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四百七十二章商队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语气缠绵至极,似乎唯恐自己语气大了些,怀里得人便会消失不见。

    “这是哪啊?”凤九想要坐直身子。

    “是塞北,我们在塞北。”刘奇耐心答着。

    “塞北?”凤九只觉得头疼欲裂,撑着身子走到马车旁,伸手将帘子拉起,关进一阵肆虐北风,迷了眼睛。

    刘奇赶忙上前,将帘子放下,紧张道:“你现下身子正弱,快些将帘子放下来。”

    凤九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背,其上附着一片晶莹雪花。

    “下雪了。”凤九愣愣出声。

    “下雪了!”外面热闹起来,赶路的下人都兴奋异常,今年的第一场雪,下在塞北。

    “冷不冷?”刘奇脱下自己身上的斗篷,盖在凤九身上。

    凤九见他衣衫单薄,轻摇了摇头,将斗篷递还了回去。

    “外面风大,你套上罢。”

    凤九看着藏青色的轿帘,神色晦暗不明,刘奇端着已经放凉的汤凑到她嘴边,如释重负的笑到。

    “受了你几天,你总算是醒了,这汤,趁热喝吧。”

    “我离开多久了?”凤九仰头问到。

    “三日。”

    三日,想必离京中已经很远了,京中现下,再无凤九了。

    “知道了。”凤九垂下眼眉,自刘奇手上接过那汤羹。

    刘奇见她情绪低落,知晓她心下定然挂念凤煜,张了张嘴,正欲出声规劝,行进的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苗姑的声音在车外响起。

    “殿下,前方突遇雪崩,车队过不去了,今夜便歇在此处罢!”

    “好。”刘奇应着,情绪并无太大起伏。

    左右现下在外人看来,凤九已经死了,他们离开京中,一路乔装打扮,行事低调,现下再无人能找到他们,现下耽搁,他倒是不甚担忧。

    “殿下,快将人皮面具带上!”苗姑压低声音说到。

    “怎么了?”刘奇警惕起来,马车外却再没了人声。

    “出事了嘛?”凤九也提起精神。

    “苗姑不是咋咋呼呼的人,应该是出事了,你快将人皮面具带上!”刘奇说着,从袖中拿出一个人皮面具,递到凤九手上。

    凤九赶忙将面具戴在脸上,只不过片刻的功夫,现下哪里能看出凤九原来的样貌。

    刘奇也伸手将面具戴上,二人从面相上来看,是一对中年夫妇的样子。

    凤九看着刘奇满脸皱纹的模样,没能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下一秒,马车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你主子在吗?”

    “在,小姐且等我通禀一番。”苗姑有意压低了声音,掀开轿帘,确定二人已经将人皮面具戴好,方才放心将帘子拉的大些。

    “老爷,夫人,顾小姐来了。”

    “知道了。”刘奇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扶着凤九走下马车。

    风沙满天,凤九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刘奇赶忙将她搂紧。

    “一同赶路了这么久,今日才算是见到夫人真容。”顾梓苒浅笑莹莹的出声,视线直直落在凤九身上。

    她眼里满是探究,可配上她那副样貌,却叫人生不起厌恶之情。

    凤九对着她礼貌的点了点头,刘奇客套道:“内子身体虚弱,故而一直待在马车内,还请顾小姐不要怪罪。”

    “哪里,白公子叮嘱我一定要好生照料二位,二位如若有什么需要,还请告知。”顾梓苒笑容和煦。

    “谢过小姐。”刘奇对着她挽了个辑。

    “其实我今日来,是有事相求,不知林先生能否出手相助。”顾梓苒略带犹豫的出声。

    “顾小姐但说无妨。”刘奇沉声开口。

    “听说林先生从前是做的药材声音。”顾梓苒试探的问到。

    刘奇点一点头:“确实如此。”

    “既然如此,那想必先生一定懂些医术了!”顾梓苒面上浮现欣喜:“我的商队里昨日忽然出现很多人上吐下泻的情况,有些弟兄已经熬不住,死了,还请先生速速帮我去瞧一瞧!”

    顾梓苒说着,便要带着刘奇往外走去,刘奇对着苗姑使了个颜色,苗姑赶忙走上前,对着顾梓苒行了个礼。

    “顾小姐,我们老爷要照料夫人,抽不得身,在下随着老爷学了些医术,不如我随小姐先去瞧瞧,倘若是大事,再叫老爷来,也不迟!”苗姑说的婉转。

    顾梓苒现下已经慌不择路,但凡是人能替她诊治那些人便可,自然是满口答应,拉着苗姑便往外走去。

    凤九松了口气,看着刘奇揶揄道:“倘若她执意要你前去,你岂不是就露馅了?”

    “娘子体弱多病,为夫怎么走得开?”刘奇笑的狡黠。

    他眸色认真,叫凤九面上一红,推搡了他一番,转身回了马车来。

    心下却也了然,他们不是单独行动,而是随着顾梓苒的车队一起。

    有了顾梓苒的掩护,二人的行程便更加隐蔽。

    刘奇随后也去到马车内,桌上的粥已然凉透,凤九正欲拿起碗,却被刘奇夺了过去。

    刘奇轻声道:“这汤已经凉了,待我给你换上一碗。”

    “走时若柳说刘然出事了,刘奇,你知道他怎么了嘛?”凤九忽然开口提及刘然。

    刘奇拿碗的手一顿,干笑道:“好端端的,提他做什么?”

    “只是这些年他颇照顾我,走时听闻他出事了,也不能去瞧一瞧,心下像是有个结一般,你若是知道,便告诉我。”凤九直直的看着刘奇。

    刘奇神色恢复如常,伸手将汤拿到轿子外面倒掉,将空碗放回到桌上,淡淡道:“我早已是在塞外之人,不能堂而皇之的现身,一直耽搁,也是因着担忧你的安危,他出了什么事情,我确实不知。”

    “这样啊。”凤九长叹一声,心里到底是压了一块石头。

    “你现下对于京中的那些人来说,也已经是个死人了,这些事情,便不要记挂了。”刘奇出声规劝着。

    是啊,尘归尘,土归土,她现下,也算是死了两次的人了,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去顾念其他人。

    “罢了罢了,恩恩怨怨的,又与我何干,有没有机会再回京城,都另当别论呢。”凤九苦涩笑笑。

    刘奇忽然伸手握住她的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