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三百四十六章五五分成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若柳心下心疼,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只得守在凤九身旁,亦是红了眼眶。

    片刻之后,凤九抬起头,面上泪痕未干,只是眼中带着坚毅。

    “我不犯人,人却犯我,既然如此,就莫要怪我了!”凤九咬牙切齿的出声道。

    若柳看着凤九眼中坚毅,突然觉得凤九似乎哪里不一样了,相比从前那个与世无争的小姐,多了一份果决。

    “若柳,替我更衣!”凤九眸色重又变得淡然,似乎方才那一切,不过是若柳的错觉。

    若柳应着,转身去到衣橱之前替凤九挑选起衣物。

    忽听得凤九出声问到:“若柳,只怕日后的路要难走许多,你若是愿意,我便让元一照顾你,你…”

    若柳心中一紧,拿了件月白的衣衫走了出来,出声道:“小姐是不要若柳的嘛?”

    “我只是怕…”

    凤九话未说完,若柳赶紧跪倒她脚边,抽泣道:“若柳保证不会误小姐的事,小姐千万不要赶若柳走。”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凤九半蹲下去,将若柳扶了起来。

    看着她通红的眼睛,长叹一声。

    她本想着要让她置身事外,不料这丫头居然倔强至此,也罢,她日后护好她便是。

    她本只想着辅佐刘奇上位,未曾想过与凤音过不去,但她现下指使小茜下毒害死了娘亲,这杀母之仇,她定然要叫她血债血偿!

    若柳替凤九换起衣衫,凤九抬起双手,轻声问到:“若柳,现下的我,是不是太心狠手辣了一些?”

    “小姐莫要多想,杀人偿命,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若柳手脚麻利的替凤九换好衣物,扶着她坐到铜镜之前。

    凤九叹了口气,是啊,杀人偿命,她的罪,便留到那九泉之下,与阎王爷清算吧,至于现下,她要先报了仇才是。

    “走吧,莫要叫白公子久等了。”凤九站起身,往外走去。

    白公子在后院等了良久,见到凤九,微微颔首,算是行了礼。

    “若柳,你去替白公子泡些茶水。”凤九出声将若柳支开。

    院中只余下凤九与白公子二人。

    白公子凝视着眼前一身白衣的凤九,轻声道:“小姐似乎消瘦了些。”

    凤九淡淡一笑:“家母仙逝,形容枯槁了些,还望公子莫要见怪。”

    白公子未加言语,自袖中拿出一本账簿,放到凤九面前。

    “本想着早些来找姑娘,可前些时日姑娘人在宫中,现下府中又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这才耽搁至此。”

    凤九拿起那账簿翻看一番,发现是永安当近些日子以来的流水账。

    凤九将账簿合上:“这等机密的东西,公子拿来给我看做什么?”

    “姑娘难道忘了,你也是永安当的大股东。”白公子淡笑出声。

    凤九一时哑然,自己先前说的,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这白公子,居然当了真。

    “我不过说笑,这永安当是公子心血,凤九哪里有插手的道理。”凤九出声婉拒。

    “姑娘千万要收下,倘若不是姑娘仗义相助,在下又怎能拿到那笔银两,让永安当起死回生。”白公子态度坚决,执意要将账簿递到凤九身上。

    凤九推脱不得,只得收下。

    “以后每月,我都派人来府上将当月账簿交由姑娘过目,永安当赚来的钱,也与姑娘五五分成。”

    凤九想起永安当盛况,心下暗暗一惊,五五分成,那她岂不是要一举成为京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凤九本想拒绝,但想起前世刘奇起兵时的境况,话到嘴边,到底还是咽了回去。

    “我要这么多银两无用,不如我与公子做一样交易如何?”凤九笑的狡黠。

    “姑娘请说。”

    “公子可知,七皇子刘奇?”

    “姑娘先前同在下,说过一次,只是永安当不参与朝事,这规矩,实在是不能在属下手上坏了。”白公子面上带着笑意,只是语气却不太友善。

    他感激凤九,却也不意味着,会违背自己的立场。

    “强人所难的事情,凤九自然是不会做,只是…”凤九话锋一转。

    “只是现下上官家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百姓怨声载道,公子难道就不动容?”

    如何能不动容呢,只是他不能拿永安当的前程做赌注。

    凤九循循善诱道:“公子若心系苍生,不如与我做一样交易,暗中辅佐殿下,压制那上官老贼!”

    白公子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拱手道:“赎在下无能为力,那账簿,月末,在下会派人送来,在下先行告退。”

    白公子说着,未等凤九出声,转身往外走去。

    凤九微眯起眼睛,看着白公子离去的身影,想来,他还会再来的。

    若柳端着茶水回来,却未见白公子身影,咦了一声,问道:“小姐,那白公子人呢?”

    “走了。”凤九淡淡出声,越过若柳,往正厅走去。

    若柳压下心头困惑,赶忙迈步跟上凤九的步伐。

    二人往正厅走去,厅中只有凤煜一人守着。

    “你等在这里。”凤九压低声音,嘱咐着若柳,自己迈步走了进去。

    凤煜听得声响,转过身,看见凤九面容,又低下头。

    凤九看见他眼下的淤青,料到凤煜定然是衣不解带的守在自己娘亲棺前,出声劝道:“爹,你先下去休息吧,娘这里,有我守着变好了。”

    凤煜摇了摇头,伸出手,眷恋的抚上将军夫人的棺木,轻叹道:“你娘不日就要下葬,我想再陪陪她,这一把黄土下去,可就再见不到你娘亲了。”

    凤九忍不住心下悲怆,落下泪来。

    唯恐惹得凤煜心伤,不敢放声哭泣,手忙脚乱的擦拭着面上泪水,忽听得有脚步声传来。

    凤九朝着门外看去,只看见老夫人杵着拐棍,由下人扶着,走了进来。

    凤九不由一愣,想来这还是她回来以后,第一次见到这位祖母吧,正欲起身相迎,老夫人已经绕过凤九,走到棺木之前,抹了把眼泪,叹息道:“我命苦的儿媳妇啊,你怎的先我一步走了,叫我这把老身子骨白发人送黑发人呢。”

    凤煜站了起来,虚扶了老夫人一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