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四百三十二章交手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一旁的小厮面露不善。

    凤九极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那些人面容,无奈屋内实在昏暗,凤九一番努力无果,只得作罢。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凤九沉声发问。

    身边人皆缄默,对凤九的话充耳不闻。

    凤九只得压下满腔疑惑,闭口不与,在心下思索起来,凤音初次进宫,自然不会有这般大的势力,能派这些人看住自己,何况她才刚刚得宠,自然不会如此大动干戈,叫人生疑。

    可将自己绑来此处的,也确实是她,凤九心下突然一惊,暗想起一个可能,难不成这宫中,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并非只有凤音一个,还有旁人?

    脑中登时便浮现出一道人影,上官思凡!

    “上官思凡?”凤九微眯起眼睛,有些不相信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上官思凡。

    上官思凡走到凤九近前,掀起衣袍,在凤九对面坐下,笑的意味深长。

    “怎么?你认得我?”

    原以为只有自己一人留意她,却不想,这位凤九姑娘,似乎也在留意她,否则只凭二人见了几次面,又怎会知晓她的姓名?

    上官思凡面上渐渐浮现怒意,走到凤九近前,一把抓住凤九头上发髻。

    堕马髻登时便滑落下来,凤九神态狼狈。

    “你是不是喜欢五皇子?”上官思凡冷冷出声质问。

    凤九疼的眉头不自觉皱起,她怎会看上刘真?

    “说!”思凡怒吼出声,手上力道也逐渐加重,凤九痛不可忍,慌忙道:“我怎会看上他?”

    思凡闻言,心下怒气更甚,伸手将凤九恶狠狠的往后推去。

    凤九重重往后跌去,可手脚到底是被捆住,随着那铁椅一起摔倒在地。

    凤九稚嫩手心被地上凸起的石子刺破,落下血来。

    凤九轻哼一声,只觉身子酸痛,再不能爬起。

    上官思凡显然不肯这般轻易便放过她,径直上前,将凤九从地上抓了起来,连着那铁椅一同。

    凤九脑中嗡的一下炸开,视线一片漆黑。

    思凡攥住她的下巴,痛意使得她清醒了几分。

    上官思凡凝视着近在咫尺的面容,手上的肌肤犹如凝脂。

    凤九身子战栗着,更添了几分弱不经风的孱弱,若她向她这般,在王府中无忧无虑的长大,诸事有人为之烦忧,不必忧愁温饱。

    只需待在房中绣花,她想必也会同她一般,不著世事,轻易得了刘真的倾心。

    她恨,为什么她用尽全力,都不能赢得刘真的注目,而她,只需动动手指便能叫她梦中之人心甘情愿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就凭这张角色的面容嘛?

    思凡满是老茧的指腹抚上凤九的脸,神色渐渐痴迷,想来若是她有了这张脸,刘真定然也会喜欢她。

    凤九打了个寒颤,看着思凡,眼中带着惬意。

    眼前女子驰骋疆场,手下冤魂无数,漠北男子听闻她的名号,无不闻风丧胆。

    她的手段比之上官文华,有过之而无不及,现下自己被她绑了来,她会对自己做些什么,还未可知,只怕自己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也未必。

    思凡手上力道陡然收紧,凤九吃痛,呻吟出声。

    “凭什么你看不上他?”思凡眼中带着恨意。

    她想要拼死守护的人,到了她眼里,却什么也不是了,如此落差,叫她如何能甘心,那自己现下将她绑了来,落在她眼里,难道就只是个笑话?

    凤九强作镇定:“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姑娘看得上的人,凤九未必能看得上。”

    “只可惜,他却倾心于你。”思凡的眸光在凤九身上流转,身子微闪,来到凤九左边,附在凤九耳边,出声阴冷。

    “他是成大事的人,怎能让一个女子来左右他的情绪,你,我是断断留不得了!”

    大局已定,凤九反倒冷静下来,既然她将自己绑到这里,便没有想着能让她活着离开,既来之则安之。

    凤九勾起嘴角,痴痴笑开。

    思凡本想着能从她脸上看到惊慌失措,却未曾想到,她居然毫不畏惧的笑开,心下恼怒,出声问到:“你笑什么?”

    凤九笑够了,停了下来,眼色直直的落在思凡身上,眼神倨傲。

    思凡想起苦寒之地长出来的紫槿,桀骜不羁,似乎什么都不能叫它低头,眼前女子便是这般。

    思凡陡然生出一种自惭形愧的挫败感来,攥紧十指,暗暗道,你可是漠北草原上的花,如何能在这中原女子面前服输?

    “我笑你口不对心。”凤九懒懒出声。

    “我如何口不对心?”思凡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冷静自持,在情敌面前,她已然溃不成军,满盘皆输!

    罢了,不过是个将死之人!思凡暗自想到,看向凤九的神色里带上一丝悲悯,只是她未曾料到,对方也是用这种神色,正在打量着她。

    “你分明不是为了他的大业,你就是为了他的儿女情长!”凤九毫不留情戳穿思凡的心事。

    “不!”

    思凡怒吼出声,犹如草原上被猎人围攻受伤的狼,满脸戒备的看着面前的猎人。

    思凡彻底慌了神,不住的摇头,不可能,这些年她藏匿极深,自诩心事不会叫人看出,可是这女子已经凭着三言两语将她拆穿,她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是直觉罢了,你害怕我。”凤九微眯起眼睛,直视着思凡,眼底清明,没有一丝惧意。

    思凡脚下微乱,唯恐叫凤九看出破绽,重又在那椅子上坐下,打量着凤九。

    凤九缓缓道:“你害怕我真的答应了刘真,不仅误了他的大业,更会毁了你们之间的后路,你可以接受他不喜欢你,可却不能接受他心下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你说,我说的对与不对?”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上官思凡神色痛苦,她一直躲避不愿提及的事,今日居然被凤九看穿,她居然比她自己,还要了解自己。

    凤九眼底满是嘲弄,悲悯的看着面前濒临崩溃的思凡。

    能打垮一个女子,只需击垮她心下期盼便可,就譬如现下,你告诉她,刘真正与上官卿卿在外证婚呢,便足以击垮凤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