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二百四十一章好好休息(求票!)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元一似乎刚刚看到上官卿卿,赶忙擦拭着自己眼角的泪水,对着上官卿卿行了个礼,出声道:“郡主。”

    “哎呀,你就别行礼了,快告诉我,你们殿下怎么了?”上官卿卿焦急的问到。

    “殿下他身子不太爽利,便叫了太医来看,现下刚刚歇下呢。”元一出声道。

    “我进去看看你们殿下。”上官卿卿说着,提起襦裙便要进去找刘奇一探究竟。

    元一赶忙拦住她,倘若让她进去了,那么一切就都露馅了。

    “郡主,你不能进去,殿下身上寒气太重,现下进去,怕是会伤了你的身子。”

    “不碍事,你让我进去看一眼,哪怕远远的看上一眼也好啊。”

    “不行,殿下说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郡主进去。”元一态度强硬,任由上官卿卿软硬兼施,就是不肯让她进去。

    上官卿卿见实在无法,只得放弃,悻悻然开口道:“那等你们殿下好些了,我再过来。”

    说罢,转身离去了。

    看着上官卿卿离去的背影,元一方才松了口气,在心底佩服起自己的演技来,想来能将上官卿卿骗过,自己现下定然是不一般。

    小蛮见上官卿卿一直闷闷不乐,赶忙在一旁出声安慰道:“郡主,想来等殿下好些了,咱们不就能来看殿下了嘛?”

    “我现下只想将凤九捏死。”上官卿卿咬牙说到。

    小蛮不由得疑惑,问到:“这与凤九何干啊?”

    “想来她能待在兴盛宫,日日与殿下相见,她何德何能?”上官卿卿咬牙切齿的说到。

    小蛮赶忙出声安慰道:“郡主,殿下也是担忧你的身子,怕将寒气过给你,这才不让你进去呢,想来那凤九在殿下心中,定然是不重要,不然,殿下又怎会不畏惧将寒气过给她,任由她待在宫中呢?”

    上官卿卿冷哼一声:“话虽如此,但是我到底是不舒服。”

    小蛮转了转眼珠,凑到上官卿卿耳边,压低声音说到:“郡主,不日不就是秋围狩猎的日子嘛,你若是看那凤九不爽快,届时找了机会,让她永远消失了便是。”

    上官卿卿闻言,眼前一亮,笑到:“你这丫头,倒是个有注意的。”

    对啊,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狩猎场上刀剑无眼,到时一个冷箭,谁能知晓是谁射出来的。

    上官卿卿眼神狠戾,直奔着敏华宫而去,直奔着厢房而去,当下便修书一番。

    待墨迹干了,便将那信放在信鸽身上,放了出去,望着扑棱着翅膀的鸽子,上官卿卿绽开一抹阴沉的笑意。

    想来以自己那弟弟的手段,凤九现下,不过是个死人罢了。

    做完一切之后,上官卿卿只觉得神清气爽,躺在美人塌上,面色慵懒。

    小蛮很是审时踱度的半蹲下去,替上官卿卿揉起肩来。

    兴盛宫。

    自上官卿卿走后,元一便迫不及待的回了凤九面前禀告。

    “小姐,那位小郡主走了。”

    凤九面上浮现笑意,想来那上官卿卿不在,自己耳根都清净了不少。

    凤九伸了个懒腰,对若柳出声道:“若柳,你去小厨房,蒸些肉包子,记住,馅要三分,皮要七分。”

    元一闻言,抬起头震惊无比的看着凤九,馅是三分,皮要七分,这是湘妃在世知识的做法,刘奇格外爱吃这样的包子,说是不腻,可是凤九又是如何知晓的。

    “哪有这么做包子的,到时蒸出来,都不精神。”若柳出声嘟囔着。

    凤九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种包子当真不如那皮薄馅多的蒸出来好看,现下若柳这般形容,倒极为贴切。

    “好了,你快去吧,想来岳公公会做,你若是不会,便让他教你,两个人做,也快些。”凤九收起面上的笑意,出声吩咐道。

    若柳甚是不解的往厨房走去了。

    若柳走后,元一迫不及待的出声问到:“小姐是如何知晓殿下的喜好的?”

    “怎么?很奇怪?”凤九挑眉问到。

    她前世与刘奇共处了那么久,知晓他的喜好,很奇怪嘛?

    元一赶忙摆手道:“不,属下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殿下这个喜好,还从未对旁人说过。”

    凤九了然一笑,想来,是怕旁人念叨吧,自己前世初次听闻之时,也嘲笑了他许久,说,与其这般,他还不若吃馒头来的实在。

    “元一,你要知道,我对殿下来说,不一般。”凤九眉梢飞扬,脸上满是孩子气的笑意,似乎为自己与旁人不同,显得很是欣喜。

    “是。”元一赶忙点头。

    虽说他已然知晓凤九在刘奇心中的地位不一般,但是却没有想到,连这种怪癖,刘奇也会与凤九共享,看来,自己以后对待这位小姐,还要更加谨慎才是。

    凤九笑意更深,抬头看着不远处,刘奇的寝宫,想来,今日上官卿卿不来,他不用再特意假装,也不必费心讨她欢心,应该能好好休息一天了吧。

    待他醒来,若柳的包子也该好了。

    凤九嘴角扬起一抹欣慰的笑意,迈步朝着偏房之中走去。

    凤九一日闭门不出,潜心练字,不知不觉,已然是暮色四合。

    凤九太过专心,连偏房都门不知何时被人打开了,也毫不知情。

    刘奇推开门,只看见凤九在窗边坐立的身影,手上拿着笔,姿势很是僵硬,似乎在全力与之抗衡着。

    刘奇慢下脚步,不动声色的朝着她移动着,地上散落了一地的宣纸,想来她今日定然是写废了很多张。

    刘奇站到凤九身后,发现她正在写着一首词。

    想来她是想要写,“花前月下,恰正逢西厢”,无奈那厢字,却怎么也写不出来。

    字体歪歪扭扭的,怎么也写不好,刘奇望着她费力的样子,又想起她空手迎上那冷箭一事,那一双青葱似的玉手,是因着自己而废。

    刘奇眉眼微沉,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心疼不已,一双大手不受控制的握上凤九的手。

    “呀!”凤九没料到刘奇会站在自己身后,忍不住出声惊呼一声,笔下的字,已然是花了。

    鼻尖充斥着一股冷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