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最强反套路系统) 第964章 在下炸天帮王大锤!

时间:2018-07-06作者:太上布衣

    唰!

    歌声响起的瞬间,全场所有人都怔住了。

    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瞠口结舌。

    “董小姐,

    我也是个复杂的动物,

    嘴上一句带过心里却一直重复……”

    纱幔后方,听着这诉说般的低声吟唱,董家小姐怔住了。

    她从未听过这种类型的曲子,那安静的曲声,安静的歌声,一切都显得十分的静雅。

    可她内心,却如同海水般荡起了涟漪,泛起了皱褶!

    宛若一个小女生,听到了告白,令她脸上不由得滚烫!

    “所以那些都不是真的,

    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这时,徐缺低沉充满磁性的嗓音,陡然提高,曲声微微加快。

    “爱上一匹野马,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觉绝望,

    董小姐……”

    轰!

    顷刻间,纱幔后方的董家小姐,身子微微一震,绝美的容颜,为之动容。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如此美丽的词,竟能这般唱出来!

    她甚至可以猜测到,眼前这个少年的出身并非富贵,甚至很卑微。

    可这又如何呢,在第一领域城中,能与她算得上门当户对的,又有几个人?

    “恩?等等,不对。我……我与他还只是萍水相逢,怎么就想到门当户对之类的事情去了,呀,羞死了……”董家小姐从思绪中反应过来,顿时满脸通红,无比滚烫。

    可事实上,在场听到徐缺歌声的,又有几个人还能保持清醒?

    徐缺的四级乐师技能,之所以强大,不是在于他能跟别人一样创作曲子,而是能把音律化成一种攻击神魂的能量,迷惑众人,将他们都拉入音律的世界里。

    遥想当年,他也才刚掌握这种技能时,就把火元国皇帝的十八代祖宗魂魄,都拉出来跳广场舞了。

    如今四级乐师身份,想让这群年轻人变得煽情,又有何难的?

    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一直没听过这类民谣风的歌曲。

    他们平时听的要么是偏向于流行乐,要么是想陆洲河那样的大师级高大上的古典乐。

    如今第一次接触到民谣风的歌曲,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哪怕是有人对民谣风不感兴趣的,也都被徐缺的身份技能能力,所牵引,慢慢代入了进去。

    “所以那些都不是真的,

    董小姐。

    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

    我想和你一样,

    不顾那些所以,

    跟我走吧~”

    这时,吉他声陡然一滞,徐缺目光深邃的看着纱幔,嘴角微微一扬,唱出了最后一声:

    “董小姐!”

    ……

    全场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皆怔怔的坐在原地,曲声已经终了,但他们耳边却隐约还余音绕梁,还沉浸在刚才那些音律画面中。

    这是一个出身贫寒的少年,对一个富家小姐的告白。

    可有些人却听出了感情,听出了回忆,仿佛也想起了自己当年的过往。

    在他们之中,不乏有一些也是出身贫寒的人,当年也曾喜欢过条件更好的女子,偏偏没能力去对她许诺。

    如今他们都强大了,伊人却已经不在身边。

    所以这首歌,对他们产生了很大的共鸣。

    “好!好一首《董小姐》!”

    终于,有一人站起身来,双眼湿润,直接鼓掌称赞道。

    显然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年轻人。

    他打破了沉寂,其余人也纷纷跟着站起身,直接鼓掌。

    但现场的掌声,并没有像先前的陆洲河与其他人那般热烈。

    虽然徐缺动用了乐师的技能能力,把所有人都带入了音乐世界里,可这里还是有不少人,是对这首歌无法产生共鸣的。

    没有故事的人,很难去体会到这类民谣曲中的故事。

    现在曲声结束,他们都走了出来,不再受到影响。

    再一回想刚才那种平淡安静的曲子,他们觉得那根本就不算什么,因为曲子太过简单了。

    “哼,这首曲子,似乎也不算什么吧?”有一人曾吹过笛子演奏,被徐缺摇头,此刻冷哼了一声,满脸傲然与不屑。

    “就是啊,曲调简单,唱腔更如同在念词,你们怎会夸赞此曲?”有人也提出了不解之处。

    陆洲河也在冷笑,他自命不凡,认为只有他那种类型的音律,才大气磅礴,像徐缺这种,根本就是小打小闹,不值一提。

    “呵呵,你们错了!你们对于音律,根本是一无所知啊!”突然,徐缺淡笑一声,摇了摇头。

    此言一出,陆洲河等人,顿时脸色一沉。

    你弹唱出这么一首歌来,还敢说我们不懂音律?

    显然,音乐这种东西,本身很难去评判好坏。

    在地球上,陆洲河那种古典的高大上音乐,确实也很上得了台面。

    可问题是,它虽然大气,很高贵,但又并非是每个人都欣赏得来的。

    说到底,古典音乐与民谣都一样,属于小众类。

    但因为在场的大多都是对音律颇有研究的人,所以他们多数都以难易度去评判一首歌的好坏。

    “诸位莫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好,事实上,小女子认为这位公子方才弹唱的曲子,确实很不错。”

    这时,纱幔后方,传来董家小姐清脆的声音。

    在场大部分人,包括陆洲河在内,脸一下子黑到极点。

    董家小姐这么说,岂不是等同于认可了那小子?

    妈的,凭什么啊?

    就这种狂妄之人,你堂堂董家小姐,也看得上眼?

    这不是在说我们都不如他了么?

    许多人内心都很不服,无比不甘。

    董家小姐再次开口,轻声道:“或许你们都觉得,这位公子刚才所弹唱的曲子,很普通也很简单。可小女子觉得,只有走入人心的音律,才是好音律。”

    话音落下,在场众人又不由得一怔。

    走入人心的音律,才是好音律?

    这叫什么话?

    我们可没感觉到它进入我们的内心啊!

    “唔,看来董小姐是懂我的!”这时,徐缺故作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

    其实也不是董小姐懂他,而是他刚才看出了这位大小姐的心声。

    像这位董家小姐,从小在如此大的家族长大,接触过太多像陆洲河那样的高大上音律了,所以她渴望一种新的改变。

    正好,徐缺这首民谣,虽然不是最牛逼的歌,却恰好戳中了她内心渴求的这种改变。

    因为她第一次听,加上歌词里多次唱到的“董小姐”,令她更加有深刻的感触。

    此刻,董家小姐已经十分认可徐缺的才华,认为他的音律造诣,的确很不简单。

    因为最难的东西,只要努力,往往都可以做到。

    但要把简单的东西做到出神入化,就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的,这涉及到了天赋。

    “公子,你请贴上写的姓氏是王,但想必你不是第一领域城的人吧?不知小女子是否有幸,能知晓公子的真实姓名。”董家小姐开口,目光也透过纱幔,落在徐缺身上。

    在场众人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

    他们都看得出来,徐缺很可能是跨域而来的,包括请帖都是或偷或抢来的,属于重罪。

    但现在这位董家小姐显然对他有不少的好感,以她的身份,这小子别说是跨域偷盗了,恐怕是杀了人,也会在第一领域城中安然无恙。

    这时,徐缺淡然一笑,拱手道:“董小姐误会了,在下可不是什么偷鸡摸狗之徒,而且也是正大光明走入第一领域城的。”

    “哦?”纱幔后方,董家小姐略带玩味的一笑,显然不信徐缺的话,却依旧开口询问:“那公子是姓王吗?”

    “没错!”

    徐缺想都不想的点头应道,同时伸手拂过额头的刘海,嘴角一扬,掷地有声道:“在下炸天帮王大锤,王撕聪的王,大几把的大,锤你胸口的锤!擅长卜卦看相,摸1奶算命,不准不要钱!”

    ……

    ……
小说推荐