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 第五十七章别样的情绪

时间:2018-07-06作者:空空儿

    凤九看着她担心的样子,心下感动,却又听见那丫头说到:“小姐,我拿这个给你挡一挡。”

    若柳说着,从衣服的袖子里拿出一样东西,是绣的护膝,看的出来磨损有些严重了。

    “这是什么?”凤九不解的问到。

    “这个啊,是我绣的护具,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的,我平时给小姐端饭食的时候,都是拿这个挡着,才不怕烫。”若柳脸上带着几分得意。

    她隐瞒了实情,其实一开始,自己之所以会做这个护具,是因为凤九听信曾氏的谗言,与凤音交好,而凤音却明里暗里的暗整自己,时常让自己罚跪,若柳就做了这个护具,护着膝盖,使自己还有力气晚上回房氏侍奉小姐。

    “你这丫头,倒是聪明。”凤九哭笑不得,一天阴郁的心情也被若柳的古灵精怪冲淡了几分。

    若柳殷勤的将护具绑在凤九的膝盖处,口中念叨着:“小姐,你将这个放在这,等会老爷要是让你罚跪,你也好受些。”

    凤九知道若柳是担心自己,也没有拒绝,任由她替自己绑着。

    正绑着护具,前方传来凤煜威严的声音:“你们怎么走的这样慢,在做什么?”

    若柳和凤九面面相觑,凤九将衣服放下来,盖住护具,一边应着:“女儿这就来。”

    惴惴不安的跟着凤煜走到瑾月轩的里面,凤九身形还未站定,就听见凤煜严厉的开口:“你给我跪下!”

    声音夹杂着怒气,凤九知道,凤煜这是真的动怒了。

    凤九没有言语,乖巧的跪在了地上,听候凤煜“发落”。

    将军夫人原先还想为凤九求情,却被凤煜一个眼神喝止了,便也不再求情了,由着凤煜去,总归都是为了凤九好。

    “你可知自己错了?”凤煜厉声道。

    “九儿知道错了。”凤九一面乖巧的答着,一面在心中感慨若柳做的护具真是太管用了。

    凤煜见着凤九这么乖巧,原先想好的要责骂她的话也被堵在了嗓子眼。

    “错在哪了?”凤煜又问到。

    “不该这么晚回来,耽误了大家的晚膳。”凤九仍旧乖巧的答着。

    “胡闹,这是晚膳的事情嘛?你一个女孩子家,成日在外疯像什么样子?”凤煜满脸痛心疾首。

    “父亲,九儿知道错了,九儿下次一定早些回来。”

    见着这么配合的凤九,不止凤煜,连将军夫人心下也是暗暗一惊。

    这丫头何时这么听话了?原以为要与她争辩一番才能让她乖乖低头呢。

    以凤九前世这个时候的性格,对于凤煜的教诲自然是听不进去,但是此时的凤九已经是重活一世的人了,心智以然是二十二岁的心智,自然是成熟稳重了很多,也知晓凤煜是为了自己好,于是便服软了。

    凤煜冷哼一声:“算你识相。”

    到底是自己一直放在手心里宝贝的女儿,凤煜也不忍让她一直在地上跪着,瞧着达到了效果,便开口道:“好了,竟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便起来吧。”

    “哎。”凤九欢快的应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欢快的挽上了凤煜的手臂,嘴中甜甜的道:“谢谢爹。”

    凤煜何时见过凤九这样撒娇的样子,一时间愣在原地,将军夫人在一旁轻咳两声。

    凤煜回神,假意不悦的道:“要知错就改,听到了没有。”

    “九儿知道了。”

    凤煜满意的点点头:“回房吧,早些歇息。”

    “爹晚安,娘晚安。”凤九朝着屋外走去。

    看着凤九离去的背影,将军夫人忍不住出声责备:“你怎么不痛不痒的讲两句便算完了,这样,她哪里会长什么记性。”

    “哎,我看九儿啊,是记住了,她一向有分寸,娘子就无需担心了。”凤煜摸着胡须开口道。

    将军夫人被他的那句娘子惹的红了脸:“老夫老妻了,叫什么呢,你啊,就惯着吧,阿九早晚要被你宠坏了。”

    凤煜嘿嘿笑着:“宠坏了好啊,到时候京城里那些坏小子都不敢娶九儿了,我便养她一辈子。”

    “胡说,那都成老姑娘了。”将军夫人嗔怪的瞪了凤煜一眼,纵使舍不得,但女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待在他们身边像什么话。

    凤煜叹了口气,想起凤九如今已经十三岁了,再过两年,便及笄,成大姑娘了,到那时,也该嫁人了,一想到这,凤煜总觉得心中说不出的酸涩,也不知道是哪个臭小子有这样的福气娶到他家九儿。

    凤九走出了瑾月轩,若柳正焦急的等在门口,看见凤九,赶紧迎了上去,脸上带着一丝不相信:“小姐,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原以为,老爷定会好好说道小姐一番呢凤九故意板着脸:“怎么?希望我被多骂一会不成。”

    若柳赶紧焦急的摆手:“不不不。”

    “老爷可真宠小姐啊,幸好今晚老夫人不在,不然啊,定有小姐你好受的。”若柳感慨着。

    凤九心中也是一阵后怕,是啊,好在老夫人不喜欢参加这种晚宴,父亲也足够宠自己,不然啊,真有自己好受的。

    “若柳,你这护具,真是好用啊,改明儿,也给我做一个。”凤九出声揶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到。

    凤九如今在宫中伴读,保不齐哪天就得罪了哪个娘娘,这种东西,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好说,若柳一定给小姐做一个最厚最精致的。”若柳拍着胸脯说到。

    凤九最近与若柳说话颇为口无遮拦,所以若柳的胆子也渐渐的大了起来,敢同凤九开玩笑了。

    主仆二人往玉晚楼中走去,月色如水。

    此时,青云寺,刘奇维持着一个姿势未变,这屋子里还残留着几分母妃的气息,等到明天,估计也该消散离去了。

    母妃一直告诫自己,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从小到大,纵使受了天大的委屈,刘奇也没有留过一滴泪。

    母妃,若是我现在哭,您必定会不高兴的吧。

    刘奇心中想着,生生忍下心中的剧痛,一天里,眼眶红了无数次,却硬是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刘奇又想起那个女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