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四百七十八章胁迫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你醒的正好。”刘真笑的狰狞,下一秒,居然将孩子高高举起。

    张琴陡然睁大了眼睛,顾不得自己身上酸痛,挣扎着便要坐起,虚弱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张琴,盐路出事了,你可知道?”刘真笑的残忍,全然不顾怀里哭的声嘶力竭的亲生骨肉。

    “盐路出事又怎么,你先将孩子给放下来。”张琴看着他手上哭的昏天黑地的孩子,只觉眼前一片漆黑,强撑着不肯倒下去。

    “我要你父亲请旨,让我管辖盐路一事。”刘真笑着,眼底满是戾气。

    张琴眼睛直直跟在孩子身上,这还是她醒来第一眼见到这孩子,还那样小,那样软软一团,就被如此粗暴对待。

    想起自己舍命将孩子生下,却被刘真这般对待,张琴眼眶通红,用尽力气对着刘真怒吼道:“刘真,你不是人!”

    “你说是不说?“刘真说着,手上陡然用力,那孩子被抓痛,哭的更加撕心裂肺。????不多时,已然没有了力气,气若游丝,抽泣着,似乎下一秒便要咽了气去。

    “你先将孩子放下来!”张琴慌了神,也不管自己身子孱弱,掀开被子踉跄着下了床,想要将自己的孩子给夺过来。

    刘真哪里肯给她这个机会,残忍一笑,将孩子举的更加高,厉声道:“你若是不去求了你父亲,我便将他摔死!”

    小柔怒吼道:“殿下,那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女人那样多,哪个不能替我生孩子?这孩子没了,再生便是,可是管辖那盐路的机会,只有这一个!”刘真已然癫狂,手上的孩子对他来说,不过是个赌注罢了。

    “我答应你!你将他给我!”张琴到底是败下阵来,伸出哆嗦的手,唯恐他伤到自己的孩子。

    刘真冷哼一声,将哭的背过气去的孩子递到张琴的手上,动作粗鲁,也不管孩子是否会受伤。

    张琴抱着怀里的孩子,眼底有大颗泪水滚落,将孩子抱的紧紧的,唯恐刘真又将他夺了过去。

    “明日上朝,我要看到你父亲请旨的诏书!”刘真不带一丝感情的出声,拂袖离去。

    厢房的木门发出沉重声响,小柔赶忙走到张琴身边,紧张的查看着孩子的情况。

    孩子尚小,方才经历了一番生死,现下已经闭上了眼睛,气息奄奄。

    “快,快去叫太医!”张琴慌乱出声。

    “好。”小柔不敢怠慢,踉跄着往外跑去。

    不多时,太医便被找了过来,看到张琴怀里气若游丝的孩子,心下也是一惊。

    “太医,你快看看我的孩子。”张琴赶忙上前将手上的孩子递到那太医手上。

    太医小心翼翼的接过,掀开那孩子半睁半闭的眼睛,只看见一丝眼白。

    “皇孙方才受了惊吓,现下身子正弱,要好好休息才是啊!断不可再受刺激了!”那太医语重心长的出声。

    知晓孩子没有性命之忧,张琴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将臂弯收紧,将脸凑到孩子脸庞,哽咽出声:“孩子,娘亲再不会让你受苦了。”

    这孩子刚生下来,连个名字都没有,刘真怎的忍心下这样重的手?

    张琴匆忙自床上走了下来,只着里衣,现下又是赤脚踩在冰凉地上,身子止不住的轻颤,那太医见状,长叹一声。

    “皇妃,现下已经入冬,您又在月子里,断断不能受寒啊!”

    张琴心里只有怀里的孩子,哪里能听进那太医再说什么,紧紧的抱着孩子哄着,对太医的话充耳不闻。

    那太医见状,轻摇了摇头,转身离去了。

    小柔赶忙上前,悄悄将眼底泪水掩下,出声劝道:“皇妃,还是快些去床上罢,你现下身子孱弱,太医说了,断断不能受凉啊!”

    “小柔!”张琴忽然回过头,死死的抓住小柔的肩膀。

    她力道极大,小柔疼的眉头皱起,忍着痛意点头应着:“皇妃,你莫慌,奴婢在呢!”

    “你替我休书一封给母亲,这孩子,万不能再落到刘真的手上了!”张琴慌乱出声。

    小柔点头应着,想要先将张琴扶去床上,再去写那家书,可一双手还未扶到张琴,便被张琴一把掀开。

    张琴怒吼道:“你快去啊!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张琴耗尽元气,刚刚转醒,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身子早已是经受不住,现下气急攻心,竟生生咳出一口血水来,脚下一软,跌倒在一旁。

    却仍小心护着那孩子,唯恐他磕到地上。

    小柔面露惊恐,赶忙上前,将张琴扶了起来,哭喊道:“来人呐!快来人呐!”

    敏华宫已然乱成了一锅粥。

    书房。

    元妃怒气冲冲的带着婢女去了书房,只看见刘真宛若一个没事人一般,拿着一本书读着。

    元妃迈步上前,一巴掌落在刘真脸上。

    刘真猝不及防,被打的愣住,捂着脸看向自己面前满脸怒气的元妃。

    “母妃,你打我做什么?”

    元妃已然被他气的糊涂,伸出一根手指,直直的指着刘真,气急败坏道:“虎毒尚且不食子,你那孩子刚刚生下,连个孩子都没有,你便对他动手,那张琴刚刚死里逃生,你便去刺激她,将人气晕过去,这件事若是传到你父皇耳中,如何能饶得了你!”

    刘真舔了舔唇,无谓道:“有太医在,能有什么事,何况,我也未对那孩子做什么。”

    “你还想要做什么?难不成,真的要了那孩子的性命嘛?”元妃厉声开口。

    “母妃,那盐路出了事,正是要派人去的时候,倘若不逼张琴,她怎会求了她父亲?父皇派的人不日便要启程,届时我便没有机会了!”刘真急切出声,心里哪里有那孩子的地位。

    “母妃,你不是想要我坐上皇位嘛,现下可是极好的机会!”刘真瞪大眼睛,直直看着元妃。

    元妃有些动摇,眼底怒气也慢慢散去。

    “可不论如何,你也不该对你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啊!”元妃苦口婆心的出声。

    刘真却仍是执迷不悟:“母妃,待儿臣坐上皇位,后宫三千,哪一个不能替我生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