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三百零九章套话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转身便要朝着房内走去,云起赶忙拦住她,出声道:“我同你开玩笑的呢。”

    凤九念着他替自己解了围,方才止住脚步。

    恰巧这时,若柳拿着饭食走了回来,瞧见云起也在这里,面上浮现一丝惊奇,出声道:“大皇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起瞧见她,勾起嘴角:“小丫头,是你啊。”

    若柳只取了她与凤九二人的饭回来,现下瞧见云起也在这里,不由得有些窘迫。

    “若柳,你再去替大皇子取些饭食和酒来。”凤九出声吩咐着。

    若柳应着,放下手中饭食便走了出去。

    云起嘴角划过一丝玩味:“怎么?冰山美人今日要留我用膳了?”

    凤九不作理会,靠着木椅坐了下来,云起碰了一鼻子灰,却并不泄气,仍喋喋不休出声道:“想来能在你这里讨一顿饭吃,当真上不容易啊。”

    凤九拿过一个茶盏,替云起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云起不由有些受宠若惊,接过茶水便喝了起来,不忘出声调笑道:“想来美人泡的茶,就是好喝些。”

    凤九不作理会,面上风轻云淡。

    “我听说,你与殿下吵架了?”凤九淡然出声问到。

    云起心下一紧,摸不准凤九这是什么意思,但想起刘奇的嘱托,知晓他不愿让凤九知晓他们现下要做的事情,于是挥手道:“是啊,闹翻了,他那个人整天冷冰冰的,实在谈不到一处。”

    只是云起眼神有意躲闪着凤九,凤九心下了然,只怕这位是有意隐瞒自己呢。

    于是点了点头,看似相信了云起的话,但是不多时,又出声问到:“他近日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没有,哪里的事。”云起下意识的出声反驳,看到凤九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上了她的套。

    “你套我的话?”云起面上浮现一丝恼怒。

    凤九耸肩,也补否认,总归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

    缓缓饮了口茶水,轻声道:“你瞒我也没有,他既然能将我送走,也就代表着,有大事要做,只是我不知是何等大事,居然叫他这般苦心积虑。”

    凤九说着,兀自叹了口气。

    云起出声宽慰道:“你也无需担心了,他是为了我以身涉险,我断然不会叫他出事。”

    云起说着,握紧手上兵符,他本想着找一处僻静的地方,下了军令,谁成想,便遇到刘真欺辱凤九。

    正在这时,若柳端了满满一食盒的膳食走了回来,有酒有肉,好不丰盛。

    若柳将食盒放到桌上,凤九很是自然的拿起那壶酒,出声道:“我敬大皇子一杯。”

    云起如何能不知晓她的意图,笑到:“你若是想喝倒我,好问出什么来,还是尽早死了这条心吧,你怕是不知,我自幼便有一个毛病,千杯不倒。”

    凤九闻言,手上动作一顿,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云起,只见他神色淡然,眼神不躲也不闪,直直的望向凤九眸中。

    他不善撒谎,现下这般,不像是撒谎的意思。

    只是前世,他分明不是这般模样。

    彼时,刘奇与朝中对抗,云起已然最稳了皇位,居然将自己掳到浮云国。

    她每每灌醉了他,以此来套出刘奇的近况,可他千杯不醉,那么前世,难不成,都是在装醉?

    凤九心下百感交集,直直的看着云起,眼神复杂,云起甚是奇怪的看着她,出声道:“你这般看着我做什么?我可没那个闲情逸致来骗你。”

    说罢,自凤九手上拿过酒壶,自斟自饮起来,一壶酒都饮尽,面上果然没有半分醉意。

    凤九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想来前世,只需三杯,他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现下想来,无非是以此成全自己罢了,凤九啊凤九,你亏欠的人,当真是多啊。

    痴魔是他,一醉解痛渴也是他。

    凤九拿起酒壶,替自己倒上一杯,对着云起举杯,开口道:“我敬你。”

    云起笑的洒脱,亦对着凤九举起酒杯,仰头饮尽了杯中酒。

    凤九不善饮酒,现下却心甘情愿的饮尽了杯中苦酒,入口辛辣,直呛的凤九眼泪都快要落下了。

    依稀记得自己跟着刘奇走的时候,他隔着风沙问了自己一句:“凤九,倘若有来世,你会不会与我在一起?”

    现下重生一世,只怕仍是要辜负你了。

    只盼着这世,你莫要对我动情,去浮云国找一个绝色姑娘,去过你自在的日子。

    凤九眼前渐渐模糊,似乎已然薄醉。

    云起见她这般,摇了摇头,出声道:“就凭你着酒量,也想灌醉我不成?还是多修炼几回。”

    说罢,自怀中拿出一样东西,递到若柳的手上,开口道:“将这药煎了,给你们家小姐喝,可以解酒。”

    说罢,起身往回走去。

    桌上一片狼藉,凤九已然靠着老杨槐树睡了过去,面色绯红。

    若柳叹了口气,扛着凤九往房里走去。

    凤九迷迷糊糊的做了个梦,梦里青天白云,她与刘奇都没有死,找了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男耕女织,好不快活。

    云起往自己房中走去,可是刚推开门,便发觉不对劲,他那小厮卧倒在门前,倒下的姿态甚是狼狈。

    自己的位置上做了个人影,身上带着戾气。

    云起笑了笑:“殿下若是找我,何苦这般大费周章。”

    刘奇自高座上站了起来,冷声开口:“大皇子去了哪里,叫在下好找。”

    刘奇隐隐觉得他会暗中调动兵马,可是裴勇也并未来找过自己,他心下疑惑,便找来云起房中。

    云起无谓的笑笑,走上前去,正坐在刘奇面前,开口道:“殿下这般担心做什么,左右我也不会做什么对殿下不利的事情。”

    刘奇眼色阴沉,一把揪起云起的衣袖,沉声开口:“我警告你,别轻举妄动,你可知为了走好这一步棋,我几次铤而走险,现下正是关键时刻,你别逞一时之快,将我的心血付之东流。”

    云起拿开刘奇的手,理了理自己衣裳上的皱褶,冷冷道:“你放心,我断然不会误你的事情,大不了,我一人承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