势,良久。

    他离去的匆忙,门扉未合紧,有凉风透过那一角吹了进来。

    果然,他那般冷静自持的人,唯有在凤九的事上,才那样慌张。

    她不甘心,凭什么,她梦寐以求的东西,凤九便能轻易得到?

    欢喜忽然抚上自己的肚皮,仰头大笑起来。

    王爷,你毁就毁在太过心慈手软,借着你的心善,欢喜要长长久久的留在你的身边!

    偏房。

    人声嘈杂,刘奇匆匆赶来,迈步便要进去,却被苗姑拦住脚步。

    “殿下,小姐她,想起来今日早上的事了!”

    刘奇掩下眉眼,淡淡道:“你让开!”

    苗姑轻叹一声:“许是母蛊出了什么变故,小姐现下喜怒无常,殿下小心!”

    说罢,闪身到一旁,给刘奇让出一条道。

    刘奇迈步走上前去,骨节分明的大手刚停在门扉之上,忽然听见房内人大吼一声:“让我去见珈蓝!”

    刘奇动作一顿,定了定神,方才推开门。

    凤九披头散发,坐在床头,看见他,登时便发了狂,拿起手边的青花茶盏,便朝着刘奇掷来,刘奇险险躲开,茶盏在身后碎落一地。

    紧接着扔来的,居然是自己从前给她防身的那一把匕首,匕首擦着刘奇面颊而过,割下太一缕发丝。

    左脸被划出一道血痕,刘奇看向凤九,神色哀伤。

    “阿九!”

    一声阿九唤的凤九不由愣住,前世之事如凉风拂面而来。

    他跪在自己身边,陪她一起赴死,周遭狂风大作,天地间只剩他一人。

    心狠狠抽痛起来,然而另一人的身影却席卷了凤九全部的心智,面前人是谁?自己又是谁?

    “珈蓝…珈蓝…”

    凤九呢喃着珈蓝的名字,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苗姑走上前来,看见刘奇面上的伤口,惊呼道:“殿下,你受伤了?”

    “无碍,你快去看一看她!”刘奇看向倒在床边的凤九。

    苗姑走到凤九近前,将人扶起,刘奇犹豫着,恐自己会使得凤九失控,到底是没有上前。

    苗姑将凤九扶到床上,转过身,面色阴沉:“想来是珈蓝对母蛊做了手脚,方才致使小姐发狂,小姐极力压制,方才晕了过去!”

    “去城内,找新生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