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二百九十三章私会?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岳公公面露担忧,出言相劝道:“殿下,你今日都喝了两壶浓茶了,日日这般熬着,身子可受不住啊。”

    “无碍。”刘奇面色不改,他现在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他身边,还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有上官老贼的,也有他那位好父皇的。

    一步错,步步错,他不能出错,他只能赢,替母妃报仇!

    “你先睡吧,我这里,不用你守夜了。”刘奇淡淡出声。

    岳公公看着他坚决的脸色,知晓规劝无望,叹了口气,将檀香燃上,转身走了出去。

    松子香徐徐燃烧,清香在屋内萦绕着,刘奇越发清醒。

    图纸密密麻麻,让人头昏脑涨,刘奇放下笔,走到窗前,想要借几丝秋风来让自己清醒清醒。

    目光遥遥落在不远处的蔷薇苑,蔷薇苑灯火通明,刘奇心中一恸,也不知她在做什么。

    本就嘈杂的思绪现下更是纷乱,刘奇索性不再压抑,随手拿了件黑袍,钻入茫茫夜色之中。

    一路畅通无阻的来了蔷薇苑,凤九房里的灯,仍是亮着的。

    刘奇眼色微沉,扬起一把粉末,那门外守着的婢女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刘奇自前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凤九正点着一盏油灯,灯下执笔,忽听得声响,心下一惊,厉声问到:“谁?”

    一转身,却看见刘奇一张清冷的面容,他踏月而来,身上还带着深秋的寒意。

    唯恐将寒气过到凤九的身上,刘奇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凤九惊呼一声,赶忙站了起来,将他拉到自己身后,走到门前,将门打开一道缝,警惕的出声问到:“没人看见吧?冬花夏雪呢?”

    冬花夏雪是那四个婢女的名字,这名字不是凤九起的,是刘然起的,说是好记又好叫。

    “被我迷晕了。”刘奇淡淡出声。

    凤九闻言,下意识的朝着地上看去,果真看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四个人。

    凤九一时语塞,走了回来,压低声音问到:“你怎么突然来了?”

    “想你了。”刘奇直直的望着她,未加思索便脱口而出,说完,自觉不妥,赶忙移开视线。

    凤九被他一席话说的面色绯红,咽了咽口水,只觉得气氛甚是微妙,不知该说什么好。

    刘奇的视线落到窗边,发现凤九正临摹的,是他的字帖。

    被他看见,凤九不由得更加窘迫了,赶忙上前,将那字帖护到自己怀里,刘奇心下好笑,面上却仍是波澜不惊,轻声道:“别藏了,我都瞧见了。”

    说罢,上前一步,将凤九手上的字帖拿了下来,放到桌上。

    其上的字迹歪歪扭扭,但是尚能看出,临摹之人定然很是用心。

    想来她从前,可以写的与自己有八分相似,可惜那双手……

    刘奇眼色黯淡下去,不自觉的握紧十指,待他功成名就,定然要废了元妃两只手替她报仇。

    凤九见他眉头微蹙,以为是自己写的不好,面上窘迫,轻声道:“我写着玩的。”

    说罢,便打算上前将那字帖抢回来。

    刘奇回过神,按住她的手,轻声道:“写的很好。”

    说罢,就势将她拉到怀里,握着她的手,在纸上运作起来。

    原本歪歪扭扭的字体现下也变得挺拔俊逸,凤九贴在他的胸口,只觉得他手心灼热,脑中一片空白

    隐隐有木槿花的香气透过窗惟,透了进来。

    凤九只觉得时间似乎静止在这一刻,当真是举世无双。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声响,刘奇手上动作一顿,凤九面上也是带着惊恐。

    下一秒,外面便传来叩门声,紧接着,刘然的声音响起。

    “阿九,你还好嘛?”

    “你快走!”凤九急忙推搡着身旁的刘奇,刘奇不慌不忙,放下笔,负手看着她,出声道:“我方才进来时看过了,这窗柩外,有重兵把手,唯一能出去的正门,现下,被他堵住了。”

    刘然见凤九不应答,敲门声更加急促,凤九心急如焚,在房内找寻着可以藏身的地方。

    下一秒,刘然已经将门推开,刘奇脚步瞬移,推开凤九衣橱的门,藏了进去。

    凤九陡然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来人。

    刘然疑狐的看着她:“我方才敲了那么久的门,你怎的不来给我开门?”

    “我…我睡着了,听到你的声音便起身来开门了。”凤九敷衍着。

    身上因为紧张,早已是冷汗淋漓,刘奇看着她香汗淋漓,担忧的问到:“怎的出了这么多汗啊?”

    凤九灵机一动,出声道:“被子太厚,这才流了这么多汗。”

    刘然将信将疑的出声道:“这已然是深秋了,能有多热?”说着,便要上前探看凤九床上盖着的被子。

    床榻离衣橱只有一步之遥,凤九赶紧将刘然拉了回来,打着哈切出声道:“你若是无事,便先出去吧,我还困着呢。”

    “刘然止住脚步,环顾了一圈屋内,谨慎的问到:“阿九,方才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来过?”

    凤九闻言,心下一紧,暗道不好,莫不是刘奇方才进来,被他看到了。

    “没有啊,这屋里只有我一人。”凤九装着傻。

    刘然点了点头道:“那便好,冬花夏雪不知怎的倒在了外面,我已经命人将她们带下去了,若是有什么事,你就叫我,我就在隔壁,你叫我,我定然马不停蹄的赶来。”

    “知道了知道了。”凤九敷衍着,赶忙将他推了出去,又迫不及待的将门关上。

    待脚步走远,凤九方才重重的舒了口气,好在他不是心机深重之人,未曾发现什么。

    凤九转过身,走到衣柜之前,打开柜门,只看见刘奇修长的身躯,挤在狭小的柜子里,显得很是憋屈。

    自己一件梨白色的肚兜正盖在刘奇头上,凤九只觉得自己脑中嗡的一响,面上登时便又烧了起来。

    刘奇只觉得自己脸上擦着样东西,很是不适,方才碍着刘然在,不敢乱动,现下人已走远,他将擦着脸的东西取了下来。

    凤九还未来得及出声阻拦,便看见自己梨白色的肚兜被他攥在手里。

    一张脸已然红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