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最强反套路系统) 第968章 你信不信?

时间:2018-07-06作者:太上布衣

    董家小姐这一句话道出,全场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人瞪直了眼,张口结舌。

    徐缺也乐坏了,眯着眼,笑吟吟的看着董家小姐。

    董家小姐这会儿也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被坑了,这小子分明就是挖坑给自己跳啊。

    先是钢琴霸主,简称钢霸,接着就吉他霸主,简称吉……

    哼,真是个无耻之徒!

    “砰!”

    董家小姐直接放下吉他,红着脸,匆匆转身看向丫鬟道:“把这些乐器收起来。”

    “是!”几名丫鬟皆点头,却憋着笑意,不敢笑出声来,紧忙快步走上前,帮忙收拾。

    收拾间,她们也偷偷的打量徐缺,很好奇,因为这是她们第一次看见有人敢这样戏弄她们家的大小姐。

    更关键的是,她们家大小姐还吃亏了。

    “王公子,多谢了。”这时,董家小姐已然看向徐缺,轻声说道。

    她感谢的是徐缺赠与这些乐器,但心里却恨不得咬这家伙一口。

    徐缺笑着摆了摆手:“董小姐不必客气,礼尚往来而已!”

    他掂了掂手里的玉,已然准备想要走人了。

    这玉里起码有十滴万年花露,足够炼制好几张破空符了,至于董家更多的万年花露,徐缺并不是太感兴趣。

    在这太金大陆上,万年花露被捧得如此珍贵,是因为产量太少,加上花露这大陆上的人修炼有所帮助。

    可是在修仙界,万年花露并不难找,论珍贵程度,远没有太金大陆这么夸张。

    以徐缺的灵石家底,在修仙界随随便便都能买到好几池了。

    现在若非是沦落到此地,就算再多的万年花露,也根本入不了徐缺的眼。

    “董小姐,既然合作已经达成,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徐缺拱了拱手,笑吟吟道,准备走人。

    “等等!”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陆洲河站起身,冷眼注视徐缺,沉声道:“宴会只是刚刚开始,菜肴都还没上,你现在就要走,岂不是不给董小姐面子?”

    “哟!”徐缺顿时冷笑出声:“面子?我炸天帮之人,从来就不需要给人面子,更何况,董小姐这么通情达理的人,想必也不会在意这些可笑的规矩吧?”

    说着,徐缺笑吟吟的看向董小姐。

    董小姐微微点头:“不错,王公子,既然你有事在身,可以先行离去。”

    “瞧见没?瞧见没?小陆啊,你真的得多跟董小姐学习学习呀,否则的话,真的就活不过今天了!”徐缺满脸戏谑的看向陆洲河道。

    陆洲河整张脸阴沉无比,气得浑身发抖,他想留住徐缺,自然不是为了董小姐出头。

    毕竟以他的身份,根本用不着为这点小事出头,而且也清楚董家小姐并不在意这些。

    但关键是他这次来参加宴会,除了看上董小姐的姿色,更大部分是看中了董家的底蕴,以及那用之不竭的万年花露!

    可现在看来,这个希望多数落空了。

    而董小姐还亲自将一珍贵的万年花露交给徐缺,在场除了他陆洲河以外,大部分人都在心动,起了觊觎之心。

    所以陆洲河才找了借口,为了留住徐缺,甚至要激怒他,引他出手,犯了这里的忌讳,这样他们才有机会,去谋夺徐缺手中的万年花露。

    可他没想到,徐缺嘴巴这么厉害,三言两语间,反而把他给激怒了。

    “哼,恐怕该学习的人是你吧?一点礼数都没有,就算再有才华,又能如何?”当即,陆洲河冷哼一声,出言讽刺。

    徐缺笑眯了眼,摇了摇头:“陆洲河,你好像是在故意激怒我呀?可是你连怎么激怒人都不会,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我激怒你作甚?我只是在提醒你,做人要有礼数!”陆洲河沉声说道。

    “礼你麻痹!”徐缺张口就是一句粗话,四两拨千斤,贼几把直接!

    “你……”陆洲河顿时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想到徐缺居然敢骂脏话。

    “你什么你,你自己看看,论才华你又比不过我,论颜值,更是没法跟我这张帅脸比,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觉得惭愧吗?不觉得自卑吗?不觉得活着都没意思了吗?”徐缺满脸戏谑,炮语连珠。

    在场众人皆听得张大了嘴,满脸惊愕。

    甚至是董家小姐,也有些傻眼。

    他们知道徐缺无耻,可也没想到居然能这么无耻,居然在骂陆洲河的同时,还能夸自己帅!

    世间怎会有这般厚颜无耻之人呢?

    “……”

    与此同时,陆洲河整张脸已经黑到了极点,藏在袖袍下的双手,握得发紧,青筋浮现。

    若非这地方严禁打斗,若非他保持最后的理智,恐怕已经忍不住出手了。

    “哼,满口粗鄙之言,与你对话,真是有份!”最终,陆洲河哼了一声,面色铁青的转身走回原位。

    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激怒这种人,甚至再聊下去,恐怕自己会被气死,把最后一丝理智都给弄没了。

    “诶,别走呀!我有让你走吗?”突然,徐缺陡然冷笑道。

    陆洲河顿时脚步一滞,眼眸微微一亮,回过头来,戏谑问道:“怎么?王公子还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不不不,你还没资格让我指教!我只是想问你,还记不记得刚才我给你算的命!”徐缺摇了摇头。

    陆洲河不由得一怔。

    刚才算的命?

    一生孤单?活不过今天?

    “呵呵,真是可笑!王公子,你那些所谓的卜卦算命把戏,就别拿出来丢人了吧!”当即,陆洲河冷笑出声。

    “哟呵,原来你不信呀!说真的,我说你活不过今天,就真的活不过今天,要不咱们赌赌看?”徐缺说着,五指已然握成拳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陆洲河。

    陆洲河顿时心中一喜。

    他知道,逼迫徐缺出手的机会来了,只要徐缺出了手,就触犯了这个的禁忌,到时候根本都不用他们出手,自然会有董家的强者出来,将他镇杀。

    董家这么多年立下的威望,绝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藐视跟触犯的。

    “呵呵,既然王公子有这雅兴想赌一赌,那我自然是奉陪到底。”当即,陆洲河满脸冷笑,眼眸里充满讥讽。

    在场众人也纷纷看出了端倪,脸色古怪,却没人出来阻止。

    唯独董家小姐迟疑了少许,抿了抿嘴,开口道:“两位公子若是雅兴赌一赌,自然是好!不过小女子提醒两位,董家禁制任何打斗,违者将会被就地镇杀!”

    此话一出,陆洲河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因为谁都看得出,董家小姐这分明就是在提醒徐缺别冲动。

    然而,徐缺却没有理会,目光直视陆洲河,笑吟吟道:“我表示很欣赏陆公子的勇气,要不我再算一卦,算你活不过十息,你信不信?”

    活不过十息?

    陆洲河顿时笑了,笑得很天真:“呵呵,我不信!”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