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三百六十章跟她走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冷冷出声道:“凤九,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将你拱手送给我那三哥!”

    身后突然有脚步声响起,刘真悻悻松开掐着凤九的手,拂袖而去。

    凤九倒在地上,柔夷抚上自己的下颚,只觉的火辣辣的疼,想来,定然是通红一片。

    身后人匆匆赶来,将凤九扶起,紧张的问到:“你没事吧?”

    凤九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云起看着她通红一片的下颚,出声问到:“这是怎么弄得?”

    “我自己不小心。”凤九淡淡答着。

    云起盯着那处伤口,青紫一片,她即便再不小心,也不至于将自己伤到如此地步。

    知晓她不愿细谈,云起也不再追问,只对着凤九伸出一只手,凤九将手伸了出去,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将衣领提起,掩下脖子上的伤痕,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去。

    云起心生不忍,出声道:“你何苦这般倔强?会示弱的女人,才会叫人怜惜。”

    “何人会怜惜我?只有弱者才会叫人怜惜。”凤九沉声开口。

    云起不由愣住,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凤九已经自顾自的走出老远,云起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眼中浮现出一丝玩味,这女子,倒是有几分意思。

    云起迈步上前,追上她的步伐。

    后院,思凡心下窝火,在后院之中找寻着刘真的身影,遍寻无果之后,恶狠狠的扔了手上的剑柄。

    想来他如厕是假,借口去找凤九才是真!

    而自己,居然就这般被他蒙骗过去!

    思凡正窝火,忽然听见周围的一间小木屋里传来动静,似乎是有人在呻吟,当下便好奇起来,小心翼翼的朝着那一处走去。

    柴房之中,凤音战战兢兢的拿着袖中匕首,突然用力往自己腹部刺去。

    鲜红的血自她手上溢出,凤音疼的面色煞白,嘴中也不自觉发出呻吟。

    呻吟声将曾氏吵醒,看见那鲜红的血,曾氏赶忙扑了上去。

    “阿音,你这是做什么?”曾氏抱着凤音,脸上满是慌乱。

    “置之死地而后生!”凤音眼中带着狠戾,将匕首又往里送了一寸。

    曾氏手上沾上了她的鲜血,忍不住哭喊起来:“阿音,你这是干什么啊?阿音!”

    “娘,以咱们现在的境地,只有这样,让爹爹对我们起了怜悯之心,才能有机会逃出去,你放心,我只伤了皮肉,伤不到性命。”凤音强撑着身子,不让自己倒下去。

    凤音靠着那黄梨木房梁,手上用力,将染血的匕首自血肉中拔了出来,匕首脱离血肉的声音直叫曾氏听得毛骨悚然。

    “娘,现下到你了。”凤音将匕首递到曾氏手上,神色莫名。

    曾氏吓得跌倒在地上,不住的摇头,嘴中喃喃:“我不要,我不要。”

    “娘,你还想不想要活命了?”凤音厉声开口,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一步步朝着曾氏走去。

    曾氏突然惨叫一声,一把推开面前的凤音,向后方跑去。

    凤音被她推到在地上,伤口处血流不止,一时间竟没有了力气再爬起来,手上的匕首也无力的落下。

    “阿音…”曾氏见状,慌了神,踉跄着想要爬过来,却又畏惧凤音手上的匕首,一时间踌躇不前。

    正在这时,柴房的门被人一把推开,凤音心下微颤,以为是凤九忙完了前院的事情,赶着要来处置自己。

    凤音战战兢兢的抬起头,却看见一个英气逼人的陌生女子。

    那女子眉目只见面满是戾气,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凤音愣愣问出声。

    上官思凡半蹲下身子,笑的意味深长:“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要活下去?”

    想,她当然想要活下去,她还有大好的前程,大好的报复,如何不想活下去,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如花年纪便死在这里。

    凤音眼里蒸腾起浓烈的求生欲望,死死的盯着思凡。

    思凡唇边勾起一抹笑意,直觉面前这女子不简单,若是能为自己所用,报复凤九,倒是一把利剑。

    思凡朝着她伸出一只手,笑到:“若是想活,不如跟着我走。”

    凤音眼里有片刻的迟疑,跟着她走嘛?她会带着她去哪里?

    思凡眼里渐渐划过不耐,犹豫不决可不太好。

    思凡收回手,转身便欲走,缺被凤音的手拉住衣角。

    “我跟你走。”凤音眼里带着坚决。

    与她一起走,兴许还能有一丝活路,倘若不同她一起,在这府里,便只能等死。

    思凡回过头,看着凤音,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凤音!”

    思凡自手上拿下一个黑色的绳结,递到凤音手上:“以后,你便跟着我了。”

    凤音愣愣接过,片刻之后,咬了咬牙,学着思凡,将绳结带在手上。

    思凡负手向前走去,凤音正欲跟上,身后的曾氏突然惨叫一声。

    “阿音!”

    二人停下脚步,凤音面上划过一丝犹豫,思凡冷冷的看着她,出声道:“我今日,只能带一人走。”

    曾氏已经爬到凤音脚下,死死的抱住凤音的腿,出声哀求道:“阿音,你不要丢下娘亲。”

    “娘,我待在这,只能等死,即便不死,也要永远被那凤九踩在脚下。”凤音冷静的可怕。

    思凡负手看着她,眼里满是赞赏,很好,还是凤九的死敌,若是如此,便好办了。

    凤音半蹲下身子,缓慢而坚定的将曾氏的手扯下,淡淡出声道:“娘亲去同爹爹求求情,保不齐他念在多年夫妻情分,还能饶你一命。”

    说罢,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着思凡走去,只听见曾氏在身后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不再话别片刻?”思凡眼中带着玩味。

    “走吧。”凤音语气不曾有一丝起伏。

    思凡耸耸肩,二人一同往外走去,刚走到门外,只见到一个端着食盒的婢女站在门外,惊恐的睁大眼睛。

    瞧见二人,那婢女手上的食盒应声而落,转身便要往回跑,凤音心下揪紧,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思凡已然出手。

    凤音甚至未能看清她是何时出招的,那婢女已经倒在了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