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五百二十九章中蛊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想要上前,却似是胆怯,怯生生唤了声王爷,刘奇只觉心烦意乱,对着苗姑使了个眼色,苗姑走上前,将人往房中带去。

    凤九回过头,只看见那薄被之上有一抹刺目的红。

    忍不住苦笑,想来那床薄被,还是若柳替自己做的,如今,倒是成了他们欢好的信物了。

    “那薄被,便当我贺殿下同欢喜姑娘圆房之礼罢!”凤九压下心下酸涩,冷冷出声。

    “阿九,你要闹到何时?”刘奇心下恼火,忍不住怒斥出声。

    凤九怔怔笑开,哪里是她想要闹呢,他竟喜欢她,自己便随了他的心愿,让出偏房,让他们长相厮守便是。

    “珈蓝,咱们走吧!”凤九轻叹出声,依在珈蓝怀里,眼中竟是苍凉。

    元一上前,欲将二人拦住,刘奇忽然轻声道:“罢,让他们走吧!”

    “殿下…”

    此事必定有蹊跷,若是就这般让凤九走了,只怕后患无穷啊!

    朝夕相处之下,元一早已将凤九认做自己的主子,如今看着两位主子反目成仇,他自然是心急如焚。

    刘奇对着他使了个眼色,元一无奈,只得退下。

    珈蓝扶着凤九,转身往偏房走去,就在二人转身之际,刘奇忽然出手,一把短匕没入珈蓝肩膀,珈蓝吃痛,手上力道随之一松。

    “将他带下去!”刘奇沉声吩咐。

    很快便有小厮上前,将珈蓝围住。

    “刘奇,你这是做什么?”凤九怒吼出声,想要上前阻止那些府兵。

    可那些人得了刘奇的命令,自然不会让凤九轻易得逞。

    “阿九,我从未想过,你会为了一个外人与我反目成仇!”刘奇眉宇间尽是苍凉。

    她听不得他的解释,还要与珈蓝私奔,刘奇被妒火燃尽了心智,他不能让凤九跟着珈蓝离开。

    “带走!”刘奇冷冷出声。

    几个府兵很快便拖着珈蓝往外走去,凤九忽然发了狂,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撞开拦在身前的府兵,冲到珈蓝面前,看见珈蓝染血的肩膀,瞳孔竟变成赤红色。

    “别哭,不疼!”珈蓝对她扬起一抹明媚笑意。

    凤九眼中带上杀意,转身看向站在台阶之上的刘奇:“我杀了你!”

    刘奇心下一惊,露出一抹苦涩笑意:“阿九,为了他,你竟然要杀了我?”

    凤九已经冲了上来,抓住刘奇的肩膀,张嘴咬了下去。

    “小姐!”众人皆愣住。

    刘奇眸色不改,看向那几个府兵,府兵不敢怠慢,当下便拉着珈蓝走了下去。

    珈蓝未加抵抗,直直看向刘奇,嘴角扬起一抹古怪笑意。

    元一走上前,一记手刀敲在凤九脖颈之上,凤九眼前一黑,倒在刘奇怀里。

    手腕处被咬过的伤口触目惊心。

    “殿下赎罪!”元一赶忙跪下请罪。

    刘奇抱着凤九,眼里神色晦暗不明,苗姑忽然上前,端详凤九良久,犹豫道:“殿下,事有蹊跷!”

    刘奇眼里有了一丝起伏,看向苗姑,等着对方出声。

    苗姑半蹲下身子,对着刘奇伸出手:“殿下先将小姐交给我!”

    刘奇动作轻柔,将凤九交到苗姑手里,凤九两眼紧闭,面颊上升起两团诡异的红晕。

    苗姑掀开凤九的眼皮,有血光一闪而过。

    “果然…”苗姑放下手,若有所思。

    “她怎么了?”刘奇出声质问。

    “殿下,小姐这是中蛊了!同心蛊!”苗姑面色阴沉。

    刘奇俯身看着静静睡去的凤九,眸色阴沉:“中了此蛊,会如何?”

    “在苗疆,这是极阴毒的蛊术,施蛊者利用蛊虫迷惑中蛊者心智,使其产生假象,以此与她长相厮守!”

    “混蛋!”未待苗姑说完,元一便抑制不住心下愤慨,怒吼出声,右手握拳击在身旁的榕树上,树上叶子飘摇落了一地。

    却还是意难平,元一握紧手上的佩剑,沉声道:“属下这便一刀解决了那个狂徒!”

    “慢着!”苗姑出声制止。

    “还要等到何时,他敢这般对待小姐,真是枉费殿下对他的救命之恩!”元一愤愤出声。

    苗姑轻叹一声:“同心蛊分为子母蛊,子蛊下在小姐身上,那母蛊,定然在他身上,杀了她,这蛊毒,便解不了了!”

    “这…”元一不由愣住。

    怀里的人忽然有了动静,凤九眼睫微颤,缓缓睁开眼睛,看清眼前的人,面上划过欣喜:“你回来了?”

    刘奇一时愣住,下意识看向苗姑。

    苗姑移开视线,片刻之后,下定决心,缓缓道:“这蛊毒侵入肺腑,如今小姐还认得你,但时日一长,便只会记得那珈蓝了!”

    刘奇手上力道不由一紧,凤九吃痛,视线微移,看见他手腕上的伤痕,惊呼一声,小心抬起他手腕。

    “你这手,是怎么回事?”凤九满脸心疼。

    刘奇轻抚她发端,淡淡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该记得什么?”凤九疑惑抬头,看见刘奇定定看着自己,神色晦暗不明。

    再看向一旁站着的苗姑同元一,皆是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凤九不由困惑:“你们此番回来,怎的都奇奇怪怪的?”

    “咱们回房!”刘奇将凤九拦腰抱起,往房中带去。

    苗姑微眯起眼睛,面色沉重。

    “要尽早找出母蛊,免得小姐心智错乱!”

    刘奇将凤九放到床榻之上,凤九坐直身子,有些好笑。

    “我又没病,你这般紧张我做什么?”

    刘奇身子一僵,良久,方才恢复如常,攒出一个笑意:“我这次去了盐路,反倒贪生怕死起来,阿九,我想留着这条命,与你长相厮守,你也该惜命才是,这万里河山,若是没有你与我并肩,还有何意义!”

    刘奇语气呢喃,抬手抚上凤九面颊,身子缓缓前倾。

    凤九看着眼前那越来越近的英俊面容,面颊绯红,仍是存着一丝清醒,推开他,紧张道:“你竟已经回来了,便去应付那钦差!”

    “钦差?”刘奇皱起眉头。

    凤九看着他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暗自诧异:“我让若柳去替你送信,你没有收到嘛?城主通风报信,上官文华对你起了疑心,派了人假扮钦差,来一探究竟!”

    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