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三百五十七章丧宴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在母亲眼里,柔儿当真是这般不重要的存在吗?今日可是柔儿的丧宴!”

    凤煜痛心疾首的出声。

    老夫人闻言愣住,只是面上仍无半点悔改之心,仍自顾自的嘟囔道:“丧宴又如何,人都死了,难不成能叫她回来?”

    凤煜面上神色冷了下去,对着近旁小厮吩咐道:“将老夫人带下去!”

    老夫人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眼睛看着凤煜,开口问到:“你方才说什么?”

    “将老夫人带下去!”凤煜看也不看老夫人一眼,对着一旁的侍卫吩咐道。

    那些侍卫不敢忤逆凤煜的意思,当真上前一步,一左一右的牵制住老夫人的身子。

    老夫人未曾料到一向孝顺的凤煜居然会这般对待自己,当下便大吼大叫起来。

    “你这个不孝子,居然敢这般对待我,难不成那个小妖精在你身上下了蛊不成?”

    老夫人骂的刺耳至极,凤九苦笑一声,原来在她眼里,竟从未对自己的母亲青眼有加过。

    凤煜苦笑一声,看着在原地大吼大叫的老夫人,面上带着无力。

    “母亲,我便是太听你的话,才害得柔儿惨死!”

    老夫人闻言,不再挣扎,怔怔的看着凤煜。

    凤煜揉了揉发酸的眼角,语调不带一丝起伏,冷声道:“送老夫人回房歇息!”

    凤九松了口气,看着头顶一片晴天大好,兀自叹了口气,母亲,你在天上瞧见这一幕,也会欣慰吧,想来为了你,一贯孝敬的父亲已经离经叛道,将老夫人软禁起来了。

    虽然凤煜说的是送老夫人回去休息,但是凤九心下却知晓,虽说是休息,实则软禁,只怕在处置曾氏母女之前,老夫人都不会横加阻拦了。

    “阿九,咱们走。”凤煜走上前来,脚步虽有些虚浮,但到底是强撑着往前走去。

    凤九在凤煜身旁站定,挽着凤煜的手臂,笑到:“我扶着父亲。”

    凤煜不觉眼眶湿润,感叹道:“九儿当真是长大了。”

    凤九压下心头酸涩,扶着凤煜往府门外走去,门外站着几个身披白布的迎宾小厮。

    凤煜走到近旁,对着那几个小厮出声道:“你们先退下吧。”

    那几个小厮面面相觑,暗自心惊,难不成,将军是要亲自迎宾?这可闻所未闻啊。

    小厮里面,有一个胆子打的,咽了咽口水,对着凤煜出声问到:“老爷莫不是要自己亲自迎宾?这若是让老夫人知晓,只怕要…”

    那小厮话未说完,便被凤煜厉声喝止。

    “我竟不知,这府上的事情,竟然全由老夫人做主了!”

    凤煜眼里满是冷意,那几个小厮皆吓得胆战心惊,不敢再劝,忙退了下去。

    “父亲何苦同他们置气?”凤九出声劝着。

    凤煜蹒跚着走到一旁,眼中带着凄凉,勉强攒出一个笑意,柔声问到:“是不是吓到你了?”

    凤煜身形佝偻着,看起来,像是个战败归来的士兵,浑身都透着颓唐。

    凤九不忍再看,只说着:“女儿先行告退。”

    凤九捂着嘴,小跑着去了后院,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忽然,面前有人递来一张粉色的帕子,轻叹道:“擦擦吧。”

    凤九抬眼看去,只见来人是刘心,接过她递来的帕子,擦了把眼泪,站起身来,轻声道了句。

    “让公主见笑了。”

    “你与我何时这般客气了?”刘心白了她一眼。

    凤九闻言笑开,想来二人之间,还是同原先那般,未曾变过。

    刘心望着府门外,忽然叹了口气道:“将军在外亲自相迎,看见来人便拜一拜,当真是与将军夫人情深意重啊。”

    凤九咬了咬唇,不出一言,刘心不欲惹她伤心,出声道:“我都来了,你也不请我进去坐坐?”

    凤九笑开:“如何能不请公主进去呢,公主请随我来。”

    凤九说罢,带着刘心往后院走去,刘心来的尚早,宴席还未摆好,凤九现下只得带着她往玉晚楼而去。

    若柳正手忙脚乱的摆着将军夫人的灵位,刘心见到,不由一愣。

    “阿九,你竟将将军夫人的灵位摆在自己房里嘛?这旁的府上,不都是放在祠堂里的嘛?”

    凤九点点头:“确实如此,只是我思母心切,又命人做了这灵位,放在房中,好日日给母亲上香。”

    凤九说的云淡风轻,只是刘心听在耳里,却是胆战心惊,想来她心下,定然有着极大的苦楚。

    “阿九,你多珍重。”刘心眼中带着担忧。

    凤九苦笑一声,娘亲已死,若说珍重,谈何容易?

    “若柳,先将灵位搁置吧,去替公主泡壶茶水。”凤九淡淡出声。

    若柳应着,匆忙往厨房跑去。

    府门外,凤煜亲自接着宾客,往来的人纷纷侧目,一时间,凤煜情深意重的说法,传遍了大街小巷。

    众人皆道将军夫人好福气,能嫁得一位如意郎君。

    时辰渐移,宴席也慢慢摆了起来,凤九与刘心在房中坐了片刻,便往前院而去。

    刘心见四处奔走的,全是下人,好奇的问到:“阿九,你那位姨娘和妹妹呢?这将军夫人的丧宴,她们不来,说不大过去吧?”

    凤九脚步一顿,身旁的若柳已经愤然开口道:“公主怕还是不知,夫人的死,就是拜那母女二人所赐!”

    “若柳!”凤九怒声呵斥。

    若柳自知多言,低着头,只是神色仍旧倔强,似乎并不以为自己做错了。

    刘心疑心渐起,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是些家长里短,公主也知道,我那位姨娘,是个不容人的,着急上位而已。”凤九敷衍出声,不欲让刘心知晓其中龌龊。

    刘心将信将疑:“你一贯喜欢瞒着我,我不信,若柳,你来说说,你们小姐说的,可是事实?”

    若柳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打量了一眼凤九,见对方眼神带着警示,赶忙摇头道:“自然是真的,若柳也是一时气不过,所以才说的多了些。”

    刘心点头道:“这样便好,你也不要与她们计较,总归你也快成我嫂子了。”

    刘心说完,气氛陡然僵住,知晓自己说的欠妥,刘心咽了咽口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