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四百一十九章狭路相逢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那是刘真的声音,他怎么会在这?

    凤九一偏头,发现白公子正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似乎早已料到刘真会在这里。

    凤九心下诧异,正欲出声追问白公子,却见对方对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凤九压下心头疑惑,细心留意起隔壁的动静。

    “殿下,要不要属下去治一治那刘奇?”有小厮的声音传来。

    凤九心下又是一紧,如何便于刘奇扯上了关系。

    “慢!”刘真缓缓出声:“此事不一定是他做的,我不是还有一位好哥哥嘛,你们去查,一定要给我查出是谁做的!”

    刘真厉声开口,声音俨然带上了怒气,随即便是众人离去的声音,屋里似乎只剩下两个人。

    “殿下动这么大的火气做什么,来,蓉儿敬殿下一杯。”一道掐媚的声音响起。

    刘真似乎很为受用,淫笑到:“还是蓉儿知晓我的心意。”

    “哎呀殿下,你待会随蓉儿去了厢房中在这般,这雅间可不隔音呢。”女子娇嗔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带着刘真推门走了出去,隔壁再无人声。

    凤九沉下脸,看向白公子,出声问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姑娘喝口茶,听在下慢慢说来。”白公子说着,替凤九将杯中茶水斟满。

    “这便是我今日叫姑娘来的另一桩事情,方才姑娘也听到了,五皇子已经对殿下起了疑心。”白公子神色淡然。

    凤九却颇不能平静,站起身,作势便要往外走去,面上已然带上了慌乱,口中喃喃道:“一定是那诗经的事情被查出来了,不行,我得去告诉他!”

    白公子赶忙起身拦住凤九,出声道:“姑娘放心,这件事,殿下是知情的。”

    “他知道?”凤九皱紧眉头。

    白公子点了点头:“殿下的本意便是要让上官府与皇帝怀疑那五皇子,现下已经达成所愿,又何必管那五皇子起未起疑心,在下只想告诉姑娘,上官狗贼已经对五皇子起了疑心,姑娘大可对征兵的事情放心。”

    凤九松了口气,坐了下来,皱眉道:“他可当真是好算计。”

    这一石二鸟,既能引开上官文华的视线,又能引得刘然与刘真自相残杀。

    凤九眸色冷了下去:“只是他可曾想过,我不日便要嫁给刘然,是五皇妃,刘然若是出了事,我又如何自处?”

    白公子闻言一时愣住,不知该如何做答。

    “这事,是殿下考虑不周…”

    凤九笑的苦涩:“白公子切莫挂怀,我也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白公子突然正色问到:“姑娘,若是有朝一日,殿下与三皇子出事了,你只能保全一个,你会选谁?”

    “只能保全一个嘛?”凤九呢喃出声。

    白公子点一点头:“对,只能保全一个。”

    “大约,是刘奇罢。”前世她害得他离皇位失之交臂,与自己共赴黄泉,今世无论如何,她也要助他上位才行,他当然要好好的活着,有朝一日君临天下,得偿所愿。

    至于刘然,前世,她便亏欠于他,今世,便陪着他下了黄泉罢,偿了他这两世深情错付。

    凤九眼眶有些微湿,白公子未曾想到自己不过随口一问,居然引来凤九这般大的反应,一时无措起来,出声劝道:“我不过随意问问罢了,姑娘何苦这般伤感,倒成了我的郭厝里,。”

    凤九抿嘴一笑,擦去眼角泪水:“如何能怪公子,只是我想起一些往事罢了。”

    “姑娘放心,我与这风波庄庄主交好,那蓉儿,乃是我派去五皇子身边的,男人床榻之上最易失言,我们定然能护好殿下周全。”白公子出言保证。

    凤九点一点头,只是二人都未想到,那蓉儿,未能活过今夜。

    正说话间,雅间外忽然传来叩门声,凤九心下一沉,看向白公子,出声问到:“公子还叫了人来?”

    白公子面色亦是严峻:“这里不曾叫外人知晓。”

    说罢,站起身来,往门边走去,不忘对着凤九出声叮嘱:“还请姑娘在这里等上片刻,在下去看看。”

    凤九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看着白公子将房门打开,只看见一位长相儒雅的男子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壶酒,冲白公子笑的欢快。

    白公子松了口气,伸出手,用力机打上来人的肩膀,斥责道:“来也不说上一声,吓了我一跳。”

    那人颇为委屈:“我巴巴的给你送了这桂花酿,没成想,换来你一急拳头!”

    凤九听见二人言语,心下稍稍松了口气,想来,这二人该是旧识。

    来人将手上的酒递到白公子手里,撇嘴道:“你可知这桂花酿乃是我风波庄的招牌,外人可是千金难求呢!”

    凤九闻言,心下一惊,视线落在来人身上,看见来人眉目清秀,年纪并不大,暗自惊异。

    她原以为这风波庄的庄主该是年纪极大才是,想不到,居然这般年纪,委实是她意料之外了。

    “进来再说。”白公子将庄主拉进雅间内,十分警惕的看向门外。

    那庄主进到门内,便迫不及待的看向凤九,眼中带着玩味,有模有样的对着凤九行了个礼到:“小生听说老白带了人来,现下一见姑娘,果真如那小二所说,清尘脱俗了。”

    凤九暗想着,这庄主见多识广,哪里有他没见过的姑娘,现下不过是奉承之词罢了,于是回敬了一个礼,笑的客气:“庄主谬赞了。”

    却殊不知那庄主说的是实话,即便他阅人无数,也是难得见到凤九这般清丽的美人。

    那庄主的视线还是在凤九身上停留,好似要生生在她脸上看出一个洞来。

    白公子面露不满,拍了下他的肩膀,责怪道:“你这般对着人家看,叫人家不好意思怎么办?”

    那庄主在位上坐下,视线仍不时的落在凤九身上,对她很是好奇,白公子在一旁哭笑不得,将一壶桂花酿扔回到那庄主怀里,出声道:“我看你今日来,便没安好心,这酒,你还是带回去罢!”

    那庄主稳稳接过桂花酿,眯着眼睛笑到:“这桂花酿十年得一壶,你当真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