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四百七十七章后会有期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出声解释道:“顾小姐切莫担忧,这位陆公子,乃是来救我们的。”

    “他…”顾梓苒眼底带着怯意,唯恐陆勋又冲上前掐住她的脖子。

    陆勋却看也不看他,将手上的黑驴蹄子扔到地上,转身便走。

    顾梓苒见到那沾了血的黑驴蹄子又是惨叫一声,身子虚晃了晃,险些摔倒在地。

    刘奇赶忙上前将其扶住,对着一旁的两个小厮轻声道:“顾小姐身子不适,还不快快扶她下去歇息!”

    那两个小厮闻言,当下便要扶着顾梓苒退下,顾梓苒面子上到底是挂不住,推开那两个小厮,踉跄着站了起来,看了眼地上鲜血淋漓的黑驴蹄子,咽了咽口水,干笑着出声问到:“这是何物?”

    “此乃黑驴蹄子,能治好时疫的东西。”刘奇说着,上前将黑驴蹄子捡了起来。

    顾梓苒也欲弯腰,只是那蹄子实在是太过鲜血淋漓,忍了忍,到底是未能下得去手,顾梓苒灿笑着出声道:“劳烦先生了。”????“顾小姐客气。”刘奇说着,带着那黑驴蹄子同凤九一起往前走去。

    得了黑驴蹄子解了燃眉之急,那些江湖中人的时疫皆被治好,加上陆勋坐镇,一时间猖獗的匪盗竟不敢来犯,粮草充裕,众人安心的在原地待了下来,安营扎寨,等着这场风雪过去。

    京城。

    敏华宫。

    有婴儿咿咿呀呀的声音传来,元妃怀里抱着一个娇憨的婴儿,耐心哄着,面上满是欢喜。

    “娘娘,您抱了一天了,不如让奴婢来抱吧。”小怜适时出声提醒。

    元妃得了金孙,哪里舍得撒手,一面拿着一个红色的拨浪鼓逗弄着怀里的婴孩,一面笑到:“这可是宫中第一个小辈的孩子,想来那刘然现下是个废人,断断是生不出孩子的,本宫这孙儿金贵着呢,自然要多抱一抱。”

    元妃说着,将脸庞朝着那孩子凑近,笑到:“你说是不是吖?”

    那孩子不懂元妃在说什么,却被她的笑意感染,咯咯笑了起来。

    元妃心情大好,想起仍在床榻上躺着的张琴,淡淡出声问到:“皇妃现下如何了?”

    小怜咬了咬牙,战战兢兢道:“皇妃大出血,好容易保住了性命,现下仍是昏迷不醒呢。”

    元妃叹了口气,念在孩子的份上,到底是生了几分不忍。

    “她生下麟儿,九死一生,得空叫殿下去瞧瞧。”元妃出声叮嘱。

    “是。”小怜赶忙应下。

    正在这时,珠帘被推开,发出清脆声响,那孩子好奇的看向门外。

    刘真迈步走了进来,身上带着寒冬腊月的寒气,元妃尚且打了个哆嗦,何况那未出襁褓的婴儿。

    元妃赶忙拿过被子替那孩子盖上,嗔怪道:“这般冒失,也不知烤烤火再进来,刚生的孩子可是娇贵的紧,若是感染了风寒,可如何是好啊?”

    刘真眼里并没有那孩子,风风火火的走到元妃面前,焦急道:“母妃,盐路的事情,父皇似乎有意要让给刘然!”

    “什么?”元妃闻言,不由皱紧眉头。

    小怜见状,赶忙上前将元妃手上的孩子接了过来,轻拍着他的背脊轻哄着,抱着他走出内室。

    “他受了那样重的伤,你父皇为了安抚他,将那盐路的事情交给他处理,也是情理之中。”元妃轻叹一声,眼底仍有些不甘,可却又无可奈何。

    “母妃莫不是看了几日孩子,便变得心慈手软了不成?”刘真冷冷出声,攥紧自己十指:“盐路的事非同小可,朝堂上那些老古董极看中那盐路,此次若是能在此事上崭露头角,便有机会坐上太子之位,问鼎东宫,母妃,无论如何,我也不能错失这次机会!”

    刘真眼底满是狂热。

    “真儿,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现下上官思凡不在京中,你即便对盐路一事有心,却也无能为力啊!”元妃苦口婆心道。

    刘真哪里还听的进去,一心只想着自己的东宫之位,拂袖道:“母妃便不必管了,儿子自有办法!”

    说罢,又匆匆往外走去,元妃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心下隐隐升起不安,只听得一阵婴儿的啼哭自外面传来。

    元妃心下一沉,赶忙迈步往外走去。

    “殿下,使不得啊殿下!”小怜惊呼出声。

    却还是不抵刘真的力气,让他将怀里的孩子抢走。

    元妃匆匆赶了过来,却只看得见刘真抱着孩子走向正殿的声音,元妃暗道不好,正欲迈步上前追赶,忽然转念又想到那盐路一事,竟生生顿住脚步。

    小怜不明所以,催促道:“娘娘,殿下可是将小皇孙抢走了,现下…”

    “住口!”元妃厉声呵斥。

    小怜吓得再不敢多言一句,元妃微眯了眯眼睛,喃喃自语道:“真儿说的不错,我近日的确是太过心慈手软了。”

    那孩子虽然宝贝,又如何比得上无上的皇位?

    刘真抱着那孩子一路去到张琴床边。

    张琴那日听闻凤九殁了的消息,动了胎气,九死一生,将这孩子生了下来,却因着胎位不正,致使大出血,昏迷至今。

    现下小柔正在床边守着,听得婴孩哭声,赶忙抬头,便见刘真面色阴沉的抱着孩子走了回来。

    “殿下…”小柔楞楞站起身。

    刘真动作粗鲁,粗糙的手掌摩擦着孩子娇嫩的肌肤,那孩子哇哇大哭起来,刘真却颇为不耐,皱眉看着那孩子,冷声道:“哭什么?”

    小柔一颗心登时揪紧,快步走上前,殷勤道:“殿下可是带着小皇孙来找皇妃?不如让奴婢来抱吧。”

    “滚开!”刘真怒声开口,一把将小柔推到在一旁。

    小柔身子撞在柱子上,发出一声沉闷声响,一时间竟疼的说不出话来。

    刘真径直上前,那孩子已然在他手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兴许是母子心意相通,床上的张琴轻吟一声,幽幽转醒。

    面上仍是毫无血色,抬眼看着自己的丈夫抱着自己拼死生下来的孩子。

    本该是其乐融融的场景,只是刘真面目狰狞,不是个慈父,也不是个好丈夫。

    “孩子,我的孩子…”张琴怔怔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